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黄花梨 光素归于真朴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2

明式家具为何是中国最高等级家具?

近年来,古典家具大有复兴之势,明清的家具也成了曝光率极高的词语,对于明清家具,我们要怎么看呢?

日前驾鹤西去的文物大家王世襄曾将自己收藏的70余件黄花梨家具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一港商,条件是捐给上海博物馆永久陈列。

中国家具发展的历史已有三千多年,如果把竹席、篾席也算作家具,中国家具的历史可以上推到五千年前。中国家具历最高等级的一直是漆式家具,为什么到了现代,硬木家具变成了中国最高等级的家具呢?尤其是明式的黄花梨家具长期以来占据着家具拍卖的记录。

物质生活提高之后,人们对于细节和品质的要求也更高了。

“明代制作的硬木家具之典雅,至今未有超越者。这把‘官’椅的构造是由纤细、微曲的黄花梨木组合而成的,这种木纹漂亮的硬木主要产于位于热带的广东以南的海南岛。”西方中国文化史专家、美国伊利诺伊大学伊佩霞教授在她撰写的《剑桥插图中国史》里,对一把明朝官帽椅有前述一段描述。

明式家具的蓬勃期为明中晚期,主要产地是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一带。因其年以王守仁倡导的“心学”极为风行,文人士大夫心性张扬的同时,“知行合一”地参与到明式家具等艺术品的制作上来。那帮有权有钱的士大夫多冲上奢华安逸生活,并不志在忧国忧民,修齐治平,而多好于“琴棋书画诗酒花”中寻求精神寄托,这种生活习气也表现到家具营造上,使成一时所趋。

黄花梨木生长在海南潮湿的气候中,生长期缓慢,几百年才能长成碗口粗的树干,当它遇到恶劣的生长环境,便会虬结努力,与环境抗争,从而形成特有的节疤现象,也就是黄花梨木充满神秘色彩的“鬼脸”花纹。每一处“鬼脸”都浓墨淡彩无一雷同,浑然天成惊羡世人。正是这种天然的独特禀赋,加之生长缓慢、过度采伐导致的稀缺性,使黄花梨木一跃成为明清皇家家具制作的专用材料,为历代文人墨客广为尊崇,并爱不释手。

在明代,漆式家具仍然是宫廷主流和最高等级的家具。明代晚期,明式硬木家具是以黄花梨为主要木材的硬木家具也仅仅是江南文人的时尚创造,虽然贵重,但是却没有成为主流。换句话说就是明式家具并不是明代家具的代表。但是,近一百年来,明式家具在西方受到收藏推崇,这是因为它和西方极简设计的追求吻合,所以我们常常听到学者在说明式家具是西方现代极简设计的鼻祖,对西方现代极简设计是极简家具有启蒙的价值。这是因为,近百年来中国文化处于边缘和弱势,所以凡是主流文化追捧的事物和观点,中国的学界、收藏界、知识界都会跟风。比如诺贝尔奖事件,莫言他们家的老玉米都给掰光,连砖头也给撬走了,全没有一个国家的作家是因为得了诺贝尔奖而会引起如此强烈的追捧。所以这就比较好理解为什么黄花梨家具会变成中国主流文化当中认可的最高等级的家具。

如果再做臆断,那么极有可能在此合适的时间与地点,恰好出现了几位天赋异禀的能工巧匠,伺服于钟鸣鼎食且好古知书的士大夫阶层。这样就可以解释:明式家具于榫卯精密、比例合度的技术层面上,体现出“匿大美于无形,蔽万象于极简”的艺术大师手法,让文人的“虚静”意趣藉以精神物化。

因黄花梨家具带来的独特的艺术、文化和实用的功能享受,被西方学者认为是当今中国继青铜器、玉器、书法、绘画、陶瓷后,又一载入史册的“国粹”,西方各大博物馆以拥有一件黄花梨家具为荣。

地位渐升的紫檀家具

明式家具有什么特点?

从宫廷王府流入民间,流入海外

尽管如今市场上紫檀原料价格不如黄花梨,甚至会差上10倍,但是紫檀在中国历却是等级最高、价值最高的木材,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有一些宫廷古董家具价格会高于黄花梨家具的原因所在。我不是因为今年匡时拍卖中的紫檀家具拍品多,黄花梨家具拍品少才这么说,我一直都是这个观点。

明式家具是指明末清初“苏作”风格为代表的家具,而并不拘泥于具体的朝代及产地,其中黄花梨明式家具则堪为代表中的典范。中国人的手艺均属于秘传,那种美的感悟要遇到左右脑同样发达的弟子,才会得以师道成功。一代代的工匠师承嫡传,只能索然无趣地复制着前人的“明制”气韵。

黄花梨家具不是今天才昂贵,早在明代,一只黄花梨床值银12两,而当时的一个丫环还值不到1两白银。也就是说,一只黄花梨床已然抵得十余人身价,可见贵重之极。最早黄花梨家具是属于中国的贵族家具,是文人参与设计的,汇集了深厚的文化内涵。

那为什么紫檀木料和新紫檀家具是的,而偏偏以紫檀为材料的古董家具要贵呢?

明代的室内陈设,不论供电、衙门、第宅都非常疏朗。座椅则根据主客人数及尊卑随时调摆。明人座椅陈设不多,而且个性张扬,多为单张制作,这也是传世明代椅子匮缺的原因之一。

黄花梨收藏家杨波这样解释黄花梨昂贵的原因:“从古代来讲,这种材料就受到皇室的追捧。又因为这个东西稀少,比紫檀还稀少,全世界只有海南岛才有。物以稀为贵加上它的品质,使得它极其昂贵。而且,它是所有能做家具的木料里唯一可做中药的木材。”

这要从中国传统家具的门类说起。中国家具分为三大门类:苏式、广式、京式。苏式家具是明式家具的主要代表,它是产生在苏州地区的文人家具,比如黄花梨家具;京式家具主要代表作是故宫的宫廷造办处生产的家具,大多是为了满足帝王的要求,比如紫檀家具。满清凭靠军事上的胜利开始统治中国,但是他们在地域更辽阔的汉族居住地面前,在低文化统治高文化、低经济水平统治高经济水平、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情况下,满清的统治者内心肯定会存在一定的自卑感和恐慌感。也正是如此,满清的帝王就选择紫檀这样一种庄严、大气、沉穆的木材来作为宫廷家具的制作材料。虽然文化程度偏低的清代统治者喜欢主题外露,比如会在家具上雕龙、雕凤,刻上吉祥万代、江山永固之类的字迹,他们不像明代的文人,讲少即是多,空纳万境,推崇良材不雕、良材不漆,就欣赏天然的东西,不喜欢过多的人工附加在上面。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文化人的收藏领域有“十清不抵一明”的说法,这主要是受西方的影响。他们看不起清朝家具,他们觉得紫檀雕得太繁复了。其实这都是偏见。另外,紫檀是木料中最适合雕刻的木料,在其他木材上做雕刻的纹饰容易于多年后出现断裂,但紫檀就算是横刀竖拐,也没有问题,并且可以雕刻得细。因此,紫檀在清代变成了“王者之木”,成为了排在第一位的木材。到了清中期,紫檀家具虽然不像黄花梨家具那么简洁,但是它庄严、大气、华丽、复杂。康、雍、乾三朝帝王时期,由于帝王喜欢京式的家具而吸引大量知识阶层、艺术家、能工巧匠投身于紫檀家具的制作和研究当中,把紫檀雕刻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清式的紫檀家具尤其是宫廷家具也必然是中国家具的第二个高峰,与明式家具并置的艺术高峰。

关于明式家具,有一点需要澄清。一般认为明式椅具一大特点是设计上符合人体工程力学。这一说法有商榷之处。

杨波解释说,“黄花梨”是一个文学上的叫法,并非真有棵树叫做“黄花梨树”,专业称谓是“降香黄檀”。最正宗的黄花梨木产自海南,既是木材又是一味中药材,在《本草纲目》中叫做“降香”,木材中散发的香气有降压清心的功效,用黄花梨木屑泡水,更能有效降血压、血脂等等。“这是黄花梨家具从根本上最吸引人的地方。”

近几年,清代紫檀家具的地位渐渐上升,这也是西方收藏界和资本炒作的结果。西方几个大的拍卖公司代表着文化的主流意识爆炒中国的宫廷系列,尤其是清宫系列,这也带动了中国收藏界对清式家具的追捧。很明显,上中国传统家具的拍卖记录已开始改由紫檀家具领衔,今年一个西方人的紫檀柜拍了将近9400万,这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明式家具作为文人士大夫家具,首先考虑的是儒家礼教之端庄尊严,然后再深究器形上的美学需求,最后才顾及所谓的舒适服帖古人以“坐不正”为非礼,先别说体态仪表不端,仅仅从身体保健角度,恰到好处的稍稍不舒服可能才是应该有的舒服,才是长久的舒服。

也因为黄花梨木性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韧性,适合作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惟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较难胜任。加上海南黄花梨质地细密,花纹清晰美丽深纯雅洁,深受明代文人的喜欢。在董其昌等人的倡导和直接参与设计下,黄花梨家具的艺术风格和美学特征愈加鲜明,延续到清早期后便逐渐登峰造极。

收藏红木家具应该注意什么

明式家具“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令西方人士普遍以为暗合他们“少即是多”的现代极简主义思潮。其实,明式家具并非只追求光素简单,而是摒弃浮夸的造作,回归自然朴真。

黄花梨家具早在16、17世纪就已经被欧洲所认识。他们认为中国人不用任何钉、胶做家具,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明清两朝更迭使得大量硬木家具从宫廷王府流入民间,在华活动的西方传教士看到典雅精美的中国古典家具后,大量购买后运回欧洲,这是中国古典家具第一次大规模进入欧洲。

买古董家具,第一要看路份,是文人家具、宫廷家具还是普通老百姓的家具?一般路份好的都是不错的家具,型、艺、材都好。所以说,在收藏上应尽量选择文人和宫廷用的,不选老百姓家里的或者是“土豪”家里的。第二看材质,如果用的是黄花梨木而不是榉木,价格必然会高很多倍。第三要看修配程度,哪儿坏过、修过,同样差不多的东西定价高的修配程度肯定会少。第四是要考量著录是否传承有序。王世襄的一个笔筒怎么能够拍到5000多万?他的一个小条案怎么能够拍到2000多万?这就是流传有序和藏家来头及地位决定的,王世襄就是商业噱头。比如你今天在这儿买了件藏品,隔几年想再卖的时候一定要写“匡时2013秋拍”,这就是著录。所以说,谁收藏过,曾经在哪儿展览过、在哪儿拍卖过都是收藏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在收藏界中,经常出现黄花梨、紫檀等,制作和收藏家具,材料贵重是否为最重要的标准呢?

当时有个英国家具设计师齐彭铁尔,以明式家具为蓝本为英国皇室打造了一套宫廷家具,曾轰动整个欧洲。从那时起,中国明式家具与从14世纪传入欧洲的中国瓷器一样,在国际市场有了很高的地位。

但是,选择收藏新家具就有另外的规则。新家具要从木材、人工、储运、销售的价格来进行判定。现在新的黄花梨木材每吨大料在2000万至3000万左右,小料单说。比如一米长的料是10万块,1.2米的料不是12万而是20万。举例来说,10个一克拉的钻戒不等于一个10克拉钻戒,所以一旦你有一个10克拉的钻戒千万不要砸碎成10个一克拉的钻戒,那就亏大了。紫檀现在的价格是60万到300万之间,红酸枝木价格在10万到60万之间。另外还要看所选的材料是老料还是新料,要看是圆材、方材还是板材。近些年,由于对料的追求又生出了北部料和南部料,还分油梨、黄料、红料等等。并且受手串文化的影响,现在对紫檀的材料也是细分得很厉害,有牛毛纹紫檀、金星紫檀、鸡血紫檀、豆酱紫檀,现在由于中国人的拜金主义致使金星紫檀比一般的紫檀要贵一倍到两倍。过去收家具的人认为金星紫檀是差的,因为树脂外漏,一般认为最经典的是牛毛紫檀,也有人说犀牛角紫檀要更坚硬一些,豆瓣紫檀稀少等这些都应该是新家具藏家好好研究的地方。

近年来,实木家具领域,不论贵重与否,用或者收藏,言必提到黄花梨,好事者还会问“海南黄还是越南黄”,甚至“非洲黄”,可谓“满城尽带黄花梨”。黄花梨木作为珍贵木种国人早有认识,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记载黄花梨出自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

到了清代,黄花梨原材少了,可供选择的家具材料丰富了,以皇帝为首的高消费群体将目光瞄准了紫檀。紫檀有韧劲,比黄花梨更便于雕刻,甚至可以透雕。sss鸦片战争中,中国封闭的大门被西方列强的火炮轰开,欧洲商人在对华贸易时又一次将明清家具列入他们的购货单。民国时期,军阀割据,天下大乱,外国商人趁机在中国乡村城镇大量收购明清硬木家具,有些外国商人干脆就在中国本土经营开店,转手倒卖发大财。最着名的就有美国的杜乐文兄弟。他们在美国开着中国古代家具店,自己住在北京收买。经他们手运到外国的中国家具数量当以千件计,他们就靠这个发了财。

海岩对话红木家具收藏爱好者

然而大量砍伐而运入中国内陆应为明朝以后之事。经多年对存世明清黄花梨家具的食物观察,当年明式家具所使用的黄花梨木多为所谓的越南黄花梨。其实,对于一件“到代”的黄花梨木器,重要的还是文人工匠们所赋予它的“形”以带出之“神”。倘用真心、应先吸收明清家具金华,后融入现代美学概念,制作出当代的艺术品来。21世纪只应该创作21世纪的作品,适时适物方乃合理的。

由于外国人对中国明清家具的需求,也刺激了中国本土旧货商人逐利而动,开始收购硬木家具。同时,有眼光的中国收藏家和文化人士也在保护性地搜求它们。

问:如果从硬木家具历史来讲,越南黄花梨应该早于海南黄花梨,为什么现在大家都普遍认为海黄比越黄价值高?是不是一种误读呢?

不过,木料的优劣对家具而言主要是影响外表质感以及减少结构伸缩,所以可以认为质性好如黄花梨的木料对整体家具仅作添花之功。正正是这最好的木头,恰恰生逢其时,于家具一书的巅峰年代,由文人士大夫监制,能工巧匠斧琢,便使黄花梨家具成为明式家具的当然代表。

朱家的父亲朱翼庵就是这个领域中先知先觉者的代表。1954年和1976年,朱家遵照其父的遗嘱分别捐献给故宫博物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承德避暑山庄、浙江省博物馆的明清家具就达70余件之多。其后,古典家具研究领域权威王世襄将自己收藏的70余件黄花梨家具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一港商,条件是捐给上海博物馆永久陈列。也正是由于这些收藏大家的努力,才使得黄花梨家具并没有完全流失到国外去。

海岩:主要是商业上的炒作。前些年,有一部分拥有海南黄花梨的商家在极力地贬低越南黄花梨,认为海黄才是最好的黄花梨。就木质而言,绝大部分的海南黄花梨要比越南黄花梨更细腻和油润,但是也有少数的越南黄花梨并不比海南黄花梨差,甚至还要好。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比如《西洋朝贡典录》《本草丛新》《博物要览》等都记载了越南向中国大陆供应、进贡或者是贸易花梨(当时黄花梨就叫花梨)。从老家具的款型和木质上来看,有相当多的是越南黄花梨。过去有一些认为凡是老家具必是海黄,我是不赞成这个说法的。前不久受邀和张德祥先生、马未都先生去故宫家具库做考察。因为故宫很多家具都是没怎么使用过的,不像散落在民间的家具被晒过、水浸过,所以很容易看出所使用的木材是海南黄还是越南黄。当时看到一个圆角柜,我就问张先生这是海南黄还是越南黄,他说可能是越南黄,但是凑近仔细观看却发现这个圆角柜的顶部明显是由海南黄打造的。一般来讲故宫造办处的匠人是很讲究的,怎么会出现把好的材料放在顶上,把坏的材料放在门面上的情况呢?这其实是说明在古的时候,海黄与越黄在使用尊贵上是上下无差的。所以,我认为在老家具当中不必分海黄和越黄。但是,新家具绝对不能看错的就是材料,要区分出海黄和越黄,因为新的海南黄和越南黄要相差1倍至1.5倍的价格呢。

问:今天主题是红木家具,您对现在市场上比较热火的金丝楠木怎么看?它跟黄花梨及紫檀相比,收藏前景如何?

海岩:首先,金丝楠不是红木,不是硬木,它是软木。软木也叫柴木,就是烧柴火用的,有点儿贬义的意思,所以过去金丝楠有“柴木之王”的称呼。它在历主要用于建筑、造船、牌匾、箱柜和棺材。做家具比较适合做箱柜,因为它是樟科,有香味,这个味是驱虫的,以免字画和衣服不着虫子。这几年,金丝楠被炒作的太厉害了。我本人很喜欢金丝楠,我也收藏金丝楠,有一间屋子我是专门用金丝楠布置的,但是在历,金丝楠没有紫檀、黄花梨和红酸枝这样的地位。现在,有人吹捧金丝楠是皇帝专用的家具材料的说法完全没有依据,是商业炒作。因为在南方就可以看到大量民间使用的器物都是金丝楠材质的,所谓皇帝专用仅是指被用来建造宫殿,因为梁柱的材料一定要耐腐才行。从云贵、四川这些金丝楠产地运到京城是多么浩大的工程,非皇家不能为之。假设运输不太成问题的话,金丝楠木本身相比其他红木材质并不算稀缺,因为金丝楠是速生林。另外,金丝楠是软木,做家具榫铆结构不能耐久,所以说历凡是比较尊贵的人家是不会选择用楠木做家具的。再有,楠木被认为是最好的寿材,可能因为心理忌讳而不太适合做家具。

问:如果想新涉足红木家具收藏,您会建议应从哪种红木开始收藏?

海岩:首先要看你是科员还是科长,是处长还是局长或者是部长。因为购买力是不一样的,一般的老百姓我是主张收藏红酸枝木。但是收藏红酸枝木比较麻烦,因为红酸枝木由于品种的不同其在价格上甚至会相差数十倍之多。比如一般的红酸枝现在每吨在一万到两万之间,胶质黄檀却在60万左右一吨。我认为胶质黄檀有广大的空间。

总结来说,收藏必须记住四个要素,缺一不可:第一美丽;第二稀有;第三耐久;第四纯粹。一个东西的美要经得住考验才叫真的美,比如要有百年以上历史承认的美,或者是在全国甚至是全范围所承认的美;稀有就是资源不可再生,很多东西虽然很美,但是太多了,街上随便买就一堆,那就没有收藏价值和空间;耐久是指世代传家,是财富的传承;最后就是纯粹,收藏品不能如B货一样加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更不能像C货一样既加东西又加色,家具也是一样的道理,比如有的家具是拼拼补补的,那就不够纯,必然会影响它的收藏价值。所以说,这四条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