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重器,承载民族从未褪色的文化自信

图片 3

导言:一大波密密麻麻的弹幕攻占你看《国家宝藏》的屏幕了吗?回想下,易烊千玺到访上海博物馆时,便引起了观展量猛增。这周《国家宝藏》第七期,上海博物馆在近102万件馆藏文物中推荐的3件国宝是:大克鼎、商鞅方升与朱克柔缂丝《莲塘乳鸭图》,并由易烊千玺、黄磊、那英分别担任国宝守护人,与国宝“共享记忆”。

(原标题:国宝重器,承载民族从未褪色的文化自信)

上海博物馆

图片 1

[“秦始皇”黄磊:延续商鞅方升的计量标准]

上海博物馆藏朱克柔《缂丝莲塘乳鸭图》。

提到商鞅方升,便会想到“商鞅变法”,它是目前为止见证商鞅变法“废井田、重农桑、实行统一度量和建立县制”等改革的唯一实物例证。而作为战国时秦国标准计量器,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图片 2

商鞅方升

故宫博物院藏各种釉彩大瓶。

此件方升是商鞅任“大良造”时所颁发的标准量器,200毫升的容积是商鞅统一度量衡所规定的标准“1
升”。小小器物中,包含了两段铭文,讲述了两个不同时期跨度100多年的两个事件,而这跨度期间,正好是战国群雄到天下归一的这段历史。

图片 3

商鞅方升侧面铭文

浙江省博物馆藏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 (均资料照片)

第一段铭文:“十八年,齐遣卿大夫众来聘,冬十二月乙酉,大良造鞅,爰积十六尊五分尊壹为升”。

中央电视台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
将于本周日开播,昨天,即将在第一季节目中亮相的九家国家级重点博物馆的27件“国宝重器”公布,上海博物馆的大克鼎、商鞅方升、朱克柔
《缂丝莲塘乳鸭图》
位列其中。上海博物馆拥有101余万件文物,其中被定级的珍品就有14万余件,为什么选这三件文物,它们有着怎样的传奇?

商鞅方升侧面铭文

在浩瀚璀璨的国宝精品中选择精品,并用90分钟时间呈现在亿万观众面前。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直言,这是一道幸福又困扰的选择题。“上海博物馆不是一个地方性的博物馆,我们的定位是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挑选出的文物,代表了古代艺术的高度。”

第二段铭文:“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乃诏丞相状、绾,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

“海内三宝”之一,曾深藏地下近20年

据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讲解,第一段铭文是公元前344年,战国时秦国国君秦孝公期间,大致内容是关于商鞅变法和统一度量衡。而第二段铭文是秦始皇26年,这时期的秦始皇已经兼并天下,并已称“始皇”,却仍以商鞅所规定的制度和标准统一全国的度量衡。

以大克鼎为例,它是西周时期的饪食器,青铜转变期的典型代表,清朝末年就跟大盂鼎、毛公鼎并称为“海内三宝”。大克鼎的纹饰器形端正稳重,采用大量变形纹饰,耳旁的龙纹也与西周早期不同,颈部的兽面纹脸部轮廓变线条,仅留眼睛可辨,后称为“变形兽面纹”。腹部波曲纹极具节奏感和韵律感,又称“环带纹”。

“秦始皇”黄磊

更重要的是,大克鼎内壁有290个字铭文,为古史研究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从铭文内容可以看出,大克鼎的最初主人是克,西周孝王时的膳夫,专管周天子的饮食,属于“天官”。克的祖父师华父是周室重臣,辅弼王室,德厚功高。周天子感念师华父的功绩,就任命克为出传王命、入达下情的宫廷大臣。官职爵禄世袭,单传嫡长子、孙。克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得之祖父的余荫,于是做了这个大鼎,用来祭祀祖父师华父,同时铸造的还有小克鼎七件,用来盛放肉食等祭祀品。该铭文是周天子把土地赏给臣民的记录,为西周的土地制度、社会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极其珍贵的一手史料。

在“前世传奇”剧场中,黄磊并没有选择以商鞅方升作为主要剧情,而是以战国末期燕国琴师高渐离为引入。一句“是谁将变法进行到底”而指明,商鞅方升实行后的百年间,大秦子民尽遵统一法度,执法守法,整个国家齐心协力执行改革全国的决心,才有了后来车同轨、书同文,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的大统一。

大克鼎的流传经历也相当传奇,为避日军掠夺,它曾深藏地下近20年。大克鼎是在清光绪年间陕西扶风县窖藏出土的,出土后,被金石收藏大家潘祖荫重金购得,后传到其后人潘达于手中。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为避免国宝落入日寇之手,潘达于请家人和两个木匠师傅帮忙,连夜把大克鼎、大盂鼎等一批青铜器和书画古董装箱埋藏在屋子底下。苏州沦陷后,潘家前后闯进七批日本强盗,一遍遍搜刮,财产什物损失殆尽,但大克鼎、大盂鼎保存完好。1951年7月,已经从苏州移居上海的潘达于获悉“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正积极筹备大规模之博物馆,保存民族文化遗产,发扬新爱国主义教育”,慷慨捐出了克、盂二鼎。195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
(现中国国家博物馆)
成立,大盂鼎被调北上支援,大克鼎则一直收藏在上海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

所以,方升虽小,背后却是秦国延续百年的强国之计。

“另类”文物,见证人类文化交流

[“朱克柔”那英:志要缂出与众不同的《莲塘乳鸭图》]

上海博物馆藏有从夏代至汉代2000余年间的7000多件青铜器,素有中国青铜器收藏“半壁江山”之称。此次入选的三件文物中,商鞅方升也是青铜器。作为战国时秦国标准计量器,它是商鞅变法的历史见证,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器壁三面及底部均刻铭文,左壁刻:“十八年,齐率卿大夫众来聘,冬十二月乙酉,大良造鞅,爰积十六尊(寸)
五分尊 (寸)
壹为升”。底部刻秦始皇二十六年诏书:“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乃诏丞相状、绾,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据
《史记·秦本纪》记载:孝公“十年,卫鞅为大良造”。铭文中的十八年,即秦孝公十八年(公元前344年)。此器是商鞅任“大良造”时所颁发的标准量器。方升底部加刻的诏书,证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仍以商鞅所规定的制度和标准统一全国的度量衡。

朱克柔缂丝《莲塘乳鸭图》

此次入选的文物,朱克柔《缂丝莲塘乳鸭图》显得颇为“另类”,它并不属于上海博物馆最具优势的文物类别,却是人类文化交流史上的重要见证。“这是一次整体策划,九家博物馆拿出的27件文物,要整体、多角度反映中国古代文明,涉及各种艺术门类。”杨志刚说,缂丝不仅是我国重要的工艺,而且与“一带一路”关系密切。据记载,缂丝技艺最早出现在西域,主要用于毛纺织品,传到内地后拓展到了丝织品,因为工艺了得,后又经过“一带一路”传回了西域。

《莲塘乳鸭图》是南宋朱克柔的传世之作。朱刚,字克柔,女,华亭县人,她以缂丝作品著名。此幅作品使用缂丝工艺,幅式巨大。彩色纬线缂织细密,通经回纬,丝丝缕缕皆匀称适宜、分明,在现存宋代缂丝画作传世作品中属上乘之作。

朱克柔 《缂丝莲塘乳鸭图》
是现存宋代缂丝画作中的上乘之作,它出自名家之手,流传有序,且幅式巨大,丝丝缕缕皆匀称适宜、层次分明。图中红叶白鹭,绿萍翠鸟,蜻蜓草虫,双鸭游乐,画面生动活泼,色彩富有变化。青石处有缂织隶书小款“江东朱刚制
莲塘乳鸭图”,下有“克柔”印一方。

“缂”是动词,在画面不同彩色的交替之处,以及纹路的边界都有雕琢镂刻的效果,这就是缂丝之名的由来。画作采用“通经断纬”工艺,无论是正面还是背面,都能看到盛开的莲花拥抱一池春水,图中的景象的鸭子、乳鸭、白鹭甚至浮于水面的昆虫都是成双成对,蕴育着相濡以沫的美好寓意。

“朱刚”那英

“前世传奇”剧场中,那英扮演的朱刚的毕生所愿是要以作品“动天下人之心”。她作品中色彩雅丽,线条精谨,具有春夏池塘的自然生趣,俨然院体风格。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介绍,这件缂丝作品问世,至少离不开两个社会背景,首先与当时已相当成熟缂丝的造制工艺有关;第二,跟当时社会消费和审美的导向分不开,“当时的社会在追求一种生活的艺术化和艺术的生活化。”

这件作品对光线和保存环境要求极高,能从南宋完好地留存至今,很有可能是在作品刚完成就被装裱,并且当时和后来的历代收藏者都对它的保存环境做了防潮、防霉变和防虫害等处理。

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作品中翠鸟、燕子和蜻蜓都是单独一只,据专家们推测,珍藏在上海博物馆的这件作品并非是一件完整的缂丝作品,很可能是从原件上裁剪下来的部分。

[易烊千玺讲述以“礼”治国:两次出土的大克鼎]

大克鼎

大克鼎出自西周晚期,周代时在祭祀中用鼎盛放牛羊猪肉作为祭祀品,渐而鼎成为了国家重器,也成为了王权、统治权的象征。

大克鼎在清光绪年间陕西扶风县窖藏出土,同时出土的有小克鼎、钟等器,现分散在世界各地。

作为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大克鼎是青铜转变期的典型代表,清朝末年就跟大盂鼎、毛公鼎并称为“海内三宝”。壁内有290
个字铭文,记录了鼎的主人是一位西周的膳夫,名叫“克”,铭文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克的祖父功绩的追述,二为周王对克赏赐的记载,包括赏赐的礼服及大量土地、人民。

7个一组的列鼎

当时只有诸侯才能享用7个鼎,所以这位名叫克的膳夫,可以确认在当时极受周王重用,是一位权重一时的重臣。而易烊千玺演绎的“前世传奇”中,也述说了克不费一兵一卒,仅凭“一块祭肉”便平定内乱的事迹。

易烊千玺

大克鼎铭文290字

湖北省博物馆馆长方勤表示,大克鼎的铭文为研究西周历史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依据。其中铭文记载的周王对克的赏赐,也为研究西周土地制度及管制,提供了珍贵的一手史料。

而这些铭文书法字迹非常规整有力,在清末受到了很大的推崇,也对后来书法篆刻艺术有所影响。

这件大克鼎曾两次出土,其中需要提到两位重要的人物:潘祖荫与潘达于。

吴湖帆的岳父潘祖荫是清代著名的金石收藏大家,左宗棠得大盂鼎后遂以相赠,以谢其搭救之恩。大克鼎在清光绪年间首次出土后,潘祖荫成为其主人。而大盂鼎、大克鼎这两件周朝时期最大的青铜器齐聚潘府,成为当时京城的一大新闻。

潘达于

战争时期,曾经的大家族门丁凋零,守护大克鼎的重任落在了一位年轻女子的身上,她就是潘达于。潘达于用毕生的经历来完成祖先交给她的唯一一件事,看好这些文物。

抗战时,潘达于请家人和两个木匠师傅帮忙,连夜把克鼎、盂鼎和一批青铜器装箱埋到屋子底下,书画和小件古董三十几箱藏进隔间。苏州城陷后,她家前后闯进7
批日本强盗,一遍遍搜刮,财产什物损失殆尽,除了被埋在地下的这些文物们。抗战胜利后,潘达于把它们藏在一间屋里,用旧家具破杂物覆盖,再将整进房屋钉断,既不住人也不走人,直到解放之后。

潘达于寄出的捐赠信

1951年7月,移居上海的潘达于寄出一封信,表示愿意将大盂鼎和大克鼎捐赠给国家,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褒奖状,这一奖状在潘老卧室里,一挂就是50年。

文化部颁发的褒奖状

1952年,上海博物馆开馆,二鼎如愿入馆。1959
年,中国历史博物馆开馆,大盂鼎等125
件珍贵文物应征北上,两件巨鼎自此各镇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