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虢国博物馆镇馆珍品选粹

图片 1

图片 1

西周虢国墓地是一处规模宏大、等级齐全、排列有序、保存完好的两周时期大型邦国公墓,其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虢国博物馆是建立在西周虢国墓地上的一座专题性博物馆。

我国素有东方玉国的美称,古人爱玉,由来已久。6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三门峡虢国博物馆,去探访该馆的一件先秦玉璧绝品――龙纹白玉璧。
说起这件玉器珍宝,该博物馆副馆长刘社刚如数家珍:“龙纹白玉璧采用上好的和田白玉制成,全器直径19.1厘米,色白而略泛青,晶莹透润,玉璧两面均饰有变体抽象的龙纹,纹饰大方流畅而富有动感,制作十分精细,工艺非常考究。”
在这件珍贵的文物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身世呢?当时的发掘者――三门峡文物工作队原队长宁景通告诉记者,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考古学家在三门峡市上村岭发现被历史尘封了2800多年的姬姓王国,由此揭开了古虢国神秘的面纱。在1990年发掘的虢国国君虢仲墓里,考古队员发现了几千件玉器。这些玉器中有大型玉礼器,如玉璧、玉琮、玉圭等,还有大量的各时代的佩玉。毫不夸张地说,虢仲就是一个玉器收藏的大家。当时出土的这些玉器,以其精美绝伦的工艺和巧夺天工的制作,震惊了世界考古界,而龙纹白玉璧就是其中最珍贵的一件。
自古以来,白玉象征着“仁、义、智、勇、洁”的君子品德。在周代,“天子佩白玉”是严格有序的等级制度的具体体现。但是虢国国君虢仲只是诸侯级别,为什么会出土有龙纹白玉璧?考古人员推测说,这应该是周天子赏赐给虢仲的。原来,虢仲是虢国的国君,也是周厉王的卿士,执掌朝中大权,在征伐淮夷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厉王十三年,淮夷又开始大规模骚扰周室,这一次,周厉王御驾亲征,虢仲等军事首领率部队出击,不仅击退敌人的进攻,还夺回被俘的人和被劫的财物,对周王朝各诸侯和附属国,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虢仲征伐淮夷获得了卓越战功,因而得到了周天子赏赐的龙纹白玉璧。
文物是历史的见证。龙纹白玉璧记载了西周虢国的历史,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当之无愧地成为虢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虢国墓地总面积32.45万平方米。从1956年发现至今,该墓地先后经过五次钻探、两次大规模发掘,探明各类遗址800余处,出土文物近3万件。尤其是90年代发掘的虢季墓和虢仲墓两座国君大墓,因出土文物数量多价值高、墓主人级别高,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1年4月,虢国墓地入选“中国二十世纪百项考古大发现”。两座国君墓出土了许多国宝级文物,其中多件堪称“镇馆之宝”的一级珍贵文物,如人龙纹玉璋、六璜联珠组玉佩、麻质短裤等。本文特列出虢博最经典的几件镇馆宝物,并做简要介绍。

青铜珍品

虢国墓地出土的青铜器不仅有威严凝重的庙堂礼器,也有纷繁多样的兵器和生产工具,数量众多,造型别致,制作精美。青铜的应用渗透到虢国政治、经济、军事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其中,出土于虢国墓地孟姞墓的兽叔铜盨堪称文物极品。全器为黄铜色,制作精美,表面色泽光亮,毫无锈蚀之处。

兽叔铜盨
通高20.1厘米、口长23.4厘米、宽16.7厘米。1990年虢国墓地孟姞墓出土。该器盖口呈椭长方形,盖面向上隆起,顶部有四个扁体扉棱支钮。器身子口内敛,薄方唇,腹壁略外鼓,两侧有一对龙首耳,龙舌向下向内弯曲作半环形,底近平,圈足。盖顶中部饰夔龙纹,支钮两侧饰云纹,盖缘与器口沿各饰一周无珠重环纹,盖面与器腹各饰数周瓦垅纹,圈足上饰一周垂磷纹,器底饰斜网格纹。该盨器、盖均有铭文4行33字,兽奂父乍孟姞旅盨,用宾用享,有飤则迈无疆,子=孙=永宝用。

兽叔铜盨

该器铭文较多,从铭文可知这件铜盨是单国贵族为女儿嫁到虢国所做的陪嫁品,故为研究西周婚姻制度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也为虢国与其他诸侯国的关系提供了实证。而且,该器通体金光灿灿,锈蚀极少,为研究青铜器的保护提供了研究实例。

玉器精华

虢国墓地出土的玉器数量多达近万件,种类齐全,玉质优良,工艺精湛,其价值之高在周代考古中实属罕见,是我国先秦时期的艺术珍品。其中虢仲墓出土的玉器最多,数量多达800余件,分为礼玉、佩玉、殓玉、饰件、用具等七类,是继殷墟妇好墓之后出土玉器的又一惊人发现,其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令许多专家学者感叹不已。

六璜联珠组玉佩
由六件玉璜和玉管、玉佩、玛瑙珠及料珠等联缀而成,共计258件,分为项饰和胸饰两部分。

六璜组玉佩

六璜组玉佩合璧图

这套六璜联珠组玉佩晶莹温润,色彩瑰丽,气度风雅,华丽无比,是目前所见西周联璜组玉佩中最为优良的组佩。尤其是六件玉璜依照纹样可分为人龙合雕纹璜、透雕人龙纹璜、叠尾人首纹璜和缠尾双牛首纹璜四种,皆为白玉或青白玉制成,厚重大气,纹饰精美,做工精湛,是一套难得的周代玉器精品。尤为珍贵的是,其中的两件叠尾人首纹璜形状、质地、玉色相同,纹样连接相合成一玉璧,推测是先制成璧形,后施纹样于璧上,最后对剖成两璜,印证了文献记载的“半璧为璜”之说。

人龙合纹青玉璋
通长33.3厘米、最宽14.9厘米、厚0.7厘米,1990年虢国墓地虢仲墓出土。这件人龙合纹玉璋是为虢国墓地出土玉器中最为厚重的一件,该器出土于虢仲墓的内棺盖板上,背面保留有朱砂和丝织物痕迹,在虢国玉器中,这件玉器在形制、纹饰、做工上堪称三绝。

人龙合纹玉璋

青玉。深豆青色,大部受沁呈黄褐色或黄白色。玉质细腻,微透明。整体近似铲形,上端为弧形双面刃,两侧较薄且有刃部,下端近柄部有一圆孔,短柄的一角被削成斜边。正背面纹样相同,上部饰屈膝蹲姿的侧面人纹,这是一个面目庄严的男子形象,高鼻、大耳,臣字形眼,人眼圆睁,眼角带勾。向后梳起的发丝高高飘逸,给人一种强烈的动感,人口微张,仿佛是在低声吟唱。中部向下装饰两条龙纹,一龙在人身下,一龙在人足下,龙身卷曲刚劲有力,仿佛要腾空而起,但又牢牢被上面的人所掌控,整个纹饰细腻流畅,圆转华丽,造型构思巧妙,浑然天成,真可谓是鬼斧神工。

这种人与龙的纹饰组合在当时极具代表性,西周时期,人们相信龙是能够兴风作雨的神,从而将龙更加人格化。他们认为世间的一切,是由上天的力量来主宰,而这些稀有的珍贵玉器,更是上天的恩赐,在它的身上蕴藏着通灵神性,于是人们将人龙纹饰雕刻在玉器之上,象征着国君可以驾驭疾驰风雨的龙,上天祈求风调雨顺,江山永固。

这件器物做为虢仲重要的随葬品,下葬时被放置于内棺盖板上最显要的位置,是代表墓主人身份、国别的信物。自周朝封邦建国以来,周人为巩固统治,“选建明德,以藩屏周”。诸侯为周天子镇守疆土、随从作战。天子对诸侯命官授职,赐封爵位。册命礼中,玉器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体现在天子赐玉“锡尔介圭”和受命者的“反入堇圭”的礼仪中。根据史书记载虢仲担任周厉王的卿士,是辅佐天子执政的重臣,曾受厉王之命,领兵讨伐南方淮夷,深受厉王器重。

这件人龙合纹玉璋是虢国墓地出土玉器中最为厚重的一件,无疑是天子对虢仲册命封赏的体现。

龙纹白玉璧
直径19.1厘米、孔径7.3厘米、厚0.55厘米,1990年虢国墓地虢仲墓出土。这枚有着近3000年历史的西周时期的龙纹白玉璧,由上好的和阗白玉精制做成,白色,局部受沁成黄白色或黄褐色。质地晶莹透润,玉璧两面饰有大方流畅而富于动感的变体抽象龙纹,造型规整大气,纹饰线条流畅,富于动感;制作精细,工艺考究,是诸侯墓中的至高玉器。

龙纹白玉璧

周礼规定“天子用白玉”,故此物当为王室玉工的作品,当为周天子赏赐给虢国国君的,为目前所见先秦玉璧中的绝品。

根据墓中青铜器上的铭文和相关的历史记载,墓主虢仲是虢国的国君,历史上著名的暴君周厉王的卿士。专家分析,在制度森严的西周,虢仲应曾为周王室立下汗马功劳,才能得到如此珍贵的赏赐。

据史书记载,周厉王时期,南方的淮夷屡屡侵扰周王室。在厉王十三年的时候,周王亲自出征,命令虢仲等将领率部出击,最后打败了淮夷,捍卫了周王室的威信。为了表彰虢仲立下的赫赫战功,周王把这块白玉璧赏赐给了虢仲。

中原最早麻质成衣

麻织短裤
残长76厘米、上宽81厘米、下宽130厘米,重约1500克,1990年虢国墓地虢仲墓出土。该裤是我国考古出土的时代最早的麻织品成衣,也是中原
地区出土最早的纺织品文物,为研究西周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对认知当时的服饰及纺织技艺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麻质短裤

出土于椁室的东侧中部。出土时上部的裤腰部分已残损。裆部相连,裤腿平齐。由两层内、外不同颜色的麻布做成,外层为土黄色的粗麻布,内层为棕褐色的较细麻布。

中国古代的纺织与印染技术非常悠久,纺织机械种类更是复杂而繁多。早在原始社会时期,古人为了适应气候的变化,已学会就地取材,利用自然资源作为纺织和印染的原料。从最初的古人手中原始的纺轮,发展到腰肌、纺车、再到斜织机,提花机。每一个进程都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物质生活。西周的纺织业仍以麻纺和丝纺为主,也有少量毛纺织品。虢国墓地发现了大量纺织品痕迹,说明其纺织业十分发达,纺织技术、染色技术都很先进。目前,保存下来的成品主要有两件麻质服装,其中的短裤可以说是考古发现的中原地区时代最早的合裆裤。

作者简介

姓名:杨爱民 工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