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廊拍卖市场联手推高新人身价

中国新锐绘画奖渐成造星之势,画廊、拍卖市场联手推高新人身价

谁在选秀中国年轻艺术家

一场年轻人的展览,却吸引了包括画廊经营者、艺术经纪人、拍卖公司等的关注和推动,原因何在?因为,这是一场艺术界专为年轻艺术家打造的选秀运动。

近日,旋转木马2011中国新锐绘画奖在时代美术馆开展并出炉了新一轮获奖者名单。这个能鲜明打出选秀口号的绘画奖至今已举办三届,作为中国艺术界生力军的高瑀、欧阳春、韦嘉、熊宇等都是从这个舞台走出来的。艺术选秀旨在提供一些未来的新艺术资源,画廊和经纪人可以从中发现苗子,之后通过签约合作并加以引导,最终到拍卖场上接受市场价值定位,一环接着一环,国内近几年的艺术市场成长,逐渐形成了一套造星体系,中国新锐绘画奖仅仅只是中国当代艺术圈的一个缩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艺术经纪人伍劲表示,过去几年,年轻艺术家的成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当下大势 画廊、拍卖市场共推新人

五彩的气球、年轻的面孔以及一幅幅新锐画作,是3月26日开幕的旋转木马2011中国新锐绘画奖的主角。参展艺术家全都不到30岁,这是评选标准之一。主题旋转木马意味江山代有人才出,前两届选的是70后,如今已转到80后。而展览地点选在了北京中环世贸顶层的时代美术馆,则预示着艺术与资本的联姻。

中国新锐绘画奖最初由艺术经纪人伍劲发起,他将艺术的学术价值和商业价值综合起来考量,推出这样一个艺术选秀的平台。为此,第三届中国新锐绘画奖的评委组成也凸显出学术和商业的双重考量。策展人黄笃,艺术家王光乐、陈可,北京匡时副总经理尤永;永乐佳士得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专家王丛卉;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高级助理李峰共同担任此次奖项的评委。最终经过票选后,评委在56位年轻艺术家中选出了金银铜奖。

艺术家要获得成功,除了有黄笃这种策展人的学术认可,还要有王新友这类画廊经营者的引导,尤永、王丛卉等拍卖公司的上拍。伍劲饭桌上一席调侃便将艺术界眼下正在发生的艺术造星生态链勾勒出来。

除了参展艺术家外,画廊经营者、艺术经纪人也是新锐奖主角。他们是对凭借艺术市场特有的嗅觉来到了这里。王新友已经在酝酿签约其中的艺术家了,而尤永则透露,会在匡时拍卖中推出此次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永乐更是直接在2011春拍中设立一新锐艺术家的专场,这一专场的名字就叫美丽新世界中国新锐艺术家专场,将上拍历年来新锐绘画奖的经典之作,去年永乐就在做70后、80后小蓝筹艺术家群体。对于刚刚出炉的这些新锐绘画奖获奖者的作品拍卖价定在1.5万-5万元,王丛卉指出,对藏家来说,门槛非常低。

王丛卉称,尽管从国际当代艺术市场来看,艺术家一级(画廊)、二级(拍卖)市场同时进场是不符合规矩的,但从国内目前情况来看这又是必然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与画廊一起来推动这个价值体系,为此拍场上这些刚进场的新锐艺术家的价位与画廊这类一级市场是一样的。

探究成因 大牌外流机会转给新人

上面那一幕七年前就发生过,年轻艺术家造星运动也是中国当代艺术体制下的一个必然产物。伍劲在首届新锐绘画奖上将夏俊娜推出。1995年,伍劲回母校参观时看到并买下了夏俊娜的画,一年后,这次投资令他赚了三倍。又过了一年,作品有的已涨了五倍。十年后,夏俊娜的一幅作品市场价格达到50万,较当初整整翻了100倍。

这样的神话也会发生在其他年轻艺术家身上。那时伍劲就坚信70后也会出来一批人。为此,伍劲从最开始就让新锐绘画奖具有选秀功能:这个奖是颁给入门级的,但可能成为未来主流艺术家的苗子。

挖掘新艺术种子也暗合了彼时中国艺术圈的一股暗潮。资本从2004年大举进军中国艺术界。那时,张晓刚、曾梵志等艺术家的作品被拍出天价,就像流星焰火般蹿升的价格频频牵扯着人们的眼球和心跳。中国当代艺术F4也由此诞生。不过,对于这群85美术新潮时期的成熟艺术明星早被国外藏家、国外资本所垄断,国内资本怎么开拓自己的疆域?

许多新进场的画廊经营者和艺术经纪人将目光共同投向新艺术种子上,纷纷掘新矿,而那时出现在中国新锐绘画奖上的年轻艺术家就是一座丰富的矿,伍劲认为将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拿到一个大舞台上进行比拼筛选,有眼光的人还是能分得清谁好谁坏,谁有潜质、谁有卖相。

星空间的房方就在新锐绘画奖中挖掘到了欧阳春和高瑀等人。其中,高瑀当年还获得了铜奖。房方记得当时看到作品光盘就觉得眼前一亮,很兴奋,欧阳春类似涂鸦的绘画在当时非常少,而且也找不到其模仿成功艺术家的痕迹。

此后,房方的星空间与欧阳春签了3年的合约。

游戏规则 资本市场不断抬升新人

当代艺术体制下,艺术家往往在画廊上有了一定知名度后,就能进入拍卖环节,市场会用资本这一选票来投出艺术家,伍劲说。不过他也强调,与娱乐造星不同,艺术界造星不可能依靠网络投票,再者娱乐明星要有票房,但艺术不需要,两个大收藏家就可以决定艺术家的命运。萨奇的购买可以决定达明赫斯特能否成为明星,艺术相对来说是一个更精英的游戏。最终买单的还是少数人。

伍劲策划首届新锐绘画奖时,就考虑要跟当代艺术的体制衔接得很紧。在做展览时,他知道画廊和部分收藏体系都会关心这事,通过一个展览平台,吸引了一群人来持续关注、推动,形成一种合力,这就是艺术界造星的过程。

为了争取到这部分精英人士,除了画廊渠道外,拍卖则是一个更直接、更显现效果,房方表示,中国的藏家了解艺术家并不是通过展览或媒体,而是通过拍卖会。如果艺术家作品不上拍,就很难接触到市场那只无形的手。为此,画廊便会通过各种关系,将艺术家的作品推上拍卖市场。

早在2004年展览时,新锐绘画奖就引来了香港佳士得张丁元的关注。当时,张丁元从中挑了几位艺术家的作品去拍卖,其中就包括高瑀。没想到来年春天高瑀的组画《长在红旗下》拍出了21万,21万是什么概念,当时同样也可以买到刘小东作品,伍劲称,市场证明高瑀是个有明星潜质的新人。而在两年后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当中,高瑀的《猜不懂,你也看不透》以近30万港元的价格成交,创造了亚洲同龄艺术家的最高成交纪录。

伍劲指出作为年轻一代之所以能在拍卖场上赢得藏家的资本投票,是因为刘小东等成功艺术明星的经历给了画廊从业者、藏家信心。2003年,北京一画廊从美国画廊花了16000美元买了刘小东的《烧野火》,中间又卖出过两次,到2010年春已涨到900多万,加上佣金超过1000万。这事之前就发生过,以后也可能发生。2008年春,高瑀的作品突破百万。而在2004年购买《长在红旗下》的藏家在2009年又把这幅画拿出来时卖了60万,这证明藏家的判断是对的。从高瑀过去五年的成长看,他没让早期高价购买的人失望。

而通过市场洗礼,高瑀、欧阳春的身价已不是出道时的价位。尽管目前两人还与星空间签订合约,但房方表示已不便透露两人身价,市场在变,画廊的应对也会变。

造星路

艺术家创作作品

参加各种比赛

被画廊发掘签约

画廊推广宣传

通过展览等亮相

被拍卖藏家认可

艺术家身价提升

创下新的拍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