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曾贱卖三千套清代铠甲

我国著名文博专家,故宫科技文保部原副主任曹静楼日前专程赴上海恒源祥博物馆,捐赠了一条他家使用与珍藏了37年,十分稀罕且年龄超过220年的乾隆朝宫廷“丝绵被”。

近日,上海恒源祥博物馆收到一项珍贵的捐赠——拆了10件乾隆御林军铠甲做成的“丝绵被”。由此,记者了解到“文革”中发生在故宫的一件荒唐事。

图片 1

这条丝色泛黄,但依旧松软保暖效果不差于新丝绵的宫廷“丝绵被”,原是乾隆50年(公元1786年)皇宫内御林军的盔甲衬棉。这套220年前皇家警卫服饰制作非常讲究,外层用牛皮缝制,铜铆钉装饰,内衬上等江南丝绵,在当时是代表国家尊严的“军装”,数量有数万套之多,而且质量非常坚固。据曹静楼介绍,1973年中国经7年“文革”折腾,物资十分匮乏。故宫为改善600名员工福利,院领导打报告给有关部门报批同意,“因院制宜”,每件“盔甲”折价5角,每位员工限购5套。他与妻子都在故宫工作,所以当时也“咬一咬牙”,花5元钱买了10套“盔甲”。回家后,遵照院领导指示,把它拆散,取出丝绵稍作加工后,就缝制了这条丝绵被,一直使用至今天。据曹静楼回忆,当时每位员工都买了,全部做成丝绵被,但大部分员工文物保护意识不强,使用一段时间后,也没把它当文物,作为旧货又卖给了收破烂和废品收购站。据了解,当年守卫紫禁城皇宫的御林军有2万之多,所以“盔甲”也有二万套。除1973年卖给员工
3000套外,另有1000套划拨八一电影制片厂。1976年“文革”结束以后,国家的文物管理走上正规之路,余下的17000套“盔甲”作为珍贵文物,置于故宫严密的保管之中。恒源祥是一家老字号,它们研制生产的丝绵被,在全国市场畅销十余年。曹静楼说他这件“清廷”丝绵被捐赠给恒源祥博物馆收藏,用行话讲这也属于“业内”收藏。

捐赠者是故宫科技文保部原副主任曹静楼。他向人们讲述了这条“丝绵被”不同寻常的来历。

近日再爆一则猛料:去年上海恒源祥博物馆收到一项特殊的捐赠拆了10件乾隆年间御林军铠甲做成的丝绵被。这条消息引出上世纪一段令人吃惊的历史:1973年,故宫(微博)为改善员工福利,将3000套清乾隆年间的御林军铠甲以每套5角的价格卖给员工,并规定员工购买后一定要拆开铠甲取出其中丝绵。据统计,从5月8日故宫发生失窃案以来,短短3个月间,各种见诸报端或流传于网络的、可证实或不可证实的故宫丑闻疑团,已累计达到十余个之多。

绵甲非常坚固

线索

“文革”中,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学者纷纷被下放、改造和靠边,掌控大权的“革委会”文物保护意识淡薄,一些文物因此遭到毁坏,3000套乾隆御林军铠甲便是其中一项。

故宫原职工赠丝绵被给企业

1973年,我国被“文革”折腾了7年,物资十分匮乏,棉花和布匹短缺。故宫为改善600名员工福利,院领导打报告给有关部门报批同意,“因院制宜”,将每件御林军铠甲折价5角,每位员工限购5套,目的是取其中的丝绵。这些铠甲制于乾隆50年,属于清代军队大量使用的绵甲。其外层用牛皮缝制,铜铆钉装饰,内衬上等江南丝绵,有点像棉大衣,有御寒功能,最适合北方步兵使用。这些绵甲为宫廷侍卫和御林军所用,选材、做工、款式都非同一般,在当时是代表国家尊严的“军装”。据了解,当年守卫紫禁城皇宫的御林军有2万人之多,所以盔甲也有二万套。作为“福利”卖给员工的绵甲有3000套。另有1000套划拨给八一电影制片厂做道具了。

记者近日从恒源祥总部了解到,去年4月,他们的确接受过这项捐赠。恒源祥作为中国毛纺业的龙头企业,对品牌经营向来十分用心。在其位于上海金陵东路的总部一楼,设有一个专门的展厅,以作宣传企业历史、纺织品工艺及中国文化之用,对外也称恒源祥博物馆。去年4月,恒源祥与故宫达成一致意愿后,这条带有历史印记的丝绵被捐赠仪式就在该展厅举行。

据曹静楼回忆,这些绵甲非常坚固。有员工从城楼往下用力抛也不会破碎。院“革委会”规定,员工买到的绵甲不得保留原状,一定要拆开,取用其中的丝绵。曹静楼夫妇都在故宫工作,所以“咬一咬牙”,花5元钱买了10套盔甲。回家后,遵照规定,把它拆散取出丝绵稍作加工后,就缝制了这条丝绵被,一直使用至今天。

资料图片

流失十分严重

受捐之后,该丝绵被就一直由恒源祥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保存。在去年4月1日的捐赠现场,恒源祥品牌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向人们讲述了这条丝绵被不同寻常的来历。

曹静楼说,当时每位员工都买了,大多做成丝绵被,也有的做了棉衣。但大部分员工文物保护意识不强,使用一段时间后,作为旧货又卖给了收破烂的和废品收购站。1976年“文革”结束,国家的文物管理走上正规之路,余下的17000套盔甲作为珍贵文物,置于故宫严密的保管之中。这种绵甲如今可以在中国军事博物馆的陈列中看到。

揭秘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一篇文章,也印证了曹静楼的说法。这篇文章采访了一个未透露姓名的故宫退休学者的讲述。据称,“文革”中,还有另外一些故宫藏品因被视为“非文物”而被损失。如一些珍贵的扇子被变卖给外贸部门,文物的包装盒被拆卸分发,一些图书雕版遗失甚至当作柴禾烧了。

一件铠甲5角卖给职工当福利

曹静楼捐赠给恒源祥博物馆的这条用10套乾隆御林军绵甲制成的“丝绵被”,丝色泛黄,但依旧松软保暖,效果不差于新丝绵。曹静楼说,恒源祥是个纺织行业的老字号企业,这条“丝绵被”有助于使人们对百年前的丝绵质量有个参照物。或许,它还是我们对待文物态度的“参照物”。

这条丝色泛黄但依旧松软、保暖效果不逊新丝绵的宫廷丝绵被,原是用清朝乾隆年间皇宫内御林军的盔甲衬缝制的。这种御林军铠甲制于乾隆50年(公元1786年),属于清代军队大量使用的铠甲。其外层用牛皮缝制,铜铆钉装饰,内衬用上等江南丝绵,有点像棉大衣,有御寒功能,最适合北方步兵使用。这些铠甲为宫廷侍卫和御林军所用,选材、做工、款式都非同一般,在当时是代表国家尊严的军装。

1973年,由于物资十分匮乏,棉花和布匹短缺。故宫为改善600名员工福利,院领导打报告给有关部门报批同意,因院制宜地将每件御林军铠甲折价5角,每位员工限购5套,目的是取其中的丝绵。院方规定,员工买到的铠甲不得保留原状,一定要拆开,取用其中的丝绵。曹静楼与妻子都在故宫工作,所以当时咬一咬牙,花5元钱买了10套盔甲。回家后,遵照院领导指示,把它拆散,取出丝绵稍作加工后,缝制了这条丝绵被,一直使用至今。

新闻背景

故宫3个月来疑团已有十余个

从今年5月8日发生的失窃案开始,带有神秘色彩的故宫进入公众视线,人们纷纷惊奇,能进入保卫森严的故宫行窃的究竟是哪路江洋大盗?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此人与大盗毫不沾边,仅仅是个小毛贼。故宫的安保措施至此受到嘲笑。似乎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着建福宫变商业会馆、撼捍错别字、打碎宋代哥窑青釉葵瓣口盘等一系列事件更是将故宫推上风口浪尖。

近日,关于故宫的爆料仍在继续:最初将宋代哥窑损坏事件捅上网络的网友称,故宫近年来还损坏了另外4件珍贵文物,有内部人士称清宫旧藏木质屏风修复时遭水浸泡、故宫私自拍卖5件宋代书札、乾隆花园三友轩木窗花被拆卸送展美国疑有损坏、2004年武英殿修缮彩绘全靠农民工、2009年故宫花十万元封口导游与警卫私分门票钱丑闻尽管这些事件都因爆料者缺乏进一步证据或故宫方面的否认而无法证实,但人们对故宫的正面印象持续走低。有人说,这些爆料一件接一件,都从神秘的内部人士处流出,很可能源于故宫内部权力斗争。而这些可证实或不可证实的故宫疑团,在短短3个月内竟已达到十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