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谈当代瓷器的材质好坏是否重要

上个月,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拍出了2.786亿港元的天价,刷新了宋代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作为收藏的一大品类,瓷器无论藏家队伍、市场份额,还是市场关注度,都仅次于书画。从2010年秋拍开始,瓷器市场行情就异常火热,特别是最炙手可热的明清瓷器,最近两年不断有过亿元的纪录产生。天价古瓷频频出现,是市场炒作所致还是真的物有所值?追古应该追什么?如何在古瓷收藏中练就一双慧眼?这些都是藏家和看官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赵利平:随着近年来瓷器收藏市场的不断升温,当代陶瓷也越来越受青睐。2010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松茂的《三顾茅庐》以1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把中国现当代艺术陶瓷拉进千万元时代。2011年的拍卖市场,青花大王王步的作品《青花灵禽春夏秋冬四屏》以2350万元成交,刷新了景德镇近当代陶瓷的成交纪录,也为当代陶瓷的价格打开了想象空间。

但是,由于古瓷价格高企,赝品泛滥,古瓷爱好者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一些藏家的目光开始转向当代瓷器。2010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松茂的三顾茅庐以1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把中国当代艺术陶瓷拉进了千万元时代。不仅如此,随着近年来瓷器收藏市场的兴起,一些深藏闺中的国宝级古瓷的高仿品、精仿品,也开始有了自己的藏家队伍。虽然目前业界对此褒贬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瓷器的收藏空间正在进一步开启。

吴锦华:厚古薄今的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近两年当代瓷器虽然也有高价成交的,但数量相对较少,而且价格不但跟古瓷没得比,跟当代中国画的价格也没得比。不少当代画家的作品能上千万元,而当代瓷器名家的作品,却很少有过百万元的。这是因为人们在观念上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工艺美术品的艺术价值。我认为现代陶瓷艺术品价位应该还有上升空间。

特邀嘉宾

赵利平:最近两年当代瓷器的价格上涨得太快,有些名家作品一年价格能翻十几倍,我觉得更多的是炒家而非藏家推高了价格。就收藏而言,与其他工艺美术品相比,比如端砚,是比较讲究名师配好料的,但是现在我们欣赏一个当代瓷器的时候,由于瓷器的生产已经工业化,可能更多的是从画工、作者这两方面来评估其价值,材质的好坏似乎被忽略了,这与古瓷往往很注重釉色又有不同。

张海文(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博士,中国陶瓷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第16届亚运会奖牌总设计师)

吴锦华:艺术陶瓷与端砚最大的区别是,后者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们的材质本身,而陶瓷大部分的价值在于它所含的艺术成分。所以判断一件瓷器的好坏,关键是看艺术家是谁,看这件作品的艺术特色和作品的唯一性。

吴锦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总工艺美术师、中山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客座教授)

张海文:但瓷器也在乎原材料的质地,价格也受原材料的影响。可以用于制作陶瓷的材料和技法很多,有陶、有瓷,有釉上彩、釉下彩等等,关键看你如何组合运用。陶瓷不同于玉雕、牙雕、端砚等工艺美术品,它将天然材料人工再造,风化的泥土必须经过各种工艺处理,才能呈现出一个新的面貌。而且一个窑炉有三个制度:温度制度、压力制度、气氛制度,每个窑炉都不一样,烧制出来的瓷器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所以不同材质的陶瓷,价值差别还是挺大的。

张春雷(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联谊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客座研究员、中山大学兼职教授)

吴锦华:瓷器收藏,我觉得必须综合考虑四方面的要素。一是作品的完整性,看装饰画面的主题内容、形式美感和载体(瓷瓶或是瓷板)能否完美融合;二是看作品装饰画面内容的主题思想是否具备一定的表现深度;三是看作品是否有创新形式美感和独特性;四是看作品器皿材质是否优秀,制作工艺(包括制瓷、绘画)是否精致。

嘉宾主持

赵利平(收藏家、资深艺术评论人)

当代瓷器材质的好坏是否重要?

赵利平:随着近年来瓷器收藏市场的不断升温,当代陶瓷也越来越受青睐。2010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松茂的《三顾茅庐》以1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把中国现当代艺术陶瓷拉进千万元时代。2011年的拍卖市场,青花大王王步的作品《青花灵禽春夏秋冬四屏》以2350万元成交,刷新了景德镇近当代陶瓷的成交纪录,也为当代陶瓷的价格打开了想象空间。

吴锦华:厚古薄今的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近两年当代瓷器虽然也有高价成交的,但数量相对较少,而且价格不但跟古瓷没得比,跟当代中国画的价格也没得比。不少当代画家的作品能上千万元,而当代瓷器名家的作品,却很少有过百万元的。这是因为人们在观念上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工艺美术品的艺术价值。我认为现代陶瓷艺术品价位应该还有上升空间。

赵利平:最近两年当代瓷器的价格上涨得太快,有些名家作品一年价格能翻十几倍,我觉得更多的是炒家而非藏家推高了价格。就收藏而言,与其他工艺美术品相比,比如端砚,是比较讲究名师配好料的,但是现在我们欣赏一个当代瓷器的时候,由于瓷器的生产已经工业化,可能更多的是从画工、作者这两方面来评估其价值,材质的好坏似乎被忽略了,这与古瓷往往很注重釉色又有不同。

吴锦华:艺术陶瓷与端砚最大的区别是,后者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们的材质本身,而陶瓷大部分的价值在于它所含的艺术成分。所以判断一件瓷器的好坏,关键是看艺术家是谁,看这件作品的艺术特色和作品的唯一性。

张海文:但瓷器也在乎原材料的质地,价格也受原材料的影响。可以用于制作陶瓷的材料和技法很多,有陶、有瓷,有釉上彩、釉下彩等等,关键看你如何组合运用。陶瓷不同于玉雕、牙雕、端砚等工艺美术品,它将天然材料人工再造,风化的泥土必须经过各种工艺处理,才能呈现出一个新的面貌。而且一个窑炉有三个制度:温度制度、压力制度、气氛制度,每个窑炉都不一样,烧制出来的瓷器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所以不同材质的陶瓷,价值差别还是挺大的。

吴锦华:瓷器收藏,我觉得必须综合考虑四方面的要素。一是作品的完整性,看装饰画面的主题内容、形式美感和载体(瓷瓶或是瓷板)能否完美融合;二是看作品装饰画面内容的主题思想是否具备一定的表现深度;三是看作品是否有创新形式美感和独特性;四是看作品器皿材质是否优秀,制作工艺(包括制瓷、绘画)是否精致。

高仿瓷器是否具备收藏价值?

赵利平:古瓷的投资收藏门槛太高,近几年市场上出现了各种古瓷的高仿品、精仿品,对此收藏界看法各不相同。有的人认为凡是仿的就没有收藏意义,但也有人认为,很多高仿瓷器的原型都是深藏闺中的国宝级文物,买复制品至少能过过眼瘾。而且目前高仿瓷器的价格也不便宜,因为制作成本高、数量有限,很多都过万元。这类高仿瓷器是否有收藏价值?

张海文:收藏的健康心态应该是追求美的东西,这就足矣,并不是越古的东西越好,其实古代的名窑里也有很多次品。收藏,其实主要看的是收藏者的品位和水平。即便你拥有的只是一件仿品,如果它仿得非常好,它也是具备收藏和欣赏价值的。历朝历代,也都存在仿品,比方说乾隆皇帝,他的御窑有很多是仿前朝的精品并加以发展,这就是承传与创新。就像我们经常说的,昨天的工艺品是今天的文物,今天的工艺品就是明天的文物。现在的技艺水平,更是超过了历朝历代,所以当代的高仿瓷器,对于后来者自然是有价值的。

张春雷:在我们工艺美术界,有的艺术品种是允许高仿、精仿的。如古典明清家具就有许多高仿。明清时期是我国家具艺术发展的巅峰,能仿得好也是精品。我们提倡创新发展,反对把高仿品当作古董去骗人。

赵利平:所以说无论是收藏哪个时代的东西,都要收藏那个时代的好东西,这才有价值。正因为高仿瓷器也有了自己的藏家队伍,再加上一些不法分子存心将高仿品当古瓷卖,目前的高仿瓷器,从生产到销售,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生产链。

张海文:高仿品不是古瓷,是当代的作品。具备收藏价值的高仿瓷器,必须跟赝品区分开来,高仿瓷器的仿制目的不是刻意作伪和诈骗,而是为了再现古代优秀的艺术品,其精美程度不亚于原作,很多高仿瓷器的原型还都是国宝级的文物,所以才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而赝品一味是为了鱼目混珠。现在造假手段太多,为了使新陶瓷去掉光泽,有化学处理的,有将瓷器泡到泥土中的,憋在肥料中的,扔去厕所的。收藏家如果不了解仿造品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就不了解它与真品有何区别,所以这也是藏家的一门必修课。

古代瓷器追古可以追什么?

赵利平:瓷器是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很高的艺术收藏价值。古瓷器以元代为界,元以前的统称为高古瓷。在欧美,收藏家喜欢唐代以前的高古陶瓷;在日本,收藏家喜欢中国宋代的瓷器;而内地收藏家则追捧明清官窑。随着最近几年艺术品市场的升温,天价古瓷频频出现。过亿元的价格对于古瓷来说,是价值的回归,还是市场炒作所致?

张海文:人类文明,如果离开陶瓷,便无从谈起。因为陶瓷是一种历史的证据,它是一种无机非金属材料,耐腐蚀、不会被氧化,能为考古学家和收藏家提供历史的原貌。而且通过技术手段分析古代陶瓷的化学成分,可以进而获得当时地球矿物的一些数据,这与如今南北极考察所获得的历史微量元素是吻合的。这些指纹特征有助于研究古地球物理化学的演变和古代气象的变化,有极高的科学研究价值。现代挖陶土,是开着机器去挖,许多陶土中的微量元素受到了污染,但古人挖出来的陶土不受污染,很完整地保留了当时的微量元素资料。所以收藏陶瓷,不仅仅是获得一件艺术品,它还包含了许多科学信息和人类未知信息。不仅如此,陶瓷的身上还包含着许多工艺信息,比如官窑和民窑的风格就完全不一样,官窑作风严谨、庄重、工整,而民窑则贴近平民生活,活泼、随意。像广东佛山的石湾窑,历史上是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所以它的风格很活泼;而像定窑、汝官窑、钧窑,它是专供给宫廷使用的,所以比较稳重、雅致。透过陶瓷,还可以看到当时的民俗习惯、生活、文化。

所以说,现在一些古瓷过亿元的价格,我不认为是天价,古瓷的价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因为它不可复制,是人类的无价之宝。物以稀为贵,现在官窑瓷器的价格为什么那么高?因为官窑传世不多。经过近百年、上千年的战乱和迁徙,易碎的陶瓷幸存下来的就更加少了,现在很多很好的陶瓷,其实都在国外。

赵利平:不怕买贵,就怕买错,这是收藏界的金科玉律,虽然古代瓷器价格高企,但仍然吸引了一大批忠实拥趸,追古应该追什么?

张春雷:目前明清官窑最受国内藏家的追捧,实际上宋元时期陶瓷成就非凡,五大名窑、八大窑系的出品精美,历史上一般为宫廷专用,或为达官贵人收藏,也是瓷器收藏的一大方向。按照五大名窑、八大窑系的归类再上下追索,可为追古收藏者提供一个参考思路。

目前对五大名窑的说法有两种:一为柴、汝、官、哥、定,一为定、汝、官、哥、钧,因柴窑是否存在还是一个历史悬案,所以一般取第二种说法。其中,定窑因窑址在曲阳,宋时隶属定州而得名,以印花、刻花、划花装饰瓷器名闻天下,主烧白瓷;汝窑因窑在汝州而得名,主烧青釉瓷器,给人以玉石的质感;官窑也就是指官家所开的窑,窑址北宋时在汴梁(今开封)附近,南宋又于临安(今杭州)另开新窑,主烧青瓷,紫口铁足,质如青铜;哥窑的窑址至今仍无定论,传说为章氏兄弟中的哥哥的窑口,主要特征是釉面均匀满布不规则裂纹,这些开片的形成,其实是窑火停歇冷却的过程中,釉面收缩系数大于器胎收缩系数所致;钧窑在河南省禹县(今禹州市),因古属钧州而得名,钧窑瓷器以釉色匀净、瑰丽绚烂而著称于世,所烧天青、月白、海棠红、玫瑰紫四釉尤为名贵,在宋代就是皇家用器。

而八大窑系指的是定窑系、磁州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龙泉窑系、景德镇青白瓷系、越窑系、建窑黑釉瓷系。

张海文:现在玩瓷器的人是分流派的,喜欢景德镇瓷器的人会专门收藏这一地区的瓷器。而喜欢河南钧窑瓷器的人,可能一件景德镇的瓷器都没有。还有一批有钱人,专门把流失海外的瓷器通过拍卖带回中国,这其实是爱国主义的一种体现。所以收藏家的贡献其实是对人类的贡献,他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收藏艺术品,但他只在一小段时间内拥有艺术品,最后藏品还是回馈了社会。真正的收藏家,本身还应该是个学者,具有一定的见识和判断。但现在大部分的瓷器玩家都比较年轻,年龄介乎38岁到45岁之间,不像过去是五六十岁的藏家居多。这些年轻的玩家很多不懂历史和行情,比较肤浅,但很有冲劲,购买瓷器完全是凭感觉,他们也就是收藏界中最容易受伤的人群。我就见过一些古陶瓷的爱好者,家里收了一大堆陶瓷,动辄几千万元,但其实都是垃圾。

赵利平:古陶瓷的真伪一直以来是收藏者伤脑筋的问题,虽说收藏古陶瓷可以请专家掌眼,但对一件古陶瓷的认定,专家之间的说法又往往天差地别。

张海文: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有市场就会有人仿冒,进而鱼目混珠,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这当中肯定有懂行与不懂行的,不懂行的就只有被耍,唯一的办法是加强自身的学习。先被耍,才会玩。

现在的古陶瓷专家,有三种不同背景出身的人。一种是文博专家,例如北大、中大历史系、考古系出来的,历史文献、田野考古看得多了,也懂行;第二种是科技考古专家,他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古代陶瓷和古矿物拿来测试,对比印证;第三种是陶瓷研制专家,他们熟知陶瓷的制作工艺和技巧,进行实物研制。这三类专家,各有所长,但也都有缺陷,不可能百分百看得精准。而同时拥有这三种背景于一身的横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高级复合型专业研究人才,目前国际上非常稀缺,甚至断层。

赵利平:古瓷太贵,有的人玩不起整个古瓷,瓷片他也玩,这值得吗?

张海文:专门玩瓷片的其实都是专家,现在一片古瓷片卖到几十万元的也有。举例来说,清代景德镇御窑厂的窑工,在瓷器上不小心画了个六爪金龙,但五爪金龙是皇帝御用的,四爪的是官臣用的,三爪是民间用的,这个六爪金龙如果被发现,窑工是要被杀头的,于是御窑厂的窑工偷偷把它敲碎后埋起来。后被当代考古发掘,画工和品质非常杰出。而玩小瓷片的玩家专门找的就是这些。另外,瓷器一旦被敲开,通过科学分析,就能得到其泥土、釉水配方等信息,而整一个的古瓷,谁都舍不得将它敲烂来研究。正因为如此,一些做研究的人,也要专门去买古瓷片。现在一片汝窑的瓷片,可以卖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你说值不值?我觉得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