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而藏书 藏书而爱藏书票

图片 2

收藏名家马未都海外购入大批藏书票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保加利亚.朱利安·约尔丹诺夫铜版藏书票作品 图/姑苏晚报

在书画、古董收藏都很火热的当下,活跃着一只以工薪阶层为主力的收藏队伍,收藏什么?藏书票!随着大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的加入,藏书票也日益受到更多的关注。2014年马未都先生化大手笔一举成功收藏了荷兰藏书票收藏大家的全部藏品,这批藏书票囊括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画家丢勒到当今欧洲版画家的许多作品,跨越几个世纪,当这些珍藏分批在北京、上海展出时,必将带动起藏书票在中国的一次浪潮。那么藏书票究竟是一种什么物品,是不是和邮票一样,为什么马先生一下子要收藏这么多?
藏书票实际上就是版画,只不过它的尺寸小,一般是边长5-10厘米见方的版画作品,从简单的黑白木刻藏书票,到套色油印、水印,继而扩展到国外的铜版画与木口木刻。边长最大不超过15厘米,小的也就3-4厘米,因此人们给了它许多赞誉:“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等。
藏书票起源于15世纪中叶的欧洲,是一种小小的标志,以艺术的方式,标明藏书是属于谁的,也是书籍的美化装饰,它的作用有点类似于我们古代的藏书印。上面除主图案外,还有藏书者的姓名或别号、斋名等,标准的藏书票要求在票面上刻有”EX-LI-BRIS”。这一行拉丁文字,表示“属于私人藏书”,一般要贴在书的首页或扉页上。藏书票起初多由版画家自刻或以表示贵族身份的纹章作为图案(因为当时只有贵族或修道院才收藏得起书籍,纹章藏书票往往象征权势和地位),后来发展成为根据书票主人的性格爱好等要求而设计的小张图画,一般以家徽、神话传说、英雄美人等为题材,进入20世纪后题材越来越广泛,有风景以及与个人生活、工作、爱好有关的各类图案,有时还有一两句箴言、警句或藏书年份。目前能见到的最早的藏书票为德国人Johannes
Knabensberg
所有,制作时间在1470年。画面上的刺猬,脚踩几棵被折断的花草,口衔一朵被折下的花,上面飘动的缎带上,幽默地写着:“慎防刺猬随时一吻”的字样,署名勒戈尔。西方的藏书票上通常还有拉丁文”EX-LIBRIS”。
藏书票出现得早,而收藏却是在四百年后才开展起来的,源于英国,直到19世纪下半叶才渐成气候。1891年英国人成立了“藏书票协会”,并创办了《藏书票协会杂志》,建立了藏书票交换俱乐部。目前,藏书票已成为一项国际性的文化收藏活动,由国际藏书票联盟举办的国际藏书票大会每两年一届,而且像奥运会一样每次定在不同的申办国举行,我国在2008年,也就是北京奥运会召开那年,在北京中华世纪坛成功举办了第32届国际藏书票大会,会上各国的收藏家与艺术家进行了学术交流以及藏书票的交换、定制等活动。由此,中国的藏书票创作与收藏队伍不断壮大,许多艺术院校版画系的师生成了这支创作队伍的生力军。由于藏书票小而精致,价格合理,成了许多没有大资金支撑的工薪阶层收藏者的首选藏品。
作为一种艺术品,藏书票在欧美各国非常流行。在亚洲,最早制作藏书票的国家是日本,他们的藏书票与传统的浮世绘结合,形成了独特的风格,现在有许多是铜版画。我国的藏书票是二十世纪初从日本传入的。鲁迅先生倡导的版画创作运动推动了中国藏书票的发展。版画家李桦组织的现代版画会在进行版画创作的同时也创作藏书票。80年代初,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成立,参加了国际藏书票双年展。1987年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藏书票展,由此我国的藏书票开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藏书票收藏的队伍也不断壮大。两年一届的全国藏书票展以及上海与广州各地国际藏书票邀请展更是推动了藏书票创作与收藏的发展。
现在的藏书票和邮票类似,其收藏的功能已经盖过了藏书的标志功能,就演变为收集和收藏的对象,但是她比邮票更有收藏价值,第一她不是印刷品,是纯手工制作的,数量小,印数在50张左右;第二,它图文并茂,色彩斑斓,内容丰富;第三,小小票面不仅主题分明,制作方法也比较多样,有凹版凸版水印油印,变化无穷,趣味无限。由爱书而藏书,由藏书而有藏书票,由藏书票而衍生出一个专门的艺术门类,并且现在已经培育出一支不断扩大的藏书票收藏爱好者队伍,相信不远的将来,藏书票会成为收藏的大热门。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近日,记者就市场传闻向大收藏家马未都确认获悉,一年多来,他在国外搜集了一批数量可观的藏书票,准备在国内各地建立专馆。市场人士认为,这一消息将有望促使藏书票这一颗珍珠焕发新的光彩。

文、图、表 记者郭晓昊、林琳

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这些都是人们对藏书票的美誉。然而,在收藏圈内,藏书票却一直是冷门的品类,少有人了解和喜爱,价格也仅为数百元,远低于其他画种。

收藏市场:藏书票是小尺寸的版画

藏书票是贴在书籍扉页的一张小纸片,标明藏书属于谁,也是美化藏书的装饰,很多人在翻书的时候就一眼可以欣赏。藏书票一般是边长5~10厘米见方的版画作品,上面除主图案外,必须有藏书者的姓名或别号、斋名等,国际上通行做法是在票上写上EXLIBRIS(拉丁文字),表示属于私人藏书。只有具备这两个元素才是藏书票。

藏书票和邮票类似,从出现之日起,就演变为收集和收藏的对象,甚至有时其收藏的功能还盖过了藏书的标志功能。收藏藏书票多年的杨先生说。在朱子画廊负责人朱述贤看来,藏书票和邮票有异曲同工之妙小空间浓缩了大文化。他强调要用欣赏版画的眼光去看藏书票:藏书票是一种特殊的版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有的艺术家忽略尺寸问题,有时候把藏书票做得太大了,就不是藏书票而是版画了。藏书票的文人气和书卷气,其他画种都比不了。杨先生告诉记者,与其花一两万元买一件书法,我倒不如买10枚藏书票。

尹秋生创作版画已有31年,从一开始抱着玩票的心态制作藏书票,到后来成为一个专门的藏书票艺术家,他既为藏书票着迷,也为其打抱不平:藏书票还不是很普及,只是行内人在玩,但无论对艺术家还是收藏者来说,藏书票都是门槛很低的艺术品种。

我身边大多数人还是不了解藏书票。他认为这有几方面原因,一是藏书票就是小版画,版画本身是一个冷门品类,整体价格不高:很多人不懂什么是版画,他们以为版画都是印出来的,对印刷品有天然的反感,认为价格低是毋庸置疑的。其次,他认为好的藏书票不多,展览也不多,跟国画、油画没得比。与此同时,对于藏书票的普及教育也很粗浅。

行情展望:藏书票价格有望水涨船高

马未都在西班牙花1亿元人民币购买了一批藏书票,估计有50多万枚,其中不乏丢勒、毕加索的作品,打算建立藏书票艺术馆。近日,有市场人士透露收藏家马未都最近的新动作,每一枚平均价格才200多元,但是丢勒、毕加索的一枚分分钟价格就可能超过十万元人民币。

记者电话联系马未都向其确认该传闻,他回应称确有此事:这件事情我已准备了一年多。这批藏书票确实是在国外买的,但不是西班牙;我投入的资金也没有一亿元人民币那么多,但是花的钱也不少。虽然因为还未准备就绪,所以马未都未透露具体细节,但对于藏书票他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现在我买到的是全世界已知最好的一批藏书票,数量之巨大超出想象,希望未来在全国各地建立专馆。

朱述贤一直致力于版画和藏书票的推广,他认为马未都投入大量资金和心力完成这个计划,对于藏书票这个领域将有很大的促进,一是在收藏圈对其关注和认识的提高上,二是藏书票的价格有望水涨船高。

尽管如此,很多收藏者还是把藏书票当作未来有巨大潜力的品种,越来越多创作者进入藏书票领域,肯定也会带来更多的收藏者。尹秋生说,特别是近年部分收藏者对外国的藏书票也产生了兴趣,俄罗斯、保加利亚等都有不少的藏书票作者。杨先生就曾在网络上购买了一些东欧的铜板藏书票,制作精细,价格仅为300多元/枚,相对于大多数艺术品,藏书票价格很低,未来也有更大的空间。

收藏链接

手绘藏书票具较高价值

国际上流行的藏书票主要有三种,一类是画家一幅一幅绘制而成的,即手绘藏书票,这类书票并不多见。

第二类是由版画家制作的,可称为版画藏书票,此类最多。版种则可分为凸、凹、平、漏四种。凸版的版材有麻胶、石膏、塑料等,但以木版最大量、最普遍。凹版最理想的版材是铜版,但也有锌版、铅版等。平版的版材是石版。漏版,又称孔版、丝网版。这两类藏书票的收藏价值最高。

第三类藏书票是可以大量印制的复制品,有一种叫法是通用藏书票或复制藏书票。这类书票因为不是专用,所以不标明票主,但在票面上应留有一定的空白,作为书主签名的地方。有的还像邮票一样,打上齿孔,背面有胶,只要买来随手撕下一张,贴在书的扉页中,可以签名或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