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玛瑙童子荷叶笔洗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明清文房艺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可以想象在封建社会高度发达的岁月里,那些生活闲适、物质充裕的明清文人,在倚红偎翠的盛世幻想里埋首书斋,研读经世济用的大块文章,吟诵流传千古的华丽篇章。而伴随他们的,正是文房中每一件精细雕琢的器物。

笔洗是用来盛水涮洗毛笔的,它的形制以钵盂为基本形,其他的还有长方洗、玉环洗等,是古代文人书斋案头上不可缺少的器具之一。它的材质有陶瓷、玉、玛瑙、珐琅、象牙和犀角等,除了有实用和观赏价值外,还可以怡情养性,陶冶情操,深得追求优雅浪漫和精致生活情趣的文人墨客的追捧和喜爱。
这件清代玛瑙童子荷叶笔洗,长16.5、宽11.6、高6.5厘米,重532克。整个器型由一片硕大的荷叶向上自然收束,形成一个随意自然的样式。荷叶外壁一侧,雕有一片舒展的小荷叶,还有一朵结了莲蓬的荷花和一枝含苞待放的花蕾。荷叶的另一侧,雕着三个胖胖的童子,趴在荷叶上玩耍,闻着沁人心脾的荷香,皆仰头开心地笑着。该笔洗的造型不同于普通笔洗,工匠把具有象征意义的荷叶拿来进行了构思和创意,蓬蓬的荷叶像展开在一片清塘之中,极富诗意和生命力。最让人开怀的,那三个胖乎乎的童子调皮可爱的样子,让笔洗的主人在书写中,进入一种轻松忘我的状态。该笔洗灵活生动,又富有丰富的意象,实乃不同寻常。
此笔洗采用镂雕和浮雕技法,工匠充分利用玛瑙的棕黄色和渐变的青白色,巧妙施工,精心雕琢。童子的五官、衣服、双手及荷叶纹理、茎秆均栩栩如生,鲜活有灵气。尤其是仨童子那弯弯的眼眉和上翘的嘴角,笑容自然纯真,极具感染力。此器物内的弧度亦处理得十分光滑平稳自然,那厚重的棕褐色中一抹明黄的亮,像流动的音符,又像绚丽的晚霞,动态十足。整个器物造型工整,包浆成熟,刀工粗犷豪放,线条自然流畅。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荷叶莲花代表高洁坚贞,童子代表希望和祝福,古人在笔洗上雕刻荷叶、荷花和童子,其寓意是十分美好的。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这件清代玛瑙童子荷叶笔洗,长16.5厘米,宽11.6厘米,高6.5厘米,重532克。整个器形由一片硕大的荷叶向上自然收束,形成一个随意自然的样式。荷叶外壁一侧,雕有一片舒展的小荷叶,还有一朵结了莲蓬的荷花和一枝含苞待放的花蕾。荷叶的另一侧,雕着3个胖胖的童子,趴在荷叶上玩耍。荷叶莲花代表高洁坚贞,童子代表希望和祝福。

笔洗在文房中除了笔墨纸砚之外最为常见,它本来只是用作盛水洗笔的器皿,但在文人日复一日的洗涤中,在奇思妙想的片羽浮光外,笔洗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及韵味。它置身于文房之中,便不再单纯是件盛水的器皿,而因笔洗充满灵性,且以形制乖巧、种类繁多、雅致精美而广受青睐,传世的笔洗中,有很多是艺术珍品。

此笔洗采用了镂雕和浮雕技法,工匠充分利用玛瑙的棕黄色和渐变的青白色,巧妙施工,精心雕琢。童子的五官、衣服、双手及荷叶的纹理、茎杆均栩栩如生,鲜活有灵气。整个器物造形工整,包浆成熟,刀工粗犷豪放,线条自然流畅。

在形制浩繁、材质不一的各色笔洗中,自然以瓷质的居多,但玉石等珍贵上等品也多有所见。其中,玛瑙算是重要的类别。玛瑙虽然是低一层级的宝石,但因其丰富的色彩、绵密的纹理以及众多养生特质而广被人们喜爱。笔者曾见到一件红玛瑙笔洗,被雕刻成荷叶形,形体硕大,古朴大气,精工细琢,俏色巧雕,打磨光洁。荷叶周边雕琢自然折叠形态,委婉曲折,不无生动,利用玛瑙天然皮色,雕琢枯叶状,堪称一绝。

笔洗是用来盛水涮洗毛笔用的,它的形制以钵盂为基本形,其它的还有长方洗、玉环洗等,是古代文人书斋案头上不可缺少的器具之一。

通过观察荷叶形笔洗可以看出,对它的选料十分精细,红色艳而不浮,可以称得上柿子红。玉料中带天然割裂和花纹,虽稍有小隔伤绺,质地却温润光滑,十分惹人。从此红玛瑙笔洗的雕刻工艺足以代表那个时代高雅的审美需求及精湛的工艺技术,笔洗充分利用了红玛瑙的花纹和隔断,雕琢构图复杂却不失雅趣。笔洗的底座被磨平,充分显露出玛瑙的天然纹理,也是鉴别真伪的重要特征。

与瓷质笔洗不同的是,诸如此类玛瑙等玉石笔洗在明清时代才广为流传,且其形状及雕镂往往因形就势,别具风情。玉石笔洗是在数量上仅次于瓷笔洗的一个品种,但它最大的特征是一洗一模样,没有雷同。由于传统琢玉技术相当成熟,艺工们的艺术修养也很高,笔洗本身又是珍玩之列,玉笔洗各个雕琢得生动活泼,玲珑有加,艺术性远远超过实用性。如同那件红玛瑙荷叶笔洗一样,不但造型优美,情趣盎然,而且工艺精湛,形象逼真,作为文案小品,不但实用,更可以怡情养性,陶冶情操。一泓清水置于红玛瑙之中,虽然不一定是要达到水胆玛瑙的效果,但清水映衬之下,红玛瑙更见润泽光芒,工匠雕饰的荷叶纹理清晰可见,诗意便在这一笔一洗的绝世优雅中慢慢展现,盛开出文房满室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