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表收藏:播威“春天的花朵” 珐琅大八件怀表

图片 1

图片 1

华夏收藏网讯
从18世纪晚期开始,西方钟表厂商向中国销售的一种中国市场表——即大八件”怀表,如今基本都已经落入大藏家的手里。这类表从表壳外型到机芯构造都为统一的标准,这样使得这类表成为了一个大类,也成为了中国市场表的代表古董表。对于喜爱怀表的藏友来说,一块珐琅彩大八件怀表是梦寐以求的目标。

在古玩市场存在一种现象,就是卖家喜欢讲故事,买家喜欢听故事。拍卖行最喜欢讲故事,原因就是要把藏品拍飞,商家也喜欢讲故事,那就是两个字:忽悠。最后的结果是,听故事玩收藏的人漏没拣着人却疯了;不听故事的还在继续收藏着,且越收越来劲。所以说,藏品,尤其是古玩,该怎样就怎样,故事只是故事,与藏品价值无关,比如品牌怀表的收藏。

藏家:华夏收藏网 庆龙

这款品相完好的18K珠边珐琅云彩大八件,虽然不重,得用重器形容。珠子口珐琅大八件的代表作作品,精妙之处在于珍珠装饰成花瓣的图案,不仅边缘镶嵌珍珠,而且在它的珐琅后盖上也镶嵌出珍珠的花卉,手柄上也嵌满了珍珠,这在珠边珐琅怀表中是很少见。加上内侧的手工雕刻,复杂的工艺性,高雅的艺术性,高端中国市场表的代表性,极具收藏价值。无需故事存托的价值不菲的馆藏级藏品。

这块“春天的花朵”
播威珐琅怀表,就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中国市场珐琅怀表,是一个标准的大八件样板,极尽奢华,彰显欧洲贵族气质。

除了难得的工艺和品相,这枚表区别于一般播威、有威的地方,还真就在于她非常有故事的制作人。她的制作人是大名鼎鼎的Ilbery,即依波利,
全名William Ilbery
,(有时也写作Ilbury),1780-1851,伦敦著名的怀表师。1839年他来到澳门和广东,和大家耳熟能详的Bovet(播威)虽是竞争对手却是好友。两人还追求过同一位美女Anna
Vaucher。这位美女的后人,就是如今的宝玑日内瓦雕刻师Olivier Vaucher。

大八件怀表机芯均雕刻有各种花纹,上下夹板多镏金,机械部分一览无遗,是欣赏价值极高的艺术品。

一块怀表引出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据传,Ilbery
虽然已和Anna订婚,可经常出差,这样给依波利的朋友Bovet可乘之机经常来关心Anna,Anna不为所动,依然忠于着Ilbery
,可惜没等到洞房花烛,Anna就香消玉损。

此怀表机芯号214,是播威早期作品,从播威1822年创建来算,年代大约在1830年左右,尺寸之大,圆直径达62毫米,珠口、錾花、珐琅彩一样不缺,品相完美、錾花图案少见,尤其是机芯雕刻纹样在中国市场表中罕见,是高级“大八件”的范本。

然而,哪个制作人没有故事,藏品的素质决定了其不凡的价值。这就收藏理念的差异。了解品牌是收藏过程的乐趣,不是增值的关键因素。百达翡丽从1000美元能买到到200万美元不一定能买得到,这就是品牌的差异。

Edouard Bovet (1797–1849)

佳士得曾经拍过一只ILBERY怀表,以HK$920,000
成交。除了品牌外,主要是够大,18K金,有接近59mm 直径,
大八件怀表,越大越值钱,而且还是多人物珐琅画,
当时制的成本也高,故价值与表的故事没直接关系。

1822年(清道光年间),Bovet的创始人Edouard
Bovet开始向清廷王公贵族们出售昂贵的高档西洋钟表,且Bovet很快成为中国富豪们最喜爱的钟表品牌。

故宫里依波利的东西不少,他的作品基本都是极美的珐琅怀表,大拍上屡出现天价,不是一般的制作人可以相比。

十九世纪初,Bovet从瑞士漂洋过海来中国,并于1822年在广州创立名为‘播威’的钟表品牌,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瑞士顶级品牌,更深受清朝王室贵族宠爱,清代大臣李鸿章便是播威的爱好者。

1824年,Bovet开始生产针对当时中国市场的珐琅釉彩与半圆珍珠装饰对表,以迎合中国人“送礼成双”的习惯。

Bovet更为清朝皇室度身订制各种御用的彩绘怀表,以中国风景及仕女图为题,至今仍典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及百达翡丽博物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