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发布收藏品诈骗预警 当心被“忽悠”

打着投资收藏品的幌子,以低价销售、高价回收为诱饵,忽悠市民投资收藏品。60多岁的义安区西联乡村民谢某就因此着了骗子的道,先后花4万多元购买“收藏品”,结果却发现这是个骗局。

  即通客户端报道(秦皇岛台记者
张久辉)近年来,民间文化收藏品市场的逐步兴起,电视台的各类鉴宝收藏节目热播,很多群众也希望能有机会参与到收藏获利的行业中。不法分子利用热衷收藏群众的心理,虚构信息,以有巨额回报为诱饵,推销假冒仿制的收藏品,以此诈骗大量钱财。

打着旗号推荐“收藏品”

  简要案情:

事情的发生,还要从去年4月说起。有一天,家住义安区西联乡的谢某,接到了一个自称陈某的电话。电话中,陈某说自己是全国收藏协会的工作人员,该协会正在开展相关活动,少数收藏品正在低价销售。在询问谢某有没有收藏兴趣后,对方称如果现在买下了,以后该协会的人会以高价回收。想到有可能因此能得到高额收益,60多岁的谢某有些心动,给对方提供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一)2017年3月,秦皇岛市居民王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2万元起拍。马某经不住诱惑,以3980元购买了一套青玉版《航天宝玺(龙凤双玺)》,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无法联系,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低价工艺品。

几天后,谢某再次接到了陈某打来的电话。电话中,一番介绍后,陈某便推荐和田玉器,说是玉器有很高的人文历史价值,有很大的增值空间和收藏价值,活动期间该协会给出的每套藏品售价是3980元。

  (二)2017年4月,秦皇岛市居民李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5万元起拍。骆某以3560元购买了一套十二生肖彩绘金币和一套四大名著彩绘纪念币,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没有兑现拍卖,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价格较低的仿制工艺品。

见谢某有些犹豫,陈某便说售出的藏品以后会高价回收,且收藏品附有鉴定报告、收藏证书,如果担心受骗还可以选择货到付款。谢某虽然生活在乡村,可是一直喜欢字画,听对方是全国收藏协会的,于是就订购了一套。

  案件分析:

一年投资了4万多元

  犯罪分子从非法渠道获得对收藏有兴趣或有过购买收藏品经历的人员信息,逐个打电话推销假冒藏品,受害人一般遍及各地。

没多久,谢老便收到了对方寄来的藏品。见到东西包装精美,且附有国家权威质量检测机构的鉴定证书后,先前很是迟疑的谢某就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立即给对方支付了3980元。

  随后,犯罪分子冒充“收藏家协会”、“文化促进会”、“故宫博物馆”等各种部门工作人员、负责人、顾问,先骗取受害人的信任,推销所谓“收藏品”,并承诺此“收藏品”为权威部门发行,著名艺术家作品或者发行数量低,升值潜力巨大,或于近期将举办拍卖会,被害人购买的收藏品可以立即可以卖上高价,并以及承诺兑现国家补贴,能获得高额利益回报为诱饵。如果受害人对藏品有兴趣,先向受害人邮寄藏品的介绍画册,并再次打电话询问购买意向,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引诱受害人购买。当受害人购买后,受害人便再也无法联系上出售所谓藏品的商家。

有了第一次交易后,陈某便称自己愿意成为谢某的私人顾问,专门为其搜寻和推荐升值空间高的收藏品。就这样,在随后的一年里,谢某陆续从陈某那里购买了各种收藏品,有名人书画真迹、航天纪念币等。其中,有一套号称“航天龙玺”的收藏品,就花费了谢某13800元。由于这些藏品都有所谓的鉴定报告和收藏证书,所以谢某并没有一点点的怀疑。仅仅一年时间,谢某为购买收藏品共花费了4万多元。

  警方提示:

投资收藏也是为了收益。据了解,在购买收藏品期间,谢某也曾提出希望对方按承诺回收部分藏品,但陈某却表示,谢某手上的收藏品价格已经翻了三四倍,由于价格太高了,已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支付能力,以后肯定会有人来抢着回收的。听到自己的藏品已经升值了很多后,谢某很是高兴,便没有与对方深究了。

  这些所谓的收藏品外观非常精美,收藏证书齐全,足以以假乱真,迷惑受害人,但成本往往只有几十元,却被犯罪分子“忽悠”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利润一下子增加上百倍。

家人查询发现了蹊跷

  此类案中,犯罪嫌疑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后,利用受害人心理特点,通过电话这种非接触方式,层层设套,为受害人识别其犯罪行为带来一定难度。公安机关在保持严打高压态势的同时,也提醒公民不断增强防范意识与分辨能力,运用法律手段保障和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花去这么多钱购买收藏品,谢某的儿子在得知父亲的行为后,便起了疑心。在进行一番查看后,谢某的儿子便根据证书上的编号打电话进行咨询,居然发现证书上的鉴定机构都不存在。觉得不对劲后,谢某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了西联派出所报案。

接到报案后,警方便展开了调查。不久前,从河南洛阳警方传来好消息,经过缜密侦查,一个以销售、回收收藏品等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被成功打掉。据犯罪团伙成员交代,2015年以来,该团伙冒充全国收藏协会等工作人员,以商品为权威部门发行、发行数量低、有升值空间等诱饵骗取受害人信任,然后以高价向受害人推销商品,期间共向我市谢某等人实施诈骗多起。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