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发行民国建筑邮册

图片 3

南京民国建筑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类型齐全,建筑风格多样。此次由南京市档案局、文物局、邮政局共同发起制作《城缘》,就是要展示中国近代建筑的历史变迁,同时珍藏珍贵的文化遗产。

图片 1

“动起来的文化才更有魅力。”东南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所所长周琦教授表示,虽然由于政治、历史等方面的原因,不是所有民国时期的名人故居都能够开放,但闭门拒客并不是名人故居的未来出路,“对一些有艺术价值、有纪念意义的名人故居应该有选择性地开放,这也更有助于优秀民国文化的传承。”

南京民国建筑是指民国时期包括官方和民间私人在南京兴建的各类建筑的总称,迄今尚存1000余处,包括总统府、中山陵、金陵大学以及蒋介石、李宗仁等人的官邸公寓等。

扬子晚报网6月8日讯日前,南京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局公示南京市第三批历史建筑补充名录。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公布的33处历史建筑中有6座民国碉堡,这也是自南京紫金山民国碉堡群后,又一批民国碉堡进入历史建筑保护名录。

一是标准不一。民国时期,究竟哪些人才能算作名人,哪些民国故居具有开放意义,这些在业界都存在很大争议,没有形成一致的标准。

9日上午南京举行民国建筑邮册《城缘》首发式,该邮册选取了南京78处最具有代表性的民国建筑。

双麒路碉堡 丁进供图

民国名人故居价值何在

《城缘》分为政府、公馆、公共、教育篇,从中山大道两侧恢宏庞大的建筑群,到散落在街巷中的名人故居;从古今兼容、中西并蓄的美术馆、博物馆、天文台等公共建筑,再到多种建筑流派争奇斗艳的高等教育学府,一一涉足。

这次入选的6座碉堡分别是鼓楼区淮滨路碉堡、雨花台区华为路碉堡、秦淮区双麒路碉堡、雨花台区天隆路碉堡、浦口区滨江路碉堡。抗战史学者、江苏省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丁进介绍,截止到1937年8月3日,南京完成国防工事533座。根据史料记载,雨花台区和鼓楼区淮滨路等多座碉堡是由当时中国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城塞组所筑,浦口区滨江路碉堡则是由第85师完成的,其种类包括单口机关枪掩体和多口机关枪掩体。这些碉堡的身上战痕累累,见证了南京保卫战的浴血悲歌,承载了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抗战精神。

“名人故居需要开放。”参观完拉贝故居后,游客黄先生连连感慨,“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诉说着历史,我更加深刻地感悟到了拉贝的正义感和人道主义精神,可惜南京许多名人故居都不开放,这种学习机会太少了。”

2018年7月,南京市政府公布了第二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其中包括紫金山碉堡。“这一次公示的第三批历史建筑补充名录中,包含6座同一时期的抗战碉堡,有利于南京城市形象的塑造。”丁进说。

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的拉贝故居 CFP

对此,南京市侨联副主席刘嘉表示:“名人故居体现的是名人精神的感召和文化的传递,经历了历史沧桑的南京在这些方面有着非常深厚的积淀,它们也是这个城市不可多得的一张名片,名片只有展现出来,才能够真正体现其应有的价值。”

一座“南京城”,半部“民国史”。南京拥有着大量富有独创性和代表性的民国名人故居,展示着民国时期教育文化等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而在今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南京登上名录的民国时期名人故居有250多处,但对外开放的却不足1成。如何更好地保护利用这些丰厚的历史遗存,更好地开发展现其独特的文化魅力,引起了大家的思考和热议。

图片 2

名人故居全部开放还需努力

南京民国建筑异彩纷呈,其新老并存、中西交融、承上启下的建筑风格给中国建筑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形成了“民国文化看南京”的独特地位。这一座座风格各异、中西合璧的民国建筑彰显着南京这座城市的独特魅力,而曾在这里生活过的各类名师大家也留下了许多有趣故事。

二是产权复杂。目前,南京名人故居的产权为大部分归政府部队机关所有、小部分归私人所有,还有一部分归事业单位所有。除了少部分开发成旅游景点外,归政府和私人所有的名人故居都作为办公和住宅使用,因而对外开放的可能性不大;而产权归事业单位所有的名人故居,也只是有限开放,有的还需要事先预约。

民国名人故居现状如何

据了解,今年,南京市将打造百子亭、大马路等4大民国建筑历史地区,启动并完成20处49栋近现代建筑保护利用工作。另外,还有21处与人物居住有关的建筑将实施挂牌保护。“只有让民国文化动起来,才能对塑造南京兼容并蓄、文明开放的城市精神提供借鉴意义。”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曹志军向记者介绍,南京名人故居难以全部对外开放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徐悲鸿旧居大门紧锁 CFP

南京市傅厚岗有李宗仁公馆、傅抱石故居等名人故居20余处。记者找到了吴怡芳寓所,与阎锡山故居、陈布雷故居、于右任故居等名人故居一样,这里的浅灰色铁门也是紧锁着的。“此处原为艾伟的私宅,建于20世纪30年代,着名女教育家,原金陵女子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校长吴怡芳曾在此居住过”,门口的介绍牌上,寥寥数语讲述着宅子的历史。透过院墙望去,米黄色的两层尖顶小楼也已修缮一新。对面粮油食品配送中心店员孙继海告诉记者,他常年居住在这里,从未发现对面的宅子对外开放过。

据统计,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南京登上名录的250多处民国时期名人故居对外开放率不足1成。在南京,除了像拉贝故居、美龄宫等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的名人故居对外开放之外,其他大都“养在深闺人未识”。

位于南京市傅厚岗4号的一座两层砖混结构的小楼,是“金陵三杰”之一、绘画大师徐悲鸿的故居。1932年底,小楼建成时正值国家危亡之际,徐悲鸿将其取名为“危巢”,并解释道:“古人有居安思危之训,抑于灾难丧乱之际,敢忘其危?是取名之义也。”在这里,徐悲鸿创作了《田横五百士》《徯我后》等大量代表作。同时,这座小楼也见证了徐悲鸿和他的学生孙多慈的凄婉爱情。在南京求学的许嘉仪是个旅游爱好者,他说:“这些民国名人故居就是一部部触手可及的史书,我们无需查阅太多史料,只需走进去看看,置身其中就能感受到文化名人的风骨和成长历程。”

目前,南京市正在编制《南京民国建筑保护利用与旅游开发策划》,进一步规划南京民国建筑旅游发展项目,鼓励有条件的单位和个人把修缮出新的名人故居对外开放。

三是资金不足。民国名人故居修缮费用大,以杨廷宝故居为例,前期修缮费用就达200万元,其开放之后管理人员的配备、展出物品的维护都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而目前政府对民国名人故居维护的资金拨款也有限,导致有些名人故居的维护工作不到位,达不到开放标准。

文学家冯骥才曾经说过:“天下任何名城的魅力,首先都来自它独有的建筑美。这些风情独特的建筑,是城市情感与精灵的化身,是一方水土无可替代的人文创造,是它特有的历史生活的纪念碑。”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