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建商代仿古城墙遭市民质疑

图片 2

建仿古城墙,是为保护地下城墙,同时给公众构筑一个完整的城池意象

6月9日,记者从郑州市文物局获悉,商城遗址东大街复原展示工程、南城垣西段保护展示工程已于今年初动工,将于今年6月、9月竣工,这标志着商城遗址整体保护工程已拉开序幕。

  2011年4月,河南省郑州市东大街商代古城墙遗址。夕阳的余辉洒在古老的城墙之上,一派沧桑寂静。 

展示城墙遗址风貌的还有7个点

东大街复原240米仿古城墙

  东大街是郑州市东大门的主干道,商代古城墙遗址由此横跨。郑州市自2000年起,在东大街的南北两侧分别建设了两个上千平方米的市民广场,但是
从今年起,两座近百米长、10多米高的“土城墙”正在广场上拔地而起。连日来,脚手架上的工人们紧张地加高打磨这两段“仿古城墙”。 

没听说5个亿的保护资金,目前只投入2000万

当天上午11时,记者首先来到位于郑州文庙东侧的商城遗址东大街复原展示工程,这里两段巍峨高大的土筑城墙耸立在东大街两侧,城墙为梯形,高10
米,顶层阔13米,底层阔20米。“这段复原性仿古城墙全长240米,施工手段仿照商代打夯工艺,一层层堆积、夯实而成。”郑州市文物局局长阎铁成说,仿
古城墙下是真正的商代城墙,一方面可以还原历史原貌,另一方面也对商代城墙起到保护作用,月底就可以与市民见面。

  这两座“人造”新城墙的南北两侧,就是绵延六七公里的商代老城墙。3600年过去了,历史风云变幻,沧桑如歌,古城墙的个别地段已满目疮痍,甚至面目全非。现在,伴着推土机的轰鸣,这段商代古城墙正在工程指挥部的部署下,进行着一场“刮骨疗伤”般的保护工程。 

昨日郑州市文物局透露,除了东大街这个点外,他们还有7个展示节点,并专程带领包括商报在内的多家媒体到工程现场进行采访。

城南路西段的商城遗址南城垣西段保护展示工程项目工地内,来自西安遗址保护中心的施工人员正在为城墙进行保护性的维修,用凝胶修复城墙裂缝,对城墙
上的窑洞进行封闭。阎铁成说,与东大街240米仿古城墙仅供游人观赏不同,这里的城墙将尽量保持现有的面貌,还要依形就势建设环城公园,城墙上还要架设木
质栈道,让游人可以登上城墙,与文化遗产近距离接触。

  历史遗址的保护应该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进行,人工建造一段仿古城墙“遗迹”究竟合不合适?占据百姓的休闲广场打造仿古土城墙应不应该?一时间,郑州所谓“山寨版古城墙”引发当地不少市民的热议。 

对于外界所传的商城遗址的保护资金为5亿元,市文物局局长回应称,没听过这个数字,目前拿到的只有2000万而已。

将建13个展示片区和节点

  古城墙遗址区“改造”事出有因 

现场参访

郑州商城遗址保护有两大难题,一是郑州商城遗址是土遗址,难以承受年深日久的风吹雨淋;二是商城遗址地处中心市区,城墙上下密布民宅。为了彻底解决
商城遗址较大范围的保护问题,清华大学编制的《郑州商代都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规划》中提出,要以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契机,带动周边40平方公里棚户
区、都市村庄、仓储工厂区的地块改造,建设新商都组团。

  从1950年开始发掘的郑州商代遗址被列入“20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大发现”,是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最重要的早期大型城址之一,也是我国重要
的大遗址之一,历史文化价值重大。郑州商代遗址展现了商代前期的文明形态、中华文明的文化传承关系,也向世人展示了中华文明在中原地区的诞生、成长、成熟
的历史。它的发现是郑州被列入中国八大古都的核心支撑,其古城墙也是目前我国已发现的规模最大最早的土城遗址。 

东大街的仿古城墙将于今年7月竣工

这个规划的主要内容是:保护一城(7公里商城内城墙)、建设一带(环城绿化带)、建设五个展示片区(黄委会宫殿展示片区、遗址博物院片区、城隍庙片
区、书院街片区、夕阳楼片区)、建设八个展示节点(人民广场地下城墙展示节点、紫荆山公园城墙断面展示节点、商都艺术馆商城发现地展示节点、城北路城墙断
面展示节点、东大街商城复原展示节点、紫荆山路城墙历史年轮展示节点、西南城角城墙遗址展示节点、商鼎公园城墙遗址展示节点)。

  郑州商代遗址从里向外分为宫城、内城、外城和护城河几个重要部分。城内为宫殿区和一般居住区,城郊有手工业区和墓葬区,功能布局合理,建筑模式
对后世影响颇大。可以说,3600年前郑州商城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也可能是最发达的城市。资料显示,郑州商城遗址的规模要比同时代两河流域的巴比伦城、
亚述城,印度河流域的摩亨佐·达罗城、哈拉巴城以及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城都要大得多。古城墙既是见证商代遗址的“活化石”,也是商代遗址的主要组成部分。
城墙周长6960米,采用分段版筑法逐段夯筑而成,每段长3.8米左右,夯层较薄,夯窝密集,相当坚固。其中南墙与东墙各长约1700米,西墙长约
1870米,北墙长约1690米。墙基最宽处达32米,地面上残留最高约5米。 

郑州市东大街上的两座仿古城墙,很多市民已经熟知。据悉,该展示工程总长240米,宽20米,已经完成工程量的五分之四,将于今年7月份竣工。

商城遗址公园让城市升值

  1961年,国务院公布郑州商代遗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1年至1966年,河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进行勘察,初步划定了保护
范围,树立了保护标志,并建立了群众保护小组。1975年以后,河南省、郑州市文物部门重新划定遗址的重点保护区和一般保护区,树立了永久性标志,建立了
文物保护组织,多次发布有关保护文物的通知、布告。1981年,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建立郑州工作站,专职配合郑州商代遗址范围内基建发掘工作。1985年,
郑州市成立了郑州商城文物保管所,负责郑州商城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 

工程现场,有工人在烈日下打夯。别小看了这台打夯的机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机器前面的两排钢球是仿照商代的打夯设备所铸,目的就是想通过采用同样的工艺和手段,能修旧如旧,对这段城墙进行复原性展示。

郑州商城遗址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时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王朝都城遗址,城池始建距今约3600年,是商代第一位国王汤所建的亳都。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连维良曾指出,规划一块绿地,可以让上百亩土地升值,但建设一个遗址公园,可以让整个城市升值。

  尽管如此,由于保护滞后、一些市民文保意识较差等原因,商代古城墙仍面临着严重危机。 

之前曾有市民质疑:既然有残留的城墙,为什么还建仿古城墙?

据悉,西安大明宫遗址区3.5平方公里内涉及西安市三分之二的棚户区,拆除建筑面积达350万平方米。当地政府充分利用民间和企业闲置资本,不仅给西安贡献了一个世界级的遗址公园,更为西安未来的城市发展提供了文化和生态的支撑。

  一方面,雨水冲刷导致土城墙墙面水土流失严重;另一方面,建于城墙周围的房屋和众多住户,也使得古城墙的退化和消亡进一步加速。在郑州市紫荆山路以西的遗址地段,记者看到,众多居民的房屋甚至直接“长”在城墙上。 

郑州市文物局局长阎铁成解释说:商城遗址的展示,我们采用了多种手段。这里是复原性展示。一方面因为地面城墙已不存在,这样做,可以保护地下城墙;另一方面也可以给公众构筑一个较为完整、连贯的城池意象,有利于传达更多的商文化信息。

阎铁成说,去年商城遗址已投入资金2亿元拆迁,今年初又出资2亿元回购已经拍卖的老省博物馆商住用地,变更成文物保护和园林用地,建设集商代城墙保
护展示与群众休闲娱乐的人民广场。郑州商城遗址保护工程是一项庞大的工程,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这一工程完工后,将为郑州中心城区建设一座300余公顷的遗
址公园。

  不仅如此,城墙脚下或城墙之上,随处可见大小便和堆积如山的垃圾,城墙体上挖掘的窑洞也成为一些拾荒者居住的地方,破衣服、破鞋子扔得遍地都
是。长期以来到城墙上休闲锻炼的一些民众,对古城墙的保护也持一种漠视态度。绵延的古城墙上被攀爬者踩出的一条条羊肠小道,像一道道利刃,在古城墙上划出
无法愈合的伤痕。 

至于有人提出仿古城墙的外观不好看,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商城遗址的城墙呈梯形,这是他们发掘考察后得出的一个结论,而且中国的古城墙基本上都是下宽上窄式的,他们只是如实复原。

  自2004年7月开始,郑州市有关部门连续三年贴出拆迁公告,称将对商城遗址附近的老居民楼进行拆迁,但拆迁一直未能实施,于是有些已搬走的拆迁户又搬了回来。直到2007年,居住在郑州商城遗址附近的部分市民仍在建新房。 

西南城垣将原貌性展示

  据了解,1998年以来,为保护商城遗址,治理污水沟,清理积存多年的垃圾,拆除部分私搭乱建的违章建筑,郑州市有关部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收效甚微。由于牵涉到几百户居民的拆迁和其他种种原因,不少规划和方案至今进展缓慢。 

而商城遗址的西南城垣保护工程自今年初开工以来,已清理历年积存的各种垃圾近10万立方米,清理出各类窑洞近40个。

  商代遗址的文化和历史价值无法估量,但滞后的保护以及受破坏的现状却不容乐观。研究商城遗址的文物专家许顺湛多次说:“就目前的状况,拿郑州商
城遗址去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简直门儿都没有!”从现实中的种种来看,保护和治理遗址已经刻不容缓,正是因此,有关部门重提整治商代遗址周边环境一事,而
“山寨版”古城墙便是敲响的第一声锣。

工程现场,商报记者看到城墙上原有的房屋和垃圾已经清理干净,围绕城墙规划的一个绿地游园也初露芳容。

  

不少工人正在修复城墙裂缝,对城墙上的窑洞进行加固。

图片 1

这样做,可以防止雨水冲刷,是保护城墙的一种手段。阎铁成说,这段城墙主要进行原貌性展示。届时,市民不仅可以来这里游玩、乘凉,还可以通过特制的台阶,走到城墙上面与文化遗产进行亲近接触。

城南路的古城墙保护维修工程施工现场。 

而郑州商代都城保护工程完工后,将会为郑州中心城区建设300余公顷的中央公园,成为世界城市群中唯一的3600年城市发展活化石,并再一次成为郑州人引为骄傲的底气!

  政府投入巨大 市民却似乎不领情 

规划

  今年以来,郑州市对东大街南北两侧的商城遗址城墙区域进行了庞大的施工改造,并为此成立了专门的“郑州市商城遗址保护及环境整治项目部”。而东
大街南北两端的广场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分别被人工立起两个10米高的大土堆,一车车的淤泥土方从外地运来,被工人们夯得结结实实,俨然成为新的“古城
墙”。 

保护一城、建设一带、建设五个展示片区

  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施工过程十分复杂精细:压路机压一层,工人们再抬高一层,旁边用脚手架和密密麻麻的钢管支撑,一米一米地架高夯实,夯实再架高,最后再用拔刺一片片刷齐。整个城墙棱角分明,高大威武。 

鉴于近段时间公众和媒体对商城遗址保护工程的关注,阎铁成还首次披露了商代都城遗址的保护规划。

  然而,许多市民对政府部门的这一举动并不领情。因为新堆砌起来的土城墙,占据的正是百姓的休闲娱乐场地,从前一年四季两个广场上不断有市民热舞
欢歌,现在面对突然竖起的两座“庞然大物”,附近一些市民休闲娱乐便“找不到北”了,他们对这种挤占广场、花钱拉土堆砌“人造遗址”的做法颇有微词,戏称
这是“假古城墙”。 

规划的主要内容是:保护一城(7公里商城内城墙)、建设一带(环城绿化带)、建设五个展示片区(黄委会宫殿展示片区、遗址博物院片区、城隍庙片区、书院街片区、夕阳楼片区)、建设八个展示节点(人民广场地下城墙展示节点、紫荆山公园城墙断面展示节点、商都艺术馆商城发现地展示节点、城北路城墙断面展示节点、东大街商城复原展示节点、紫荆山路城墙历史年轮展示节点、西南城角城墙遗址展示节点、商鼎公园城墙遗址展示节点)。

  去年10月31日,对于网友“假古城墙”的质疑,郑州市商城遗址保护管理处公开发帖回应,表示“由于遗址保护理念的局限,广场对城墙本体的展示
不够突出,绿化和铺装都存在着过分园林化的缺陷,成为了一般性的城市公共广场,这些都不符合现在的遗址保护要求,需要加以改进。这次改造因为进行考古调查
和施工需要,一些花木将被移走,用在了景区的其他地方,这些已做了妥善的安排”。 

阎铁成透露,为了确保商代都城遗址的原真性,保护工程遵循只保护、不扰动;寻求遗址展示方式多样化;各方联动,共同受益原则。

  然而,在实地采访中,一些市民却对商城遗址改造工程三天两头修修停停、拆拆建建早有怨言。他们告诉记者,从1998年前后,商代遗址城墙就开始
了断断续续的改造整治。在2004年,郑州市政府决定投资5亿元启动郑州商城遗址分片保护整治。2008年11月,政府决定在东大街遗址建造商都文化园,
并移除了周边的树木和草坪……但这些后来均无下文。 

多样化展示方面,阎铁成说,西南城角部分的城墙,基本采取原貌展示;对比较低矮的部分,采取的则是培土加高方式;对地面已经消失的城墙或采用地下揭露方式。

  此外,在此次正在改造的城南路段的古城墙边,施工的推土机将部分城墙的外层挖得十分厉害,城墙部分地段的土层裸露,也使得周边路过的群众唏嘘不已。 

同时,保护工程还选取东大街一个节点,按城墙原有宽度、高度和建造工艺进行复原性展示,也就是近期不少市民看到的那两座仿古城墙。

  目前,已经改造好的城南路古城墙,被草坪和方砖裹得严严实实,形成敦厚的梯形。虽然有效地保护了土层,解决了行人攀爬损害墙体的问题,但古城墙的原貌已被人为改变。一些业内专家称,“此土墙非彼土墙了。”

对话

  

目前只投入

图片 2

2000万工程资金

  为了与商城遗址整体风貌吻合,这个抗战时期的碉堡也将被拆掉。 

在参访的间隙,商报记者还专程就许多读者专心的话题,与郑州市文物局局长阎铁成进行了对话。

  但愿保护引发的质疑只是“插曲” 

商报:曾有媒体披露说,郑州准备投资5亿元进行商城遗址的保护整治,这是真的吗?

  郑州市投入大量的资金保护和“改造”商代古城墙遗址,其本意是好的,却为何引来诸多质疑? 

阎铁成:这个数字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我没有听说过。

  据了解,郑州古城墙见证了3600年前的郑州曾是商代一个重要都邑的事实,但究竟是商代哪一个王的都城,学者们意见尚不一致。有人认为是仲丁所建的隞都,属商代中期;另有人认为是成汤所居之亳,属商代早期。 

商报:整个保护工程的预算是多少?

  考古学家严文明、李伯谦、许顺湛等说,经过多年的考古发掘工作,郑州商城弄清楚了很多问题,但还有很多未解之谜,其中最关键的是:王陵区在哪里?有没有甲骨文?这些谜团都需要下一步考古的实践得知,而科学的实践是建立在原汁原味的历史遗址基础上的。 

阎铁成:整个预算没有。我们这个工程是做一个点,给一部分钱。到目前为止,市里给我们拨付的资金就是2000万。另外,因为拆迁花了2个亿,这是管城区公布的数字。

  李伯谦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郑州商城遗址目前最大的难题是保护问题,因为城址被叠压在既有城区之下,现在又在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稍不留神,就会被新的基建给破坏掉。希望文物考古部门发挥主动性,在城市发展过程中见缝插针,调查、发掘、研究和保护郑州商代遗址。 

商报:作为市民关注的重大项目,可否向大家披露具体预算?

  法律专家陈孝杰则认为,遗址的保护一定要跳出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的误区。应该首先建立在保护的基础之上,要尊重现实、尊重历史。如果从很远的地方花巨资拉一些淤泥土堆积一个高大的城墙,搞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人看了十分不是滋味。 

阎铁成:可以啊。我们目前拿到的就是这2000万。今后,你来采访,我可以随时告诉你各个工程的预算情况。

  一些专家则提醒:国外的许多古城,都在竭力保持城市里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独特风貌,哪怕破旧不堪也要保护起来,一些古城的老建筑,即便是换一扇窗
户,也要进行严格的审核,经有关部门批准后才能更换。重新建造当然是容易的,然而一旦建造起来,想要再恢复从前的古老风貌就难了。人们更关心的其实是遗址
的历史含金量究竟有多少。即便人为地推出一大片空地,盖上一堆气势宏伟的人工建筑,再设立些人造景观、宫廷礼仪、游艺项目,搞些景中景,也不过是个结构复
杂、规模宏大的复制品,一个噱头而已。 

  一些关注文物保护的热心市民也表示,我们能够体会到政府和专家、设计者在遗址开发与保护方面的良苦用心,但如果搞成了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整个遗址也就丧失了灵魂,干扰了考古研究,甚至造成对后人的误导,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人造古城墙遗址能不能让人接受,还需要现实进一步的印证,但是保护商城遗址并非普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为了将郑州商都遗址建成一个能够尽量令各
方面满意的文化工程,有关专家曾建议郑州市有关方面充分研究得与失,借鉴成功的经验,避免不必要的过失。一是要从指导思想上真正确立文物保护第一的理念;
二是要充分尊重考古、城建、文化等各领域专家和学者的意见;三是要广泛发动群众,尊重群众智慧。 

  但愿,有关“山寨版古城墙”的争议,只是由于部分市民和专家对整个商代遗址整体保护工程缺乏了解而引发的“小插曲”。未来“改造”后的郑州商代遗址究竟是怎样的面貌和命运,我们拭目以待。(陈关超 /文 许国华 张莹 /图)

  郑州市有关方面回应质疑: 

  工程严格按批准方案进行挖掘机破坏的并非商代城墙 

  4月14日,设在郑州市文物局的“郑州市商城遗址保护及环境整治项目部”对本报驻河南记者站的采访函作出正式的书面回复,从正面详细解答了记者和社会公众的有关疑问。其全文如下: 

  中国文化报社河南记者站: 首先感谢中国文化报社河南记者站对郑州商代遗址保护的热心关注。 

  郑州商代遗址距今有36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我国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商代早期都城遗址,是华夏文明的重要标志。遗址1961年被国家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十一五”期间又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100处重点保护的大遗址之一。 

  多年来,从国家文物局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郑州商代遗址的保护,不仅编制了商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而且城墙本体的保护也都有相应的专项规划。同时,迄今为止郑州商代都城遗址所进行的一切保护工作都是在国内各方面专家的指导下,且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实施的。 

  对于贵站函上提到的部分群众质疑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关于东大街正在实施的项目 

  3600年斗转星移,风雨侵蚀,现在人们已经看不到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原本的样子。文物保护的全部意义,不仅在于保护文物本体,还有一项重要的内
空就是利用各种技术手段对消失或者损毁严重的文物进行有重点的复原展示。对部分遗址进行恢复展示是其中的重要方法之一。现在人们可以看到的北京的明城墙、
西安的明城墙、南京的明城墙、开封的明城墙等,都是在当初残存的遗址基础上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修复的。此种方法对于保护郑州商代都城遗址这座“土”文
物更有意义、更有必要。借鉴他们的经验,我们根据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经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的《郑州商城遗址城垣遗址保护展示设计方案》,在7公里周
长城墙的东城门处,选择了南、北近200米城墙断面进行展示复原,以期再现3600年前商代都城城墙的基本面貌。 

  需要说明的是,整个复原展示工作,始终严格按照考古专家的考古结论进行,始终严格在文物专家现场指导下进行,始终严格按照国家文物局、省文物局批准的方案进行。 

  项目实施中,得到各级领导的关注。郑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丁世显三次到现场视察指示。国家文物局也高度关注这一展示工程,章霁翔局长、董保华副局长都先后亲临现场视察指导,各级领导都对工程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充分肯定。 

  工程完工后还将在城墙两侧重新进行绿化和广场铺装,不仅不会占据百姓的休闲广场,还会增加广场面积,增添广场的文化氛围。 

  二、关于正在实施的城南路商代城墙保护项目 

  目前城南路段正在实施的是郑州商城内城南城墙的保护维修工程,属于经市政府批准的商代遗址公园一期工程的一部分。 

  由于历史原因,该地区城墙本体及两侧搭建了很多民房,不仅对城墙造成了损害,居住在这里的居民的生活环境也非常恶劣。为保护商城遗址,改善居民
生活条件,我市于2008年对这一地区位于城墙本体上及两侧的一些破旧的民房进行了拆迁,拆迁后启动对城墙本体保护及外侧绿化项目,彻底改变这里长期脏、
乱、差的环境,也使保留了3600年的商代城墙焕发生机。 

  目前实施的工程是按照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的《郑州商城遗址城垣遗址保护展示设计方案》进行的,主要包括城墙本体的保护维
修和城墙外侧的绿化两部分。保护工程实施前由专门的考古研究机构对城墙进行了考古调查,确定了商代城墙边界,而后由有关部门对城墙外侧至城南路区域的现代
建筑垃圾进行清理。绿化工程主要是在城墙本体至马路之间的空地区域内实施。设计中,高度关注到了绿化项目(包括树木、植物的配置)与城墙本体及周边环境的
协调一致。群众所反映的现场清除的部分就是依据考古结果清理垃圾后的情况,目前展现出来的是现存于地面的商代城墙的位置、走向,而绿化的范围内并无城墙遗
迹。 

  现场的挖土机是进行绿化施工和城墙本体以外的现代建筑垃圾清理工作的,群众所反映挖掘机破坏的土层,并不是商代城墙,而是曾经在城墙上生活的居
民倾倒的垃圾土,以及前期拆迁后未清除的建筑垃圾。为保护文物,对于城墙本体上现存的现代建筑垃圾以人工方式清理。待垃圾与城墙彻底剥离后,随即对城墙本
体进行覆土保护。保护施工后的城墙不会进行铺砖处理,保持商城土城墙原貌,城墙外侧至马路道牙区域进行绿化,种植草坪。 

  整个保护工程施工过程将由专业的文物考古人员现场监督,以确保城墙的安全。 

  关于以上两个问题,我单位先后几次在电视、广播、网络等新闻媒体进行说明解释,但毕竟宣传力度有限,在此感谢贵站对商城遗址改造的关注和支持,希望通过贵站的宣传,能够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