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砂壶“贡局”款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清代宜兴紫砂壶上的款识。本世纪30年代李景康、张虹编《阳羡砂壶图考》“贡局壶”条记载:
“考林古度为冯本卿作《陶宝肖像歌》有“荆溪陶正司陶复”之句,可知阳羡贡局已创于明代。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细考传器,各色泥质俱备,壶底或刻字,或
印,或只年号,或用“贡局”二字,亦有仅用“局”字者。”书中著录3件朱泥壶,底部分别
刻“康熙贡局”、“雍正贡局”行书款或“雍正贡局”楷书款。实物见于清光绪时泰国拉玛五世在中国宜兴订烧的批紫砂壶,壶底均印有泰国订烧标记和楷书“贡局”二字,壶盖和壶柄印陶工名款。这批壶是拉玛五世订烧赠予泰国高僧的,今收藏在泰国的一座寺庙里,共有数十件。

刘创新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联拍在线鉴定专家

鉴定范围:紫砂

人物名片

刘创新,号慎斋,石耕庐,文荟堂,和正斋。祖籍福建同安,1973年生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巴生县,现旅居上海。
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尤好收藏书画文玩,设立文荟堂,致力于书画文物鉴赏研究,经营书画收藏咨询及投资规划。书法拜师黄石庵先生、陈健诚先生,篆刻师承张耕源、韩天衡二位先生,作品四次获西泠印社优秀奖。
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硕士,中国艺术研究院访问学者、博士研究生。曾任马来西亚全国独立中学高中统一考试书法卷评改员,及马来亚大学华文学会书法篆刻班导师。现为西泠印社社员、马来西亚书艺协会理事、浙江省篆刻创作委员会名誉委员、中国《篆刻》杂志总编辑、台湾中华文物学会会员、中华画院副秘书长。多次接受宜兴紫砂频道电视采访,介绍及点评紫砂名品,曾在陶都传媒《大师说器》电视节目讲谈外销紫砂器及讲述收藏经验。同时为中国嘉德紫砂项目顾问。

上图是晚清外销泰国极具特色的磨光壶,从中可以感受泰国人在晚清时候的喝茶习惯。

据我所知,晚清外销泰国紫砂壶这个课题过去好像没有什么人太关注和研究。因为紫砂一直是民窑,没有太多的史料,在研究上也有很多局限。

紫砂在草创初期不久就开始有外销。据黄健亮先生考证,紫砂在明末就已经有外销。不同时代外销的情况也不一样,今晚我们讨论的课题是晚清销往泰国的紫砂壶。

为什么会特别去讲这个课题呢?因为这个时期销往泰国的紫砂器很有特色,数量较多,还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种情况在东南亚其他国家或地区上是没有的,没有像泰国出现有这么大量的传世实物。销泰的紫砂器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可以去探究的线索。

潮汕人与泰国王 紫砂流行

泰国的主要原因

谈到销泰的紫砂器,我认为有两个原因造就了紫砂在泰国的社会产生比较广泛的流通。第一,泰国社会中华人占了很大比例,尤其是广东潮汕人。网上有资料说,曼谷半数是华人,在泰国有八百万左右的华人人口。泰国的潮汕人,保留的家乡的一种习俗就是喜欢喝茶,泰国社会喝茶的风气也由此被影响。

第二个造就泰国会大量的引进宜兴紫砂壶的原因,和泰国其中一任国王有很大的关系。他就是泰国近代史上很伟大很有贡献的国王,叫朱拉隆功。也称为拉玛五世。

朱拉隆功,即拉玛五世,暹罗曼谷王朝国王,蒙固王第9子,因宠妃所生,故而立为太子,继位时年仅15岁,20岁开始视事。这位年轻的国王采取西方的模式颁布了一系列重大的改革,首先废除奴隶制度,改革司法和财政,创立指派的立法会议,并革除老旧的行政官僚陋习。为了避免已经坠入殖民统治的几个邻国的厄运,他必须向那些殖民大国表明暹罗是个「文明」国家。即使如此,旧暹罗也未曾平安无事。1893年失去老挝,1907年不得不放弃它在老挝和柬埔寨西部的权利,1909年暹罗将马来半岛四个邦割让英国。这几次割地使得泰国几乎失去了三分之一领地。只是靠着英法缓冲才没有遭受更大的厄运,1910年他去世时,将一个现代的独立的国家留给儿子拉玛六世。他被普遍认为是泰国历史上最有权力和伟大的君主、现代泰国的缔造者,后世尊称朱拉隆功大帝。

刚贴上来的这段简历是从百度搜出来的。大家可以看一下泰国的这届君王朱拉隆功,他的时代相当于大清的同治时代。可以看到,朱拉隆功继位的时候才十五岁,二十岁开始主理朝政,那么就是应该是同治十二年开始统治泰国。

我们目前还没有史料记载销售到泰国的这些紫砂壶起于什么时候,但我相信有华人的地方,就会有茶。在泰国,我相信当地的潮汕人应该是一直都有饮茶习惯的。所以在泰国的潮汕人使用紫砂壶,不管是从家乡带过去的,或者是后来通过商贸到宜兴去定制的,这种情况应该由来已久,并且都会一直存在。

但是应该是直到朱拉隆功继位以后,推行一系列政策促进泰国的经贸,那个时候可能引进了更多的一些进口商品,我相信紫砂壶也在其中一项。从目前传世的紫砂壶里面,我们也会发现,有一部分紫砂壶是有打上朱拉隆功拉玛五世的印款的。

我们先来看一把梨形壶。这把梨形壶的壶身有磨光,壶钮、壶嘴、壶盖边沿、壶身口沿有都包上了铜,这种特征在销泰的紫砂器上被大量发现。这个包镶的工艺是在泰国加工的,是当地的工艺,这也是销泰紫砂器上的一个标志。这把壶比较有意思的是它底下有同治十年的年款,是目前我们见到销泰的紫砂器里有纪年款的,但是这个纪年款是不是可靠准确,那就不好说了。

因为前面我们说泰王拉玛五世继位以后大量的推展经贸活动,但是应该也不会一上来就引进紫砂器。这种小壶我相信是拉玛五世向宜兴大量定制紫砂器之前,就应该已经存在了,只不过是后来到了泰国以后,才加以磨光和包镶。

再插一个另外的情况。就是我们也发现在泰国的一些小壶上面有刻一个比较常见的印款:雍正二年
惠孟臣制。那么这种雍正二年的款,我们都认为是寄托款。因为所见这种雍正二年的壶,从壶的造型、壶的风格还有泥料等等判断,都不会是雍正时候的,雍正二年这个年款肯定不可靠。但是这把同治十年款的梨形壶,从泥料还有造型风格上来说,比较符合同治时期,是在同治这个朝代前后的这段时间,没有必要去写不准确的年款。

这种造型的壶,比如说第二张图片同治十年的刻款,把下的印款是袁义和。袁义和款是在泰国一些小壶上比较多见到的一个名家款,款落在壶把下。袁义和这个人的时代也应该是同治这段时间,所以也佐证了这把壶是同治十年左右。

当然这个也没办法证明泰国大量引进紫砂壶是不是从同治十年开始。在这之前,我们所见到的比如说1830年德胜号沉船,也是在南洋一带打捞上来的沉船上面也有很多紫砂器。但是那些紫砂器就是比较明显是道光风格的一些小壶,它跟泰国的小朱泥的风格,审美的要求不太一样。可以认为说德胜号沉船并不是要销往泰国的。

另外我这几年在收集紫砂壶的过程里发现,不管是从越南出土的,马来西亚出土的,还是印尼出土的,还有就是刚才说了德胜号沉船上打捞的,造型风格跟泰国大量传世的紫砂壶还是不太一样。泰国的这些传世的茶壶,有泰国人本身的一种审美情趣,它有自己的风格,跟东南亚其他国家使用的茶具面貌不太一样。

晚清外销泰国紫砂壶的特征

第一特征:磨光与包金

上面是一组泰国传世宜兴小壶,这几只小壶的体量都差不多,大概在120cc到200cc左右,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这个体量也跟沉船或者从东南亚其它国家出土的小壶体量、造型、风格不太一样。泰国的这些壶有自己的特色面貌,我们看到泰国的有包金,包银或者包铜,还有就是有些壶身会经过抛光。这种抛光也很有特色,他跟民国初期的一些磨光壶不太一样,泰国的磨光可以磨到像玻璃一样的光亮。这点和泰国发达的珠宝工业有关,泰国人应该是用了打金和打磨珠宝的技术来打磨紫砂壶。

今天也有一些宜兴人或者一些台湾人想要仿照,去研究怎么抛光,怎么将一个紫砂壶打磨得像这种晚清的销泰壶这么光亮。其实有一定的难度。虽然个别也打得非常光亮,但是还是有点差距的。泰国的磨光技术非常高超,包括它的包金的技术。

销泰壶的包金工艺,好像可以随心所欲一样,哪个地方要包,就给局部包那个地方。而且我们所见过的这些包金,如果拆卸下来,可以看到它的金非常薄,薄如纸,但是又包的很光洁很整齐,看上去工艺非常精良。

第二特征:独特的泰文印款

另外,销泰的紫砂壶还有一个特色体现在它的落款上。

首先发的这一组落款主要是泰文的。东南亚其他地区应该不会使用泰文,很明显,这些泰文印款就是专门供应给泰国市场的。

这些泰文是什么内容呢?我请教过当地的泰国人,前面第一个、第二个图的那些符号,就是泰文的拉玛五世。

另外我们知道,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泰王也是虔诚的佛教徒。泰国这个地方跟其他的国家不一样,它除了有国王,还有僧王,就像基督天主教教宗一样。所以我们发现除了有拉玛五世的印款以外,还有泰文的僧王款,以及泰文的符印款。

前面图的第四、第五、第六张都是属于符印款。什么是符印呢?这就是由出家的师父用泰文写一些吉祥语或者说咒语,这些咒语再被刻成印章,送到宜兴去,制作紫砂壶的时候做成印款。相信佛教或者说有这些信仰的人相信,这些具有符印的紫砂壶,冲泡出来的茶是带有法力的,是带有特殊功效的,喝这些茶是可以治病的。

当地的泰国人也说,拉玛五世在晚清的时候,定制了一批紫砂壶,这些紫砂壶是赏赐给泰国一些大庙的,让这些大庙泡茶作为布施给信徒。信徒去庙里面,礼敬了和尚以后,就可以要杯茶水喝。那这个可以治病吗?我们知道东南亚这些国家,不管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天气炎热,那里人是很容易中暑感冒,当然茶叶是消暑的,喝了茶以后,会治感冒。很多人会以为说是茶叶因为加上这些和尚的法力所以治病了。当然我们也不能藐视宗教的力量。也许真的是经过师父的加持,这些茶水可以治病或者延年益寿。

上面的这些有很多符印的印款销泰的壶,我都有经过手,有些我也拥有了。确实像前面说的这样,我们东南亚,不止是泰国的人,很多都相信带有符印咒语的壶泡茶是可以消灾解难、延年益寿的。

刚发的这一组符印是比较有意思的,它像九宫格,印文比较特别,有点儿前卫,看上去有点像当代艺术,像徐冰的英文书法。目前九宫格的这些符印泰国人相信是法力比较高强的。

接下来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我所见过的销泰壶上的泰文或者符印文里最罕见最稀有的,就是僧王印。如上图一颗像太阳一样放射型的,有一些很工整很规矩的泰文。

什么是僧王印?僧王被认为是法力高强的一位得道高僧,僧王也是一任一任传承下来,这是拉玛五世时代的僧王。僧王印的紫砂器,据当地人说那是僧王所在的庙专用的壶。

前面说的这些不管是符印、咒语或者僧王印,这些壶都是被发现在庙里的。所以确实是拉玛五世定制后赏赐给庙宇,给他们平日饮茶或者他们可以泡茶布施给信众。

另外我们所见到的这种销往泰国的紫砂器上面,也见到一些提梁壶。提梁壶的体量一般比较大,一般都达到了500cc以上,甚至1500cc,最大的有3000cc、5000cc,非常巨大。这些大壶应该不是个人享用,而是专为一些庙宇制作大壶茶形式的茶具。这些茶具的印款就是我刚刚介绍的符印款或僧王印。僧王印我见到过两个,我自己一个,朋友一个。据一些老行家说,他经营三十几年,也只见过这两个。

这种大的提梁壶,也是有各种印款,除了龙印、鼠印还有贡局刻款。贡局款名称是在泰国壶上很常见的。网上有信息说贡局是不是像官窑一样,是专门向宜兴定制紫砂壶的单位,这个目前没有资料证明。但是在销往泰国的紫砂壶上确实看到很多贡局的款印。

我们见到销泰的这些紫砂壶,有一些会配上一些泰国风格特征的银器,就像刚才第一张照片一样,就是说它的壶放在一个钵里,钵里面放一个枕头一样的布囊,一是为了固定二是为了保护。这些银钵经常可见与老的紫砂壶配套。

还有另外一些销泰的紫砂壶,我们会发现它和一些晚清的瓷碗或者瓷托或者瓷的茶盘相配套。比如说我们看到泰国壶上面有时候会有什么顺利坤记锦堂发记等,这些我们在泰国见过的款也一样在瓷器上会发现相同的。可见这个款应该是泰国的店号,而这个店号是专门经营紫砂的。这些商号,会根据泰国人的审美品位、日常需求,去定制瓷器和紫砂。当然,在泰国的过去和今天,潮汕人是主导了泰国很大比例的经济命脉,尤其在晚清的时候,潮汕人是非常富裕的,所以说茶具一直是属于富人使用,而不是日用品。

第三特征:水平与高墙

泰国的小壶有一个特征,它的盖子里面,会有很小的木章款水平。水平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见到的很多销泰的小壶制作工艺都非常精良,很多都是薄胎的,壶流和壶嘴比较纤细。据说这些壶的壶流、壶把用的是等量的泥料。壶流壶把因为是一样的重量,壶本身又薄胎,你放在一盆水上,是不会倾倒的。有玩鼻烟壶的朋友可能有体会,如果鼻烟壶开膛开的很好,它能够水上漂。水平的意思也是它能够水上漂,不倾倒。

也因为泰国人追求薄胎追求水平,所以目前我们所见到的这些泰国的小壶,它明显区别于东南亚其他国家地区小壶的地方就是这些小壶的壶嘴和壶把比较纤细。从比例上来看,壶把和壶流瘦瘦的,看上去非常纤细,也显得它的壶身比较饱满有张力。

这张图片的磨光小壶就是我说的水平。

泰国的这个小壶除了水平,第二个特点就是高墙,它的墙很夸张。我给大家找个例子。

大家看一下这张照片。左边这个壶盖,这把壶的年份是清三代时期的。右边的壶盖就是我说的晚清的这种水平,这些小朱泥的壶盖。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右边的这个壶盖,它的盖墙非常的高。这种高墙的特色,是销泰紫砂器上常见的明显特征。

晚清销泰紫砂壶的时代特征

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有一些老行家常年跑泰国收购这些泰国流通的紫砂器,从他们的经验或者说从泰国铲地皮或者说从市场上买到的紫砂来说,其实买到的紫砂壶不仅是晚清这个时代的。

很多人只要看到比如说磨光,看到这种泰国式的包金包镶工艺,就会认为这个壶的年纪就是晚清销泰的。那么今天我必须特别强调一点就是说,其实在泰国的市场上,或者说传世的东西上面,有一些不是晚清的。它早于那个时代即同治十年,或者说道光,或者说嘉庆,或者说乾隆,或者更早。这是怎么个情况呢?因为从明末清初就有很多潮汕人在泰国,他们那个时候也会饮茶,也会有一些壶传承下来。这是一个可能。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晚清的时候,泰国的华人富裕了,或者说当时的社会也有对紫砂壶比较讲究的人,他也会从中国或者其他地方采购或者买些早于那个时代的好壶,或者高档的紫砂器。但是这些壶在他们收藏过程里面也会被磨光或者被包金。那我们看到包金或磨光的年代,应该是晚清民国,但是这些壶是乾隆或者嘉、道时候的。

比如说刚刚我发的这组照片,第一对的六方壶,我们的经验来看,应该是道光到同治这段时间的,从泥料、从造型风格来说,它不是同治以后的那种。第二个第三个那种大的朱泥壶,应该是雍正乾隆时候的,或者康熙晚期的,也都是有包金的。

刚才发的这组图片里面的第二张铜把提梁,这这种铜把也是泰国制作,并不是宜兴生产的。这个铜把提梁是邵友兰款,邵友兰是嘉庆道光时期的名家,可见这种名家壶在泰国后来也被包金包银,不知道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是晚清仿品。

最后一把白色菱花壶,这个壶如果不磨光,如果把上面的包银拆掉,我们就知道这是乾隆嘉庆左右的一个菱花壶。它也是在泰国市场被发现磨光包银的。它是后来被加工的,这种加工应该是晚清民国时候。所以说这些资料证明,有一些在泰国传世的紫砂器并不局限于晚清这一时期。

接着我发的这两件就更明显。第一件属于净瓶,它当时放在庙宇是作为储水的一个瓶子。这个瓶子我们看到它也是有包铜,整件器具经过了磨光。这种磨光的特色也是销泰紫砂器的特色。第二件是铜把提梁壶。这把壶的造型就完全是泰国人的审美品位,应该是由泰国人出样,然后向宜兴定制。这种壶在泰国流通的紫砂器里也很少见,应该是当时的高级定制品。

这两张图片,第一个海螺形的这个壶,我们认为它的年代应该是清三代的,同样的也是流通到泰国以后被包金。第二把是民国时候的,这把的印款是福记。前面我们说过,销泰国的壶除了泰王的影响之外,应该还跟几个商户创办有关。

福记
成立於清末民初(约与昌记同时期),为丁蜀作坊之陶号名称,为清末名手程寿福所创办,程寿福,又名陈绶馥,享年73岁。祖籍浙江杭州,避乱定居川埠上表东北角惠家村,成为惠氏后裔义子,壶把常署
香凡、荆溪惠孟臣
等印款。光绪年间与广东潮州商人合营开行设店,壶柄上署福记
号,专营各式水平壶。在当时是制作朱泥小壶的高手,工巧技精有独到之处,所生产的茶壶大多销往南洋一带,其作品的底款印章为
荆溪惠孟臣制,把下落章 福记 二字。

我们在泰国的流通的小壶上面,经常在把下会看到一些商号,比如昌记福记等等,也有是人名的,比如袁义和、义和、景记、寅春,从这些可以看到,销泰紫砂壶从同治十年形成大规模,这种规模一直延伸到民初王寅春、顾景舟早期。

福记的创办时间就跟泰王拉玛五世继位的时间差不多。我们可以猜测一下,泰王继位以后,打开很多经贸的政策,泰国的一些潮汕人就到宜兴去采购一些茶具。因为当时泰国的社会比较富裕,在泰国的潮汕人又喜欢喝茶,所以就形成了这个风气。当然有订单也要有一些厂家和店家去接这个订单,那么在那个时期宜兴也出现了福记这个店号。

福记昌记都是近代销售朱泥有名的商号,这些商号经营者的资料可以在网上被找到。我之所以特别强调,是因为福记的紫砂壶在泰国被大量发现。

除了福记以外,还有一个有名的商号就是赵松亭。在销泰的紫砂壶上也看到一些盖款松亭,龙印,也有很多销泰紫砂器是赵松亭商号组织的,比如有看到落款是松亭自造陶器。晚清在宜兴陆续创办的店家厂家,促进了紫砂壶的生产,使得销泰的紫砂壶达到一定的规模。

今天给大家介绍晚清销泰的紫砂器就暂时说到这里,这也并不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而且目前史料也很有限,传世的东西虽然有一定的量,但是我们并没有做过很系统的排比。传世的这些泰国壶里面,除了前面我说的有两把同治十年的年款,其它的很少有有年款的作品,我们也很难做出更多的考证。谢谢大家。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