江门周文雍陈铁军烈士陵园

图片 1

图片 1

在敌人刑场上举行革命者婚礼——周文雍、陈铁军。“周文雍、陈铁军烈士纪念碑位于在开平市百合镇茅冈中学内。建于1958年,1963年广东省人民政府拨款扩建,1985年再次扩建,并增刻碑文等。纪念碑高10.55米,碑的正面刻着“周文雍、陈铁军烈士永垂不朽”,下面嵌有白云石碑文1块。碑的左、右各建平顶凉亭1座。此碑为开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昨日,佛山市举行《革命烈士诗抄》邮资明信片首发式,据悉,此次面向全国发行的《革命烈士诗抄》共有71万套,其中分配在佛山发行的有5万套,仅仅昨日一个上午,这套明信片已售出近一万套。该套明信片共有八枚,我站加盟艺术家周文雍的《绝笔诗》为其中第二枚。配合明信片发行的,还有陈铁军个性化邮票。在《革命烈士诗抄》明信片中,陈铁军和周文雍合影的明信片相当珍贵,这是陈铁军周文雍题材首次登上国家明信片。
中国西部艺术网

(82)周文雍《绝笔诗》 头可断,肢可折, 革命精神不可灭。 志士头颅为党落,
好汉身躯为群裂。 周文雍1928年在狱中墙壁写下的这首《绝笔诗》

★生平

编辑:admin

[背景]
周文雍和他的爱人陈铁军,生长在近代广州这个濒洋背陆的特定环境中。
1927年,“四一五”政变后周文雍在广州转入地下活动,因单身汉容易引起怀疑,组织上于8月间派陈铁军到他身边假冒夫妻。在“家庭”内,他们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同志关系。对富家出身的陈铁军来说,穷学生出身的“丈夫”的忘我工作精神不久就吸引了她。11月间,周文雍在街头游行中被警察局逮捕,幸亏未暴露真实身份。陈铁军日夜悬心,以“妻子”身份探监时,偷偷送进许多红辣椒。周文雍吃后满脸通红,如同发高烧一样说胡话,经同监人大闹和事先疏通了狱医,监狱当局把他送人医院。地下党马上派人到医院支走看守的警察,将周文雍抢出来送回“家”中。因刑伤未愈,陈铁军像妻子那样日夜照顾,周文雍深深被感动。两人的感情发展到近似夫妻,只差最后一句话未说破。
广州起义第二天,长堤方向告急。警卫团的领导不会粤语,难以同工人协调,到指挥部要一名翻译。周文雍看看身边只有陈铁军可派,在枪炮声中两人面对可能的生离死别,只是深情地互道珍重而分手。当晚起义失败,两人分别都潜往香港,无数战友牺牲的悲痛和工作难题,又使这对恋人来不及再谈个人感情。20天后,两人再度份作夫妻回广州,主要任务是联络失散的同志。回来仅半个月,因有一个被联络者是叛徒,他告密后于傍晚带警察来抓捕。当时在家的陈铁军听到动静,让同样是地下党员的妹妹从阳台逃走,自己留下搬动窗台的花盆发出信号。不幸的是,周文雍未看见告警,跨进门后,二人同时被捕。
周文雍被捕后,警察局局长朱晖日亲自提审。他见周文雍毫不动摇,下令用“放飞机”、“坐老虎凳”、“插指心”等酷刑逼供。周文雍几次昏厥,醒后仍坚不吐实。陈铁军受审时面对威胁利诱也毫不动摇,只关心“丈夫”的情况。敌人恼怒之下,决定公开处决这对“共产夫妻”。此时周文雍仅23岁,陈铁军24岁。
[简介]
周文雍,1905年出生于广东开平县农村,从小跟着当私塾教师的父亲念了四年书。后团家穷,他在一个高小伙房,边当杂工边读书,1922年在亲友资助下考入广州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在这个人称“红色甲工”的学校里,周文雍读到了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和布哈林所写的《共产主义ABC》以及《阶级斗争浅说》等,并于1923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后任团支部书记和校学生会主席。1923年秋,拥护孙中山的军队与反孙的陈炯明部队在距广州不远的石龙镇激战,周文雍等团员组成慰劳队去前线劳军时突遇机枪火力封锁,周文雍带领大家低身前进冲过铁桥,还缴获了一挺轻机枪。这次表现轰动一时,周文雍自然地成为广州重要的学生领袖。
根据组织安排,周文雍还在课余负责“手车夫工会”的工作。所谓“手车夫”相当于北方“拉车的”,过着收入微薄、吃着无定且居无定所的生活。周文雍与同志们多方奔走筹集资金,终于在东堤二马路侨高街为他们建起了一批简易房。手车夫们感到共产党领导的工会能办实事,于是积极参加工会活动。这支队伍后来在组织广州起义时成为工人赤卫队的主力。
1925年夏,周文雍被反动校长开除,中共广东区委将他转为正式党员并安排担任区工委委员,翌年他又任共青团广州地委书记。1927年4月,广东当局进行反共屠杀后,周文雍任中共广州地下市委的负责人,为掩护身份与陈铁军扮成假夫妻。
陈铁军年长周文雍一岁,原名陈燮君,出身广东佛山富户,15岁时便被封建家庭许配另一豪门。受到新思想影响的这位小姐,提出只拜堂、不同房和婚后继续读书的条件。婆家被迫同意后,陈铁军又发现名义上的丈夫是个纨绔子弟,愤然离家出走,到广州考入女子中学和广东大学文科的预科,1926年在校内加入共产党。翌年“四一五”政变时,她从校内化装逃脱,随即又到医院把因难产无法单独行走的邓颖超送上船去上海。几十年后,邓颖超还带着深深的怀念说,如果没有陈铁军相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1927年秋,广东军阀内争激烈,周文雍作为参加起义的三人核心领导小组,在工人中秘密建立了几千人的赤卫队。12月11日起义爆发,周文雍担任工人赤卫队总指挥,协助张太雷、叶挺组织作战。第二天晚间,形势恶化,周文雍被迫潜往香港。
当时,李立三代表中央到香港处理起义善后,他认为周文雍领导不力,由省委决定开除其委员,调做下层工作。其实,广州起义的失败并非周文雍的责任,但他对组织上的处理没有计较,抱着对革命的赤诚,同陈铁军返回广州,继续以假夫妻的身份开展革命工作。1928年1月27日,二人被捕,2月6日同时壮烈牺牲,刑场的枪声成了他们结婚的礼炮。

周文雍,1905年出生,是开平市百合镇茅冈下洞宝顶村人,从小跟着当私塾教师的父亲念了四年书。后因家穷,他在一个高小伙房,边当杂工边读书,1922年在亲友资助下考入广州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并于1923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后任团支部书记和校?嶂飨?923年秋,拥护孙中山的军队与反孙的陈炯明部队在距广州不远的石龙镇激战,周文雍等团员组成慰劳队去前线劳军时突遇机枪火力封锁,周文雍带领大家低身前进冲过铁桥,还缴获了一挺轻机枪。这次表现轰动一时,周文雍自然地成为广州重要的学生领袖。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学生领袖成长为了工人领袖,广州起义中任赤卫队总指挥,后任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省委常委。

《革命烈士诗抄》特种邮资明信片
国家邮政局定于2005年5月4日发行《革命烈士诗抄》特种邮资明信片1套8枚。详情如下:
编号:TP30图序图名面值发行量 杨超《就义诗》60分 周文雍《绝笔诗》60分
夏明翰《就义诗》60分 吉鸿昌《就义诗》60分 刘伯坚《带镣行》60分
赵一曼《滨江述怀》60分 陈然《我的“自白书”》60分 何敬平《把牢底坐穿》60分
明信片邮票面值:60分 明信片邮票规格:2636毫米 明信片规格:165115毫米 版
别:胶印 防伪方式:防伪油墨 微缩文字 设计者:郝旭东 摄影者:佚名
责任编辑:秦巍 印制厂:北京邮票厂 售 价:8元/套 发行量:71.5万套
出售办法:自发行之日起,在全国各地邮局出售,售完为止。

陈铁军(女),原籍台山市,生于佛山,出身在一个殷实的侨商之家。15岁时便被封建家庭许配另一豪门。受到新思想影响的这位小姐,提出只拜堂、不同房和婚后继续读书的条件。婆家被迫同意后,陈铁军又发现名义上的丈夫是个纨绔子弟,愤然离家出走,1925
年秋,她考入中山大学文学院预科学习。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广东区妇委委员、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秘书长等。翌年“四一五”政变时,她从校内化装逃脱,随即又到医院把因难产无法单独行走的邓颖超送船去上海。几十年后,邓颖超还带着深深的怀念说,如果没有陈铁军相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责任编辑:

★故事

1927年4月,广东当局进行反共屠杀后,周文雍任中共广州地下市委的负责人。“四一五”政变后周文雍在广州转入地下活动,因单身容易引起怀疑,组织上于8月间派陈铁军到他身边假冒夫妻。在“家庭”内,他们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同志关系。对富家出身的陈铁军来说,穷学生出身的“丈夫”的忘我工作精神不久就吸引了她。因伤未愈,陈铁军像妻子那样日夜照顾,周文雍深深被感动。两人的感情发展到近似夫妻,只差最后一句话未说破。

广州起义第二天,长堤方向告急。警卫团的领导不会粤语,难以同工人协调,到指挥部要一名翻译。周文雍看看身边只有陈铁军可派,在枪炮声中两人面对可能的生离死别,只是深情地互道珍重而分手。当晚起义失败,两人分别都潜往香港,无数战友牺牲的悲痛和工作难题,又使这对恋人来不及再谈个人感情。二十天后,两人再度份作夫妻回广州,主要任务是联络失散的同志。回来仅半个月,因有一个被联络者是叛徒,他告密后于傍晚带警察来抓捕。1928年1月27日,当时在家的陈铁军听到动静,让同样是地下党员的妹妹从阳台逃走,自己留下搬动窗台的花盆发出信号。不幸的是,周文雍本看见告警,跨进门后,二人同时被捕。

2月6日广东军阀公开审判时为掩盖拷打痕迹,为他脱下血衣换上半旧西装。法庭问他有什么最后要求时,周文雍毅然回答:“只要求和陈铁军同志一起照张相。”留下的这张照片上的周文雍大义凛然,只是手势不正常,显然是受刑后造成的结果。陈铁军则披着四五尺的宽围巾,呈现出一副安详的样子。国内许多同志看到报纸上的这张照片,为之深深感动。周恩来在6O年代还带着深深的怀念之情谈起临别前那张台影照片,说这表明了“他们最纯真最高尚的爱情”。

拍照完后,周文雍、陈铁军被解往红花岗刑场。开枪之前,面对大批围观的百姓,陈铁军大声呼喊道:“我和周文雍同志假扮夫妻,共同工作了几个月,合作得很好,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是由于专心于工作,我们没有时间谈个人的感情。现在,我们要结婚了。就让国民党刽子手的枪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此时周文雍仅23岁,陈铁军24岁。

烈士周文雍,就义何从容。半载假夫妻,临终比翼情。痛挥竹签伤指,以血牢壁留吟。婚礼传之后世,遗诗永颂英

头可断,肢可折,

革命精神不可灭。

壮士头颅为党落,

好汉身躯为群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