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素狂草《自叙帖》赏析

图片 10

图片 1

大家都知道天下第一行书是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那你们知道天下第一草书是什么吗?当当当当,答案揭晓,它就是:

一、怀素简介

可能生于盛唐(公元737年)的和尚怀素,是一个历经千余年还众说纷纭的传奇。有37首盛赞其草书高超莫测之技的诗歌传世,且都为一流诗人,如李白、卢象、张谓、任华、钱起、戴叔伦等,又仅有一件《苦笋帖》为当今所谓学界公认,其影响深远的《自叙帖》至今真伪仍莫衷一是。至于其卒年不详,考艺文志及僧家皆无传,而其壮年又名动京华,我不知在考据学者、理论家、书法家、和尚与百姓眼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怀素,到底有没有怀素,为什么会这么矛盾,为什么结果会判若云泥。看来怀素的秘密就是历史的秘密,真相的秘密,艺术的秘密,感知美、承认美、追求美的秘密。

“草圣”怀素的狂草《自叙帖》

     
怀素(737-799),字藏真,俗姓钱,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人,唐代书法家,以“狂草”名世,史称“草圣”。自幼出家为僧,经禅之暇,爱好书法。与张旭齐名,合称“颠张狂素”。怀素草书,笔法瘦劲,飞动自然,如骤雨旋风,随手万变。他的书法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而法度具备。怀素与张旭形成唐代书法双峰并峙的局面,也是中国草书史上两座高峰。传世书法作品有《自叙帖》《苦笋帖》《圣母帖》《论书帖》《小草千文》诸帖。

怀素《自叙帖》

《自叙帖》,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自叙帖》,怀素书于公元777年(唐大历十二年),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大草(狂草)书,凡一百二十六行,首六行早损,由宋代苏舜钦补成。《自叙帖》乃怀素草书的巨制,活泼飞动,笔下生风,“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实在是一篇情愫奔腾激荡,“泼墨大写意”般的抒情之作。

但登堂入室须有通道,讨论对话须有基础。感人至深又让人激动不安甚至战栗的《自叙帖》完全可视为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杰作,如果我们不承认它,那么它就不存在,而事实是它高傲地存在:存在于我们集体的历史记忆里;存在于我们自豪的光荣岁月里;存在于我们向往的神话梦想里;存在于我们遗传的基因血液里。怀疑一切是有犯神灵的,怀素的秘密便是怀素草书的力量,感染着每一个接触他、仰望他的中国人。怀素草书的力量已近乎宗教般的力量,让人信仰、膜拜,在起点上是一元论的,是不可也不能被否认的。

《自叙帖》作为怀素草书的代表作之一,更兼有天下第一草书的美誉,可以说是将草书的艺术魅力表现到了极致!

二、《自叙帖》内容大意

在《自叙帖》中,怀素驾驭中锋运笔的劲健泼辣,笔力的沉着痛快,翻转的轻灵奔放,结体的奇险自如,墨色的自然衔接,章法的疏放合度,气质的伟岸不群,将庙堂的高贵华丽与山林的野逸疏狂冶于一炉,其借他人口吻而自夸的俗人心态让人觉得可亲,其龙蛇翻滚的诡异笔法又是那么自信,让人拜观、欣赏、屏住呼吸又畅快无比之余顿生可敬、可佩。紧张而愉快的草书欣赏过程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这里面包含了解读与想象的经历,抽象的笔法线条、符号化的部首结体、矛盾冲突与和谐转化的平衡、化险为夷的哲学内蕴、文学性的附加意义在这里都成为不可分割的完整的一部分。这是代表中国书法的最高境界,也是代表中国所有艺术的顶峰。从美学角度分析,这是汉字成为艺术并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独特动人魅力,是人的高度、丰富主观能动性的本质体现。所以从这个意义出发,怀素是活在我们历史记忆中真实不虚的人,而不是荒诞不经的神,是可望却不可企及的人,所以更增添了其神秘性与神圣性。

面对这样一件传世佳作,我们应该怎么欣赏呢?第一步当然就是要先看懂怀素到底写了什么。

《自叙帖》内容有三部分组成。

余浅见以为,《自叙帖》中所体现出的速度感,在后代无以复加。在最迅速的书写中最准确地把握草书的规则是怀素的过人之处。在唐代还没有使用生宣,所以自然晕化、渲染的偶然性效果还没出现,更多体现的是对必然性的把握,但就是在这种如同格律诗的种种规则的限制中,却体现了人的相对自由与浪漫情怀,体现了大师的豪迈风度与云水襟怀。这同时也给后人的探索天地留下了伏笔与空间。

草书不像隶书、楷书等其他字体一样周正严谨,而是有些潦草随性,那是因为书法家们在创作时会按照一定的规律将字的点划相连,结构简省,偏旁假借,使之有种狂乱美。

第一部分,怀素以八十余字的篇幅,自述其生平大略;

怀素其他存世之作如《苦笋帖》、《论书帖》、《食鱼帖》等,各有风姿,但都不及《自叙帖》狂放,至于《小草千字文》有论者以为颇近禅理乃绚烂归于平淡之作,我却以为这离我心中鲜活的怀素形象太远,在一个连怀素哪年故去、怀素详细生平都没搞清楚的背景下,我也完全可以推测这不是怀素之作。

《草诀百韵歌》

那我们怎么样才看得懂草书呢?不用担心,明代韩道亨已经帮我们想出了解决办法,他收集了一些比较通行的草字,并找出了它的结体和行笔中的某些规律,接着把它们编成了五字一句的韵文,即《草诀百韵歌》。

只要熟读这本口诀,再加上多看名家字帖,慢慢地我们就能看懂草书,并进一步欣赏它啦!

《草诀百韵歌》节选

举个例子~《草诀歌》中有句口诀是“有点方为水,空挑却是言”(上图左),这是说草书里三点水是上边必须有点,下面写一个勾,如果只画一个勾是訁字旁。

对照右图,红圈里的两个字右半部分完全一样,但左边却有所不同,结果这两个也就成了完全不同的字。

第二部分,节录颜真卿《怀素上人草书歌序》,二百五十余字,借颜鲁公之口,展示“开士怀素,僧中之英”、“纵横不群,迅疾骇人”的“草圣”气象;

或许怀素的秘密还将长久地秘密下去。但我要对怀素致敬,对一个伟大的灵魂致敬。

狂草巅峰之作

对草书的书写有了一个基础的认识之后,我们再来看看这颇负盛名的天下第一草书。

《自叙帖》是怀素于公元777年,年过半百之际创作的自叙其生平的作品。全篇一百二十六行,七百零二字,首六行早损,由宋代苏舜钦补成,字形相对也好辨认。

《自叙帖》局部(前六行)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自叙帖》节选 ​

了解了写作内容后,我们再从艺术角度赏析一下这幅作品。《自叙帖》全篇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无论是从线条到笔法,还是从结构到布局,历来都被各代书法名家赞赏不已!

从字体看,每个字圆中有方,连贯流畅。从字间距看,字与字疏密有致,虚实相间。如”醉来信手”四字中,”来”字竖笔,极力伸长,几乎占了一行的一半,可谓大疏;而其他三个字仅占半行,可谓大密,但合在一起却显得和谐贴切。

                           《自叙帖》局部           醉来信手           
                                 

从布局看,因为每个字的笔画粗细不同,长短大小不一,所以在行与行之间的安排上就更显得灵活多变,条理严明,字和字要上下连属,又要有活气。即笔断意连,字断势连,行断而气连。还是以”醉来信手”四字为例,这个”来”字,竖连很长,就很好地起到了一种承上启下的作用。

《自叙帖》局部,怀素,公元777年

第三部分,怀素将张谓、虞象、朱逵、李舟、许瑝、戴叔伦、窦冀、钱起等八人的赠诗,摘其精要,按内容分为“述形似”、“叙机格”、“语疾迅”、“目愚劣”四个方面,列举诸家的评赞。所谓“形似”,作者用了“奔蛇走虺”、“骤雨旋风”、“壮士拔山伸劲铁”、“又似山开万仞峰”等约七十字,描述了其狂草的形式美。所谓“机格”,是指创作方法,用了逾百字,如“以狂继颠”、“志在新奇无定则”、“醒后却书书不得”,特别是“吴郡张颠曾不面”一句,当是对超迈张旭,前无古人的赞歌。所谓“迅疾”,是言其书写的快捷,引用了四十余字,其中“满座失声看不及”,对“迅疾”作了极形象的形容。所谓“愚劣”之云,乃多谦抑之词。所引“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狂”和“醉”在怀素而言,又何“愚劣”之有。在文章结尾处,怀素担心人们说他借重名公之口揄扬自己,特意写了一句:“固非虚薄之所敢当,徒增愧畏耳”。

《藏真帖》

趁热打铁,我们再来赏析一下怀素另一部记录其人生经历的草书代表作——《藏真帖》。(ps:怀素,字藏真)

《藏真帖》碑刻

《藏真帖》是怀素的行草书作品,共6行,51字。相比于《自叙帖》,《藏真帖》用笔瘦劲而字形圆浑,气势也不像《自叙帖》奔放有力,反而轻逸灵动!

从首字“怀”到十五字“恨”,笔势突然开阔,但仍保持每字大小匀称,到中间“颜尚书”三字却又特别突出,有种雄健浑厚之气!作品最后三行又快意书写,导致要最后补写“八法”(即永字八法,代指笔法)二字,暗含了作者最后“若有所得”的喜悦之情!(闻斯八法,若有所得:听闻你的笔法,我又有所领会了,好开心啊~~~)

综上所述,这就是一篇怀素表达自己在求教途中有所收获,心情愉悦的帖子~

怀素一生醉心书法,其代表作除了《自叙帖》、《藏真帖》,还有《苦笋帖》、《食鱼帖》、《圣母帖》、《论书帖》、《大草千文》、《小草千字文》、《四十二章经》等等,其书法成就更是与张旭(唐代书法家,也有“草圣”的美称)齐名,后世谓之“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在书法史上影响深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艺萃”(vx号:yicuichina)

三、自叙帖书法赏析

3.1韵律变化规则

     
语言学家吴宗济在研究普通话的韵律规则与其它学科的韵律规则之共性时,对怀素《自叙帖》进行分析如下:

   
 《自叙帖》的第一句是“怀素家长沙”:“怀素”和“长沙”都是语法中“直接成分”的二字组,就各作连笔,而“家”字和上、下字断开。又,多字组的短句如:“则有张礼部”,“以至于吴郡张旭”等,字数虽多,为了贯彻语气,也是一笔到底,充分反映了语法的结构,都作“连绵”的写法。

     
怀素的“借笔牵丝”和“大小错综”的两种笔法,可举一些例子如“尤极”、“电流”四字。是两组连绵映带的例子。“尤极”二字,上字“尤”的末笔为右上角的一个“点”,和下字“极”的首笔为左边一横的起点,距离较远,但仍拉出一条相当长的斜线(“借笔”)作为“牵丝”。再看“电流”两字,“电”的末笔为一钩在最右、“流”的首笔为一点在最左,本可拉一“牵丝”。但上字“电”的末笔一钩是向上挑的,其势不便向下,于是索性顺势将笔锋左转一圈,去和下字“流”的首笔接轨。所以草书的精神就在于“以势为主”,而这样的连绵或映带,又基本上是服从语法结构的。

     
 对于“大小错综”,“无行无列”的例子,如“固非虚薄之所敢当”,本来每行都有五六个字,这句“固非虚薄之所感当”八个字忽然放大,占了三行。不但大小错综,而且出行出列。“戴公”两字更是占满了一行,不但更加出格,而且大小悬殊,淋漓尽致。

3.2笔法线条结构

邱振中在《关于笔法演变的若干问题》(1981年)一文,“笔法与章法相对地位的变化”一节中,对《自叙帖》笔法与线条结构作分析如下:“《自叙帖》中虽然偶尔可以见到被简化的绞转,绝大部分线条却是出自一种简单的笔法——中锋不加提按的运行,这就是通常认为《自叙帖》出自于篆书笔法的由来。怀素牺牲了笔法运动形式的丰富性,换取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线条结构不可端倪的变化。《自叙帖》中字体结构完全打破了传统的准则,有的字对草书习用的写法又进行了简化,因此几乎不可辨识,但作者毫不介意,他关心的似乎不是单字,而仅仅是这组疾速、动荡的线条的自由。这种自由使线条摆脱了习惯的一切束缚,使它成为表达作品意境的得心应手的工具。线条结构无穷无尽的变化,成为表现作者审美理想的主要手段。它开创了书法艺术中崭新的局面。速度是作者的另一种主要手段,但是《自叙帖》中速度变化的层次较少,因此线条结构变化比质感的变化更为引人注目。笔法的相对地位下降,章法的相对地位却由此而上升。”

3.3结体变化规律

     
 怀素《自叙帖》是他狂草的代表作,全篇七百零二字,一百二十六行。洋洋洒洒,一气呵成,真如龙蛇竟走,激电奔雷,它是一种圆转流畅的书法艺术。

《自叙帖》的结体可以从下面数点来赏析:

(一)以圆破方,方圆结合

     
怀素的狂草,不仅大量使用圆笔圆线,而且运用了圆笔圆线组成的圆形字。汉字是以方块体为基础的,如大、小篆书多长方形,隶书多扁方,楷书多正方,行草书则长扁。但随着今草和大草的出现,由于笔画的高度省俭和运笔速度的加快,已打破了方块的外形,趋于圆转,特别通过怀素浪漫主义的夸张,巧妙地创造,其书法的外形已达到以圆破方,化方为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自叙帖》中,一些无外框的字,如“评”、“满”、“疑”等字,已经塑造出圆的字形来,这不能不说是怀素的一个创造。但不论独体字还是合体字,亦不论点画的长短、疏密、参差如何变化,总是万变不离方形,故圆中有方,方中有圆,方圆互用。因为方和圆也是相比较而存在的,无方即无所谓圆,故在圆中有方,方中有圆,则更显出动和静也是相对而存在的。

(二)从破体书发展成为解体书

     
王献之的破体书就是敢于打破其父王羲之的受章草旧法的束缚,从打破一般的平正方整和布白的方法。而怀素的狂草也就是敢于打破王献之以前的布白、平正的方法,怀素在字形布局,在字与字,行与行之间,上下参差,左右错落,大小相间,大大地扩大了“回环缭绕相拘连”的运动幅度,已经打破了“破体书”的束缚,从“破体书”而进入“解体书”。所谓“解体”,就是基本上打破前人结体的体势和一切成法,熔篆、隶、真、行、草为一炉。创造了为自己独有的新的草书体,即所谓狂草。

(三)不拘成法,以险取胜

   
 怀素要打破一般的平正、方整以及纵有行、竖有列等等布白方法,在字与字、行与行之间,上下参差,左右错落,大小相间以险取胜,则更为突出。

怀素采取了各种艺术手法使之富于变化:

(1)大破大立。怀素大胆地逾越规矩,但又有一定的出规入矩。破和立也是相对而说的。孙过庭《书谱》谓:“至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第一个平正是合乎规矩的立,险绝就是破,至于第二个复归平正乃是破后的新立,也是法书险绝以后的新平衡。不破不立,立就是稳,破就是险,只有大破大立才能出现无限风光。

(2)大疏大密。在布白中对疏密变化的安排,正是怀素着力探究的重要课题。如“醉来信手”四字中,“来”字竖笔,极力伸长,几乎占了一行的一半,可谓大疏;而其他三个字仅占半行,可谓大密,即每行字之间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

(3)篇章布局,既有变化又有统一。《自叙帖》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安排,既有变化,又有统一,有全局观点。字的笔画粗细不同,字形长短大小不一,长短参差,大小相间,把它安排在一定的地方,就要字字得所,行行有条。字能上下连属,但不是笔连而是意贯“行气”。要贯“气”就要防止字字粘在一起,要行行有活气。所谓活气,就是它既能“承上启下”,又能“自出机杼”,既能连属又能飞动。它的行笔要笔断意连,字断势连,行断而气连,显得更有精神。如“醉来信手”一行中的“来”字,其中的很长的竖连,那一直可以说是承上启下的,再加中间的几撇,这一字便成这行中“画龙点睛”的一个字。

(四)夸张变形,万态争呈

     
怀素在草书的结体上,大大改变了字的方圆、大小、正斜等方面的变化,大胆地夸张和变形,尽变化之能事。比如字的大小变化,有时甚至上下相连的两个字,竟相差三至五倍,甚至十倍左右。再如长短之变,有的字形伸长竟达其宽的二至三倍。这种变化是于变化中有“统一”与“和谐”,达到“违而不犯、和而不同”,变化多端却又调和统一。

     
总之,怀素《自叙帖》的字体结构和布局上采用大小相间、疏密互映、斜正参差的手法,常常使每行中的字倾跌出中轴以外,造成跌宕的险势,从破体发展成解体,打破了旧的平衡,从而造成了充满新意的草书形象。怀素利用了点、线型的各种变化,以及用笔的方圆、干湿对比和空白巧妙切割,使书法具有音乐般的节奏感,从而使观者与书家的心声共鸣,同悲、同喜,共同沐浴在书法的韵律之中。怀素的“狂草”正是古典浪漫主义的书法艺术,为千百年来人们所赞赏。

3.4关于线条瘦硬

     
怀素草书线条的“瘦硬”,徐利明在对《自叙帖》和《苦笋帖》分析后推论:“瘦硬”与怀素所用工具有限。从线条上看,怀素用的毛笔有如下三个特点:一曰硬;二曰小;三曰锋长。因此,“怀素的线条更显得粗细较为均匀”,且“柔多于刚,线条婉畅,富于弹性,结体姿态也婀娜清丽,行距疏阔”。

3.5篆籀圆势之气

       
 草书萌芽于草率的隶书。《书品》曰:“草势起于汉时,解散隶法,用以赴急。”东汉时期的《永元五年兵器册》即是隶书的快写——章草体。隶书经过省略笔画和勾连萦带,写起来已快捷得多,经过艺术加工,逐步发展成一种收笔常带雁尾似的往上翘的书体,名曰“章草”。自魏晋楷书出现后,草书又在章草基础上结合新兴楷法发展而成“今草”。今草之中,字字独立的,被称为小草或独草,如智永的《草书千字文》就是如此。待到唐代中叶,张旭作草,笔画简省,字字勾连回绕,甚至一笔一行,率意颠逸。怀素继之笔势更为迅疾奔放,上下字一气贯穿,连绵不断,这种书法为“大草”或“狂草”。怀素的《自叙帖》就是狂草书法的代表作之一。《自叙帖》的艺术特点,在“自叙”的原文中,已借助时贤名公之口,铺陈得淋漓尽致。作品中的古典浪漫主义的艺术力量,令人陶醉。

3.5从其用笔、结构、

章法

体势上分析,先看怀素的用笔。张旭用笔取于隶,故多方折;怀素改以师承

篆籀

,因多圆势,尤擅长曲转缠绕笔法,纵横捭阖,变换多方,松紧俱宜,回环矫健。如118行的“激切”,120行的“固非虚”,圆转挺屈如钢线盘屈,虽瘦而实腴,开创了草书笔法的新面貌。晚清书论家

刘熙载

曾说:“善书者虽速而法备”。怀素用笔的翻转跳动,随势参差,确实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次谈结构。怀素草书结构,与二王、智永相比较,承传之处甚多,文中相同的字不少,结字均大同小异,由于行笔过速,少数字并没有完全遵循约定俗成的原则简省,“草乖点画”之处未能避免,若没有释文,有些字确不易辨识,如三十一行的“谓”,四十七行的“居”,四十八行的“昂”和“教”,五十行的“婴”,五十一行的“恳”,七十九行的“畏”,九十一行的“醒”等字,便是例子。

再看章法,整幅作品,章法体势之新颖,可谓前无古人。在作品前面三分之二的篇幅里,作者神闲气定,笔走龙蛇,有行无列,潇洒自如,尽显狂草书法简省、通透、快捷、灵动的气质。写到第十二张白麻纸,第一百零五行的“戴公”二字,“戴”字突然大出其格,横占了前文三行半的宽,竖占了四至五个字长,“公”字又写得比一般字还小还扁,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可能是怀素酒力发作,进入情绪激昂的高峰,及至最后十行已经是无行无列,乱石铺街,天女散花,随心所欲,信手挥洒了。“狂来轻世界”的醉僧形象跃然纸上,把读者带入了如醉如狂的艺术境界。

四、《自叙帖》的评价

神采动荡

     
何传馨撰写《唐怀素自叙帖》一文,对《自叙帖》评价:“用细笔劲毫写大字,笔画圆转遒逸,如曲折盘绕的钢索,收笔出锋,锐利如钩斫,所谓‘铁画银钩’也。全卷强调连绵草势,运笔上下翻转,忽左忽右,起伏摆荡,其中有疾有速,有轻有重,像是节奏分明的音乐旋律,极富动感。此外也有点画分散者,则强调笔断意连,生生不息的笔势,笔锋回护钩挑,一字、一行,以至数行之间,点画互相呼应。通幅于规矩法度中,奇踪变化,神采动荡,实为草书艺术的极致表现。”

舒缓飘逸

   
  沈乐平在《新编草书入门五十讲》评价:“《自叙帖》前半段叙述怀素本人的学书经历以及受到的评价,舒缓飘逸,从容不迫;写到后半段他人的赞词时则狂态毕具,进入高潮——且看圆势飞动的笔迹,真如疾风骤雨,有若千钧之力,而无丝毫涩滞;线条之凝练精准,体势之宽博开张,决非常人可以企及。”

五、如何临习自学贴

     
 临写怀素的大草作品,如《自叙帖》。应掌握几大特点:一、纯用中锋,笔毫凝聚,在无数连绵的线条运动过程中,使线条始终保持一种凝练坚韧、富有弹性的质感,线型“圆”、“厚”且“通”。二、用心体悟其线条在回旋的过程中所凸现出来的节奏和韵律。三、从微观的角度出发,关注其笔势的翻转、连带、呼应中细节部位的形态、速度、轻重、角度等各方面因素的变化,分析领会古人用笔的丰富性,使学习者的观察能力和应用能力得到加强。四、字形结构与章法空间处理上应宽松、疏散,映射出一种博大的气象。

六、收藏鉴赏

   
《自叙帖》曾经南唐内府、宋苏舜钦、邵叶、吕辩,明徐谦斋、吴宽、文徵明、项元汴,清徐玉峰、安岐、清内府等收藏。墨迹收藏于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据曾行公题,旧有米元章、薛道祖及刘巨济诸名家题识,已佚。宋米芾《宝章待访录》、黄伯思《东观余论》、清安岐《墨缘汇观》等著录。上海延光室、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出版社有影印本。

     
《自叙帖》首六行早损,为宋苏舜钦补书。帖前有明李东阳篆书引首“藏真自序”四字,后有公元940年(南唐升元四年)邵周等重装题记。宋苏辙、蒋璨,明吴宽、李东阳,清高士奇等提拔。钤有“建业文房之印”、“佩六相印之裔”、“四代相印”、“许国后裔”、“武乡之印”、“赵氏藏书”、“秋壑图书”、“项元汴印”、“安岐之印”、“乾隆”、“宣统鉴赏”等鉴藏印。

   
 《自叙帖》是怀素流传下来篇幅最长的作品,也是他晚年草书的代表作。明文徵明题:“藏真书如散僧入圣,狂怪处无一点不合轨范。”明代安岐谓:“墨气纸色精彩动人,其中纵横变化发于毫端,奥妙绝伦有不可形容之势。”

七、怀素《自叙帖》图 部分 赏析

点击赏析更多馆藏历代名家名作  点击赏析更多馆藏历代名家名作 点击赏析更多馆藏历代名家名作

欲了解更多馆藏历代名家名作或者对书法国画艺术有兴趣的朋友可加微信:18868945654(春晖宣纸艺术品)或者扫描一下二维码: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