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任伯年《华祝三多图》与三多母题

图片 7

图片 1任伯年《华祝三多图》又称“华封三祝图”,作为任氏艺术生涯中的经典之作其艺术价值已毋庸赘言。我在此主要关注的问题是,此图所采用的“华封三祝”这一人物祝寿画题材是否一开始便为民间所用,与民间所风行的多寿、多福、多子构成的“三多”图案到底存在何种差异?其中是否带有晚清即十九世纪以来某种观念变革?带着以上问题,让我们重新审视这幅作品,希望能有新的发现。
首先尚待知悉的是此图为谁而画。任氏款题云:“华祝三多图。仰乔先生封翁大人开八荣庆。伯年任颐写。”我们从中可得知关于受画人的三项信息:“仰乔”是其字,古人不会直呼名讳,而多是用表字、别号代替;
“封翁”指因子孙显贵而受封典者;
“开八”是指七十一岁,当然关于年龄的界定也并不太严格,一般寿辰皆称整数,故通常亦可指称七十寿辰。检民国四年《镇海桕墅方氏重修宗谱》,可发现原籍镇海的沪上富商方仁高最符合上列条件,兹将相关论据分列如下:
方仁高官名乔,字仰乔。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七,页4A。凡第二次出现书目不再注版本)
他生于嘉庆十六年,卒于光绪十六年,转换成西历其生卒年即1811-1890,享年八十岁。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七,页5B)
他未有功名,或因其子做官故同时代人有美称
“封翁”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二〇,葛祥熊〈仰乔方先生七十寿序〉,页15A)、“封君”者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一六,张美翊〈仰乔府君家传〉,页11A)。
他的三个儿子曾在光绪六年大张旗鼓地庆贺其七十寿辰。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二〇,葛祥熊〈仰乔方先生七十寿序〉,页15A-16B;〈仰乔方先生七十征诗文启〉,页17A-18B)
将以上的四项与任氏的款识提供的信息对照,大致可以断定任伯年此画作于1880年,乃应方氏诸子之请为乃父方仁高祝七十大寿而作,是年任伯年四十一岁,系鬻画海上时期的作品。镇海桕墅方氏自方亨宁来沪经营糖业起家,长子方仁高年少时即跟随父亲左右,仁高以糖业为根本,在上海、宁波、杭州开设多家钱庄六桂堂木活字本,卷一六,张美翊〈仰乔府君家传〉,页11A)。在几代人的锐意经营下,镇海方氏成为叱咤上海滩的金融商业家族集团。因此,订购如此大幅作品自然是与方仁高在上海商界的地位相称的。
此图典故出自《庄子天地》篇,其大意是尧赴华巡视,华的封人祝尧多寿、多福、多男子,尧以此为三患而推辞。庄子旨在表达的是道家无为的思想,而此“三多”在后世则被傅会为祝寿、吉祥之辞。问题在于为什么在此图并未回避上古圣王尧的形象,这是否可认为将受画人比作尧即帝王,而帝王形象在此之前是否有为民间祝寿图所用?

图片 2

任伯年是民间画家,早年「移民」上海,没有应举出仕,还是个「自由职业者」,故乡并无多少关于他的记载,又适逢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了解这位离我们只有一百多年的大师。

任伯年《华祝三多图》绢本设色 镜心 212.5106.5cm 成交价:1.67亿元

图片 3

在2011西泠印社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上,《华祝三多图》最终以1.67亿元成交,创造了任伯年个人单件作品最高价,并创下海派及南方艺术品拍卖的最高价。从1996年的280万元到今年的1.67亿元,15年间,《华祝三多图》升值约60倍。

2011年7月16日,任伯年《华祝三多图》在西泠印社春季拍卖会上以1.67亿元成交,刷新了任伯年的个人拍卖纪录,跻身「亿元俱乐部」。任伯年是中国近代美术史上着名的以绘画为生的民间画师,他的技艺不拘泥于某一个类别,人物、山水、花鸟都游刃有余。徐悲鸿评价任伯年是继「仇十洲后中国画家第一人」。

1881年,时年41岁的任伯年正处于绘画创作鼎盛时期,他的画题材广泛、技法纯熟,形成其显著的个人绘画风格。受上海富商方仁高之托,为其70大寿创作一件作品,任伯年一改松、鹤、桃、寿星这类关于祝寿的题材,选用庄子《天地》篇中的历史典故,完成了这幅《华祝三多图》,画中描绘的是古帝尧出巡至华封古地的一个深山丛林中,华封人向尧三祝,尧三次辞谢的故事。三多指多福、多寿、多子,寓意吉祥,既符合祝寿的主题,也恰当表现了任氏擅长的题材。画幅为全景式构成,将任氏的人物、花鸟融为一炉,7尺中堂的皇皇巨著,气势撼人。画毕,任伯年题书仰乔先生封翁大人开八荣庆。伯年任颐写。

和同时代的画家不同,任伯年的画少有题诗,徐悲鸿说他「为一代明星,而非学究;是抒情诗人,而未为史诗。」有人说,伯年画中的意境足以感染观者,也有人说,这是因为任伯年少时读书不多,是个十足的匠人画师。

上世纪50年代,《华祝三多图》成为沪上收藏巨擘钱镜塘的宝藏之物,钱镜塘一生收藏中国书画多达5万余件,上至宋元,下迄近现代,海派作品是其收藏重心,而他对任伯年作品情有独钟,被誉为海内藏任伯年第一,藏有其作约2000多件,现在故宫博物院的很多任伯年的作品也为其当年所藏。据钱镜塘之孙钱道明介绍,在所有任伯年作品中,祖父最喜爱的就是《华祝三多图》和《群仙祝寿图》,《华祝三多图》更被其誉为任伯年之王。为此,他还专门请上海的篆刻高手刻下钱镜塘审定任伯年真迹之印,铃盖在画面左上方,在画面右下方,钱镜塘还盖了一方小的印章:数青草堂珍藏,重要的作品他才会盖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收藏章。画面为全景构图,如果盖章太多,会破坏画面效果。《群仙祝寿图》为12条屏,在上世纪60年代,受唐云之请,钱镜塘将该作出让给上海美协,成为其收藏。

1840年,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节点。这一年,鸦片战争爆发,战乱四起。在这一年出生的任伯年注定了手拿画笔的命运,为他开启这道艺术之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任淞云。任淞云虽是米商,却蓄写真,也是个出色的民间画师。任伯年十岁时,父亲开始传授他写真技巧,但作画的出发点不是附庸风雅,不是陶冶情操,而是谋生之术。

1964年,钱家遭遇变故,惨被抄家,《华祝三多图》流入社会,后来流传到原中共中央华东局秘书长李宇超所有,他也是钱镜塘的好友,1968年被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含冤而死。

任淞云鄙夷官场,也没有功名之心,为人十分低调,这一点深深影响了任伯年。伯年十分尊崇父亲,一生以画为生,从未想过借此出名或是另谋出路。又因为家中清贫,任伯年少时确实没读多少书,但这并不影响他在绘画方面的成就。小时候父亲不在家时有朋友造访,伯年暗暗记下来人的相貌特征,待父亲回来后,便画出那人的容貌,父亲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谁。任伯年十五岁时,父亲在太平军战乱中去世,任伯年开始靠父亲传授的画技独自谋生。目前能看到任伯年最早的画,是他26岁时画于宁波的《玉楼人醉杏花天》。

《华祝三多图》再次出现已是艺术品拍卖在中国起步之时的1996年,在当时的上海德康拍卖时,《华祝三多图》被当做拍卖行的封面推出,最终以28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当时书画拍卖纪录。2005年,在中贸圣佳10周年庆典拍卖会上,作品再度现身,以2860万元创下当时任伯年作品价格最高纪录。作品还于2008年在山东天承上拍,但成交价还低于2005年,以2419.2万元成交。在拍卖场上几次易手之后,作品近日出现在2011西泠印社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上,最终以1.67亿元成交,创造了任伯年个人单件作品最高价,并创下海派及南方艺术品拍卖的最高价。在几次易手过程中,画作已从原来的立轴变成了镜心。从1996年的280万元到今年的1.67亿元,15年间,《华祝三多图》升值约60倍。

图片 4

西泠拍卖总经理陆镜清对此结果表示满意,是海派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据悉,该作为海南藏家张振宇送拍,这件作品为其庞大藏品中的一件心爱之物,张振宇收藏了大量近现代书画,我以美图慰劳生为其经典名言和人生理想。收藏了26年的书画,这也是他首次忍痛割爱,出让手中的藏品,希望更多热爱书画的藏家通过这件作品重新审视海派书画的价值。买家是来自浙江的一位老主顾,但并未透露姓名。

清 任伯年 花鸟蔬果册之一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作为海派的领军人物,任伯年的人物、花鸟、花卉都非常精妙,但其作品的市场价值一直没有体现出来,整体价位较低,除了这件作品的高价位之外,任伯年作品上千万元的都寥寥无几。20世纪80年代初,任伯年和张大千、徐悲鸿等人的作品价格不分伯仲,但进入90年代,其价格就远远滞后于这些画家。因此,业内有这样的说法,南方的一流画家抵不过北方的三流画家。海派书画的价值还没有被完全体现出来。

1865年,在宁波,任伯年遇到了他人生中另一位重要的老师——任溜长。当时,任涸长在画坛已声名赫赫,任伯年就靠临摹他的笔墨画扇面为生,却阴差阳错在路边偶遇了任渭长本人。伯年自称是任溜长的侄子,但几句对答就被对方识破了,正当尴尬之时,任渭长却表示并不计较。他惊异于这个青年的才华,遂将其收为徒弟,让他跟随弟弟任熏学画。

任伯年也成为继张大千、李可染、徐悲鸿、齐白石之后,第5位近现代亿元大将。而且还带动了海派书画的起步,表明海派书画正在被重估,市场的青睐,不仅是对海派书画价值的认同,客观上也提升了海派绘画的商业价值和学术意义。《华祝三多图》以高价成交,书画市场延续了春拍的火热,使人们对秋拍市场保持乐观心态。

1868年,存宁波、杭州、苏州等地辗转之后,29岁的任伯年来到上海,他在胡公寿的引荐下,在古香室签店画扇面谋生。任伯年当时并没有什么名气,生活也非常闲苦,但却一刻也没有忘记从事基本功练习,他日日不忘临摹写生,天天都是厚厚的一摞纸,外出时也不忘带上画速写的折子。

润格最高的「海上面派」名家

来到上海三年,任伯年画了大量的折扇、团扇等。他的名字开始被广东商人熟知,粤商走南闯北,任伯年的名字也跟着在几个南方重镇渐红。境况稍好后,他就搬到城南,住在豫园三牌楼,心情不佳时就到旁边的春风得意楼品茶。胡公寿还把他引荐给银行家陶浚宣、大商人童敬夫、九华堂老板黄锦裳等商界人物,任伯年逐渐确立了在上海画坛的地位。那时,他的一幅扇面已可卖到两百铜钱,且购者络绎不绝。

图片 5

当时的上海经济繁荣,一跃成为全国的商业中心,渐渐也成为文化重镇。任渭长、任熏、赵之谦、胡公寿、虚谷等画家济济一堂,形成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最大的画派——海上画派,而任伯年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那时的他还不到40岁,就已跻身海派画家的行列,且颇具人气,求画者常常堵在他家门口。任伯年成为当时「海上画派」画家中润格最高的,每尺约3元大洋,而二流、三流书画家的润格仅几角到1元。

任伯年是一个地道的商业画家,免不了要与主顾交涉,尽管在上海已非常有名气,任伯年却和他的父亲一样低调,从不像其他文人那样做寿、修谱,或是请人作传,面对前来索画的客商也时常有些不知所措。一次一位广东商人索画,正碰上任伯年外出归来,便干脆尾随他进屋,任伯年忙着上楼,急忙转过头说:「内房止步,内房止步。」

图片 6

清 任伯年 三羊开泰图

任伯年家分为上下两层,楼上专供其绘画创作,妻子便在楼下应付前来索画的客商,据说任伯年的妻子刻薄吝啬,常常接受大量的订单,任有时候一天不得不画十几幅,甚至几十幅。巨大的工作量使他常常体力不支,只好靠抽鸦片提神,劳累时便躺下过过瘾,心满意足后常常才思泉涌。有一次,任伯年没有在约定的时间交画,画商在任抽鸦片时找上门来,气势汹汹要动手。只见任伯年站起身,顷刻间便成就了一幅佳作。

1896年,56岁的任伯年病逝于上海,临终前,一生积蓄被亲戚骗走,身后家里经济萧条。长子任堇叔亦能作山水画,但其才学与父亲相差甚远。幸好,女儿任霞继承衣钵,常常模仿父亲笔触作画,并冒署父名,所以任伯年死后,他的赝品充斥于市。

任伯年可称得上是一位全能画家,人物、山水、花卉、翎毛等无一不通,但画得最多的还是人物肖像,这得益于父亲当年言传身教的写真术。徐悲鸿在《任伯年评传》中写道:写真术是绘画艺术接近于工艺甚至接近于摄影,用句术语是采用超现实主义的那种表现手法。任伯年学绘画从其父亲擅长的写真人手,对绘画艺术表现对象「形」的把握是一种极为严格极为扎实的训练。他甚至说:「学画必须从人物人手,且必须画人像,才见功力。」

任伯年的人物肖像画传神至极,这在于他对生活的捕捉和巧妙应用。在1880年和1887年的两幅《钟馗捉鬼图》中,他将生活中当屠夫的动作活用展现。任伯年具有超强的写实能力,十分注重写生,为观察房上猫打架,竟翻窗匍匐瓦上,尾随其后,勾画速写。但他又十分懂得灵活处理。一次绍兴有一个店老板,请了很多当地的画工为自己画像,每个人都画得惟妙惟肖,但店老板都十分不满意。后来他请到了任伯年,任看到他长得是寿星头,下巴很短,正面画会暴露他长相的很多缺点,便选择了老板算账时的一个侧面作画,有意把额头画低,下巴拉长,这样适当变形后,既不失神韵又比真人形象美,对方十分满意。

图片 7

任伯年善于学习、参悟、类比,对民间绘画、西洋水彩、西方素描等各种技法,一视同仁、各取所长。有资料表明,任伯年的速写稿有的还是用3B铅笔画成的。

任伯年的作品题材丰富,具有很强的通俗性,从神话传说人物到村野世俗人物,无一不是市民阶层所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是海派画家最杰出代表。历代民间都有无数出色的画匠、画家,但取得像任伯年那么高的成就和影响的凤毛麟角。徐悲鸿曾将任伯年的画带到法国,给他的老师、近代法国大画家之一的达仰,达仰惊叹不已,当即写下:任伯年真是一位大师。

任伯年毕生作下为数众多的祝寿画,广泛涉猎各种主题,如麻姑献寿、群仙祝寿、松石之类等,但留存至今直接出现尧的形象的祝寿图似仅此一幅。画家马邦乐撰文指出:「华封三祝」这一祝辞,自十二世纪至十八世纪不论在文字还是图画中均为皂家所专有,直到十九世纪这种格局才被打破,成为一种广泛的祝福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