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PAY艺术节即将登陆上海世贸商城

图片 1

随着上海艺术节结束,“SURGE Art 艺起”年内的三场艺术节均已落下帷幕。“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主打大众消费市场,参展作品最低只需300元,最高也不超过3万元,在中国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年。国内还有“I
CAN PAY”、“青年100”等主打平价牌的艺术节。跟去年相比,今年“SURGE Art
艺起”北京艺术节销售总额增长74%,参观人数增长46%。在业界看来,平价艺术节对挖掘青年艺术家和壮大艺术品大众消费市场有很大帮助。
平价艺术品市场起步
“我们艺术节的作品价格最低的是300元,最高的不超过3万元。”“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艺术总监雷倩向记者介绍道。“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是中国首个平价艺术节,从2006年开始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届,原来“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只在北京举办,现在已经扩展到北京、上海、成都三个城市。根据主办方提供的数据,今年“SURGE
Art
艺起”北京、上海的艺术节创造了历年参观人数最多和销售业绩最高的纪录,其中“SURGE
Art 艺起”北京艺术节的参观人数超过1万人,同比去年增长46
%,销售总额同比增长74%。超过一半以上的参展艺术家在艺术节中售出了作品,全部展出作品的平均售价为6771元。
平价艺术节在国内兴起的时间并不长,除了“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以外,中国还有“青年100”艺术节、“I CAN
PAY”艺术节等定位大众市场的艺术节。“I CAN
PAY”艺术节自2009年开始举办,艺术节策展人胡志亮表示,通过三年举办艺术节的经验,他感觉不仅仅是参与人数有所增长,消费者的心态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来参加我们展览的人群进来就是拍两张照片,并不关心这张画背后的故事以及艺术家创作时的想法,但是这两年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向我们询问画作的创作概念、背后的故事和想法”。胡志亮表示。
在雷倩看来,对消费者来说,艺术节让普通消费者也能接触到艺术,使收藏平民化;另一方面对青年艺术家这样的生产者也能起到扶持的作用,为他们提供一个展示和销售的平台。
29岁的艺术家车快在参加完“SURGE Art
艺起”北京艺术节后表示,“我参展了四幅摄影作品,其中售出了两幅,艺术节为我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
目前,大部分平价艺术节都是免费参观,收入来源则有作品销售和赞助两部分。
平价艺术节的中国式发展 平价艺术节最早始于巴黎。
早在1999年,伦敦就曾发起“买得起艺术节博览会”,所有艺术品定价均在3000英镑以下,意在让普通大众也能买得起艺术品,参加的作品类别包含油画、摄影、雕塑、版画等各种当代艺术种类。如今,该廉价艺术品博览会已经扩大到120家参展画廊参展。除此之外,纽约、悉尼、墨尔本、阿姆斯特丹等城市也在之后几年相继举办了各类艺博会或者艺术节。
平价艺术节于2006年进入中国,为了适应中国艺术品市场,平价艺术节的运营模式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雷倩告诉记者,伦敦的“买得起艺术节博览会”采用的模式是出租展位,画廊通过购买展位参展,一个画廊一个展位,而“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则是以艺术家为单位,“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每年都会征集作品,艺术家递交参展申请,由业内人士对申请做一个筛选,入选的艺术家可以免费参与展览。“SURGE
Art 艺起”艺术节会帮助艺术家销售作品。
展品类别上,国内艺术节跟国外也有很大区别。胡志亮介绍,英国和美国的艺术节展销的大多是艺术家的原作,最初“I
CAN PAY”艺术节也采用这种模式,但操作完首届艺术节后发现效果不尽如人意。
“我国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在3万元左右,这等于一个白领月工资的3倍,而我参加美国迈阿密艺术节的时候发现,一个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是2000美元左右,而美国人的平均月收入大概是1万美元,艺术作品也就是平均工资的1-1,所以国外的艺术节即便是销售艺术家原作,普通的消费者也能买得起,而在中国用普通大众的收入去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不能把外国模式照搬来。”胡志亮说道。
从第二年开始,“I CAN
PAY”艺术节调整战略,除了推艺术家原作以外还增加了艺术衍生品—复制版画的销售,艺术家把自己的作品授权给艺术节,艺术节来制作和销售版画,版画的价格控制在500元左右,其中售价最低的只需要399元。据胡志亮透露,目前像版画这样的衍生品在艺术节中占的比例在逐年提高。完善艺术消费生态
一二级市场失衡一直以来都在困扰着中国艺术品市场。在胡志亮看来,艺术品市场分为三个层次:拍卖市场的艺术品价格很高,服务的是比较懂行的小众人群;画廊市场则是主推年轻艺术家,跟随年轻艺术家一起成长,画廊会保证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品质,面对的是年收入10万-20万元的人群,有一定的门槛;而平价艺术节推荐的则是能很好地满足大众消费需求的,即便是月收入不足1万元的消费者也买得起。
对此,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表示赞成,“国外的艺术品市场经过200年的实践已经形成了完备的交易体系,但是中国的艺术品一级市场发展非常迟缓,拍卖一股独大,交易体系非常扭曲,这样的体系实际上也是在引导人们把目光更多地放在拍卖市场,关注高价的拍卖品,而忽视了大众艺术品消费的大量主体人群,我们应该建立高中低端完整的艺术品消费生态,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和个性化需求”。
胡志亮还向记者列举了一系列数据:国外的艺术品市场中,艺术节博览会带来的收入能占到整个市场的40%左右,画廊带来的收入大约占40%,拍卖约占20%;而中国的市场恰恰相反,中国艺术品市场70%左右的份额都是由拍卖贡献,20%-30%是画廊贡献,艺术节占到的比例可能还不到1%,而平价艺术节的出现能够壮大中国艺术品的大众消费市场。
艺术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总监董梦阳认为,艺术市场里,大家都在关注高端市场,几千元的、几百元的却很少有人做,但事实上社会是多元的,无论是日用品还是艺术品,都需要有不同的类型来满足社会各个层面的不同市场需求。
“虽然现在平价艺术节占到的比例很小,需要慢慢地开发和培养这一块市场,但相信未来平价艺术节会是中国艺术品最大的市场。”胡志亮如是说。

图片 1

I CAN PAY艺术节海报

相关链接:

艺术媒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给中产阶级准备的大众化艺术节

2011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由上海创意产业博览会主办的首届 I CAN
PAY艺术节在上海世贸商城展馆三层举行。作为上海创意产业博览会2011重点扶持推出的主题单元,I
can
pay艺术节将汇集来自300多位优秀艺术家的近1000件作品,为广大观众尤其是中产阶级带来丰富的买得起艺术品。

对于广大中产阶级,无论是想将作品放置在家里,以提升空间的艺术品位,还是为了理财、投资而购买,I
CAN
PAY艺术节展出作品都可同时满足这两项需求。业内人士表示:对中产阶层公众而言,艺术品投资的理念深受认可,然而在满足他们的艺术品投资需求时,却面临一些问题。其中之一是如何入手。中国艺术品市场目前过度依赖拍卖,众所周知,没有一定身价和专业协助很难参与竞拍,去画廊购买也需要预先对艺术品市场有所了解,无形中为涉足艺术品投资设置了一道门槛。加之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昂贵特征,以及不规范,令一般的投资者望而却步,亟待专家把关。在这种情况下,像
I CAN PAY这样的艺术节必定会应运而生。

中国不缺乏优秀的艺术家,但仍然缺乏广泛的社会接受度

该艺术节由北京德美艺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倡导发起,旨在举办一场面向城市中、高端中产阶级、白领人群的艺术触手可及的展览,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走近并拥有真正具潜质的艺术品。中国不缺乏优秀的艺术家,但仍然缺乏广泛的社会接受度。通过I
CAN
PAY的概念,使艺术品走向大众,让城市白领对艺术发生兴趣,并试着消费艺术,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此次活动还获得了广大艺术家群体的认同和积极参与。国际上,以年轻、平价为主旨的艺术节在传统艺博会体系中担任着重要角色,不仅让对艺术品投资有兴趣的一般人承担得起,而且发挥着向艺术品市场输送年轻艺术家的平台作用,如巴塞尔Liste青年艺博会、伦敦买得起艺术节(Art
Affordable Fair
London)等,吸引策展人及资深藏家前来发掘明日之星。从艺术品投资角度来讲,随着成熟市场板块价格走高、供给锐减,富于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必将成为市场的关注点。今天的Pre-IPO艺术家很可能为买家带来巨大的升值空间。I
CAN PAY还承诺:客户每花的一分钱都是在为自己想要的中国艺术投票。

作品最高售价限定在5万元以内

此次艺术节有三大亮点:一是低价与潜力作品是本次活动的核心,作品最高售价限定在5万元以内,以确保喜欢艺术的人,有能力将喜爱的艺术家的作品带回家。部分参展艺术家作品市场价已经不菲,但艺术节为了服务于最广大的爱好者和买家,出售价普遍低于市场价。还有一部分作品出自知名艺术院校的年轻艺术家之手,思路活跃手法新颖,作品具有发展潜力,非常值得关注。对于专业收藏家群体,这是一个挑选潜力艺术家作品的上佳机会。二是所有参展作品均由主办方评选委员会严格筛选,此次艺术节约有400多位艺术家报名参与,报名作品超过2000件,评委会严格甄选出其中650多件优秀精品参展,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展览的水准与作品的价值。三是所出售的作品配备成交证书和艺术家保真签字,这也意味着买家将有机会对若干年后再次进入拍卖交易的作品进行评估,了解到所购作品的升值状况。

预计今年的上海创意产业博览将会吸引近20万参观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