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石头

玉石,在西方人眼里,不过是块美丽的石头,然而,在中国人这里,它却有着特殊的不寻常之义。它已渗入这个民族的血液,把一种文明凝结之中,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形成一种文化积淀。
“石之美者为玉”,这是许慎在《说文解字》中为玉做的解。玉,的确美。
天然美石凝结了天地的精华,渗入了一种润泽的光芒,让霉在众多的石头中脱颖而出。
它的美丽,不仅被中国人所认同,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亦被其所迷惑。
世界上出产玉石的国家很多,美国、加拿大、俄罗新等都有出产。延续了四千年的玛雅文明,其制玉技术较于中国同时期,无论是造型能力还是制作工艺,都毫不逊色。然而,无论技术如何发达,玉石,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块美丽的石头,其制玉传统髓着玛雅文明的消亡也随之中断。
然而,在中国人眼里,玉石,不仅仅美丽,还有者特殊的不寻常之义。
天地人沟通的神器
在遥远的史前时期,美丽而坚硬的玉石是沟通上天的神器。在那个时候,人们还不能用自己朝思维去解释自己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他们把主宰的刀量视为冥冥中上天的旨意,而这些美丽、稀有、珍贵,甚至比普通金属工具更为坚硬的天然玉石,被认为是神对大地的恩赐。原始人类认为,在玉石身上,蕴神秘的通灵种性。
面原始的献祭活动中,人们簇拥在象征着上天意志的玉器面前,祈求神灵把福祉降临在他们身上。
从愚昧的远古时代走出,能力日益增强的人类亦开始从原始的零散部落统治走向统一的国家。在由王统治的国家望,玉石虽不再是古老巫术的象征,却仍散发看神秘的光芒。
这个时期,王的权威继续在玉石上彰显,并让那些石头承载了最为神圣的含义。
王琮、玉虎、玉圭等等被作为礼器用于各种礼仪之中,大型玉鼹,更在祭祀中被摆在显要的位置,其意义已远远超过了玉器本身。
玉石,这美丽的石头,在商周时期,还被赋予了森严的等级观念,它是君王和贵族身上最显眼的装饰,每件玉器的颜色、大小、造型都象征着不同的等级。
商纣主残暴却爱玉,即使是在兵败自焚之时,仍不忘同时“焚玉四千”。
春秋时期著名的和氏璧最终仍被秦始皇雕刻成了传国玺,希望能够借助这宝玉的神力,保佑他的江山千秋永固。
现收藏于故宫交泰殿的清25枚宝玺中,23枚都是玉玺。 高贵品质的化身
“温润以则,仁也”,“邻以理者,智也”,“坚而不蹙,义也”,“清而不岁,行也”。
中国儒家学说的开创者孔子非常适时地根据当时人们的贵玉思想,为玉赋予了十一种优秀品德,从而彻底改变了人们用玉的内涵,将其完全笼罩在一种人文主义的光芒下,洋溢着种高尚的道德感和丰富的伦理精神。
在孔子看来,美丽的玉石,由于上天的恩赐,自然地凝结了与君子美好品德相符合的十一种品德。这些品德,是君子的终身追求和比照、学习的最高境界。
君子比德于玉,玉器已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王权的代表,还是道德高洁的化身。君子均应佩玉以洁身明志,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佩玉之风,亦由此盛行。
那些身佩玉饰的君子,行动时姿势更为恭谨,即使是连走路的步幅都会有所限制。举手投足间,让玉器碰撞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净化人的灵魂,传达出最高的礼的内涵,并让整个社会规范在有节奏的声音中走向和谐与有序。人们对于玉器,已由一种盲目的崇拜演变成了理性的崇敬,并使其文化内涵显得愈加丰富和厚重。
长生与辟邪的灵物
在中国近万年的玉文化传承中,不仅深受儒家学说的影响,遒家文化亦是它的主要载体,虽然,它最终也没有成为中国玉文化的主流。
汉代人们在道家思想的影响下,认为玉是自然界的精华,是有生命,可以生长,能通灵,可飞升的超自然灵物。人死之后,只要穿止被称为“玉匣”的金缕玉衣,就可以保留住人体中的精气,使灵魂附着在不朽的躯体上,来世便可以得到永生。
而这种玉能使人不朽的理念,又使人逐渐赋予了玉器驱灾辟邪的功能。刚卯严卯、,翁仲与司南佩,即是汉代人们用于躲避灾难的辟邪玉器三件宝。
另外,道家学说还认为玉是阳物之精,生服能延年益寿。秦汉时期,上层贵族不仅服用仙丹,还服用玉屑。
汉武帝时,就在建章寓前造神明台,由铜入手托承露盘,然后由方士取盘中霜水和玉屑让帝服之。
佛教力量的介入
文质彬彬的佩玉制度,在礼制兴隆的太平盛世无疑具有教化意义,然而在军阀混战、弱肉强食的乱世,就只能作为一纸故事,留待人们去回味。东汉帝国崩溃以后,传统的礼仪已经变得苍白而没有生命力了。
魏晋南北朝以后,佛教文化迅速涌入,在与中原文化的融合和发展中,仍不忘将国人的贵玉传统容纳其中。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的大乘佛教大多并不是直接从印度传入的,而是通过以于阗为中心的西域传过来的。玉石,早在传入内地之前,即与佛教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佛教大规模传入中原以后,只不过是又将儒家思想融合之中,对玉的重视更为增强而已。
唐时《法华经》已将玉列为佛家“七宝”之一,玉制佛像已成为人们追逐的圣物,佛教文化和佛教题材在以后的漫长历史时期都是玉石的一个重要表现主题。
与世俗文化的交融
随着各种文化的不断融入,玉器逐渐褪去了神圣和神秘的光环。到了宋代,玉器已经彻底摆脱了贵族专属品身份,大量流入民间,玉器的制作题材也融入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内容。
宋代流行的持荷童子就是取材于民间,反映的是宋代盛行的中原民俗。
持荷童子的原型摩喉罗原是佛教的天龙八部神之一,当年曾是一个国王。坠入黑暗地狱六万年后才脱身成胎,六岁出家成佛,后来就逐渐成为妇女在乞子时所供奉的吉祥之物。宋时,七夕时供奉摩喉罗已成为一种习俗。
当时,人们所供奉的摩喉罗手中经常拿着一枝荷叶,因此在七夕之时,许多小孩子也都打扮得新鲜靓丽,手持荷叶,在大街小巷游行嬉戏。因此,持荷童子也就成了当时玉器的最佳创作题材之一。
这以后,玉石就不再神秘、神圣,而成了一种财富的象征,审美的艺术。今天,人们仍然愿意在身上佩戴牧温润的玉饰,代表着种美好的祈愿。
回溯中国近万年的玉文化史,玉石在中国人心目中,从不是一块仅仅美丽的石头,它已经渗透入了这个民族的血液,把一种文明凝结之中,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形成一种文化的积淀。

发布时间: 2006/12/15 8:43:50 被阅览数: 次
在新中国成立之际,征集国徽的设计方案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集中在两份设计稿上,其中的一份是日后新中国的国徽,而另一份方案则是由着名学者梁思成、林徽因夫妇设计的,它的主体是一块圆形的玉璧,上面装饰着麦穗、齿轮等图案。
玉璧,是中国古代玉文化中最为核心的一种玉器,它的历史延绵了5000多年,在中国传统的文化理念中,玉璧象征着美好的意愿和高贵的品质,而玉文化已悄然融入到了民族的历史血脉之中。
□当人们回首这段半个世纪前的关于国徽图案征集的往事,不禁会发现,中华民族的文明似乎始终与古代玉文化息息相关。
这片土地上每一个文明的进程,似乎也都与古代玉文化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中国古代的玉器文明是一段从未中断过的历史,它的源头甚至直达人类的史前时期。
2006年9月2日,一场由民间自发组织的玉器展览在北京举行,那些从民间征集的古代玉器藏品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它们的年代跨越了5000多年的历史,从遥远的史前时期一直到明清两代,古代先人曾经崇尚的文明依然在后人的手中传承。
玉,被中国人认为是美好的东西,凡是带有玉字的词都是好的,玉就是美好的一个代表。
古人曰:“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大丈夫宁为玉碎不可瓦全”。美丽的容颜是“花容玉貌”、“如花似玉”,高贵的品德是“冰清玉洁”、“温润如玉”,连日常饮食中,也频频冠以玉的字眼,美味佳肴称为“玉食”,美酒称为“玉液”……
直到今天,享受着现代文明的人们,也依然愿意在身上佩戴一件小玉饰,寓意吉祥和幸福的愿望。
其实,从矿物学的角度来看,玉只不过是一种天然的石头,它是地球上众多矿物岩料中的一种,它的产地也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在世界各地都有丰富的玉矿产,比如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波兰、新西兰、津巴布韦、意大利、韩国等等。
但令人不解的是,唯独在中国,玉文化从史前时期就一直兴盛不衰,一直传承延绵下来了。那么,是什么力量让人们传承这种独特的文化?又是什么力量让人们把一种文化凝聚到天然矿石身上呢?
□我国出土玉器最早的地方,位于内蒙古赤峰市的一个古老村落。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十多件用玉器制作的工具和装饰品,它们距今已有近8000年的历史。
学者这样解释原始玉器的产生过程:在人类的童年时期,随着磨制石器工艺的改善,人们逐渐萌生出了最原始的审美意识,他们选择一些美丽的石头,或者是贝壳、兽牙,制作成简单的装饰品,这是人类最初的文明。而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天然的玉石有着美丽的色彩和坚硬的质地,逐渐受到了古人的宠爱。
毫无疑问,玉石美丽的外表,可以让它在众多的石头中脱颖而出,但最为关键的因素却是它坚硬的质地,玉石的硬度不仅远远高于一般的石头,它甚至比普通的金属工具更为坚硬。
当人类进入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时候,他们所使用的那些工具的硬度仍是远远低于天然玉石的。
后人不难想象,当人类还处在石器时代的时候,坚硬的玉石无疑成了制作原始工具最优质的原料,而这也正是新石器时期出土了大量玉质工具的原因。
学者把这一时期的玉器称为“彩石玉器”,它们材料庞杂,玉石不分,是古代玉文化的一个萌芽时期。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还近似原始蒙昧的萌芽时期,古人已经为后世玉文化的滥觞开启了一个重要的源头。
□在距今5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古代玉文化迎来了第一次发展高峰:在中国的东北地区和江南一带,几乎同时萌生出了当年最发达的制玉文明。
这一段被后人称之为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它们分别继承了古代制玉文明的衣钵,而把史前玉文化带到了一个辉煌的年代。
但让后人困惑不解的是,这一时期的玉器已经不再是一种实用的器具,它们的造型奇特而抽象,工艺却极为复杂而精美。有一件东北红山文化的代表玉器,学者称之为“玉箍形器”,因为外形颇似马蹄,又称“马蹄形器”,这样一件看似简单的圆筒状玉器,其实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制作难度。在发现它的4年之后,人们又发现了一个圆柱形的玉石,考古学家把它往那个马蹄形器里一放,“咚”就放进去了,证明这个圆柱是从圆筒里边取出来的,行里边叫“芯子”。马蹄形器里边的芯子是完整取出来的,这让玉器专家们都大吃一惊。因为在红山文化时期,实际上是在青铜器之前,古人使用的所谓工具无非是长纤维植物、竹子、兽骨、兽皮,包括石头以及玉石本身,所以要完整地一点点地搜下这一个芯子直到取出来,如果人的一生活60年,除去吃饭睡觉,几乎要一辈子才能完成。
这种高难度的制作工艺还体现在其他的器物上,像同时期的玉龙、勾云形佩、玉琮,都需要一个极度困难的制作过程。
考古学家发现,这些玉器几乎无一例外都出土在当年最高等级的墓葬中,这些墓葬的主人,有的是当年的大巫师,有的是部落的首领。
所以,专家推测,在遥远的史前社会,人们还远不能用一种科学的思维来解释自己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他们把主宰世间的力量视为冥冥中上天的旨意,而这些稀有而珍贵的天然玉石,无疑是上天的恩赐,在它的身上蕴藏着神秘的通灵神性。
在原始的宗教献祭活动中,人们簇拥在象征上天意志的玉器面前,祈求神灵把福祉降临到他们的身上,而当他们在巫师的召唤下,一次次走向神圣的祭坛,史前玉器便无可阻拦地成就了玉文化初期最辉煌的一个文明。
就这样,在史前玉文化的影响下,古老中国的这片土地上,由玉器承载的文明开始了漫长的历史旅程。
□很少有人知道,从汉代开始的丝绸之路,在它之前的2000多年就已经有了雏形——丝绸之路的前身是一条运送新疆玉石的玉石之路。
在当年,开采玉料和运送玉石都是极度困难的事情。
司马迁在《史记》中曾有这样的描述:取玉艰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山,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至。
古人认为,昆仑山是神对大地的恩赐,而玉则是昆仑山对人类的恩赐。
出于对玉器的崇尚,古人开始四处寻找玉石的出产地,除了新疆的和田地区,在今天辽宁的岫岩、江苏的小梅岭等地,都留下了古人开采玉料的足迹。
对于玉石种类的划分有不同的标准。有的按地域划分,比如有新疆的和田玉、辽宁的岫岩玉、河南的南阳玉、西安的蓝田玉等,其中产于新疆和田地区的玉料最为珍贵。
如果从颜色来划分,玉石还可以分为白玉、碧玉、墨玉等品种。但这些颜色的变化并没有改变玉石最本质的矿物学成分,它们的成因主要是由于玉石中包含了不同的微量元素。
专家推测,在中国古代王朝建立之后,简单的就地取材已经远远无法满足当时的需要,出于对玉器的崇尚,它们以一个王朝的力量远征数千公里之外的新疆地区,有着最大储量的新疆和田玉就此开始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中原腹地。
在那个王权统治的年代里,新疆玉料的充足供应使古代玉器文明开始了新一轮的复兴。
□史前玉器神秘的光芒开始消隐了,取而代之的是王权的彰显,玉器不再是原始祭祀中的神器,而变成王室贵族的专属品。
玉器与王室贵族之间的关系,从3000年前的商代开始,一直到封建王朝的末期,就再也不曾被割裂过。
可以说,当中国进入王权社会后,古代玉器与帝王以及贵族之间便形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或者是王权的象征,或者是帝王奢侈的珍藏。
到了周代,人们进一步赋予了玉器等级森严的礼仪观念。玉器的颜色、大小、造型都象征着不同的等级,品阶不同的官员手持不同的玉器来表明自己的身份,但他们身上佩戴的玉器却有相同的意义,当他们佩戴玉器的时候,他们的姿势会更为恭谨,连走路的步幅都会有所限制。
《论语》就记载了孔子手执玉圭的姿势,也正是这位儒家学说的创始人,在周代末期的时候,为中国古代玉文化开创了一套前所未有的玉文化学说。孔子说,品质高洁的君子,应该像玉石一样,具备上天赋予他的11种品德,比如玉石的洁净、温润、坚硬,一位有修养的君子要时刻比照学习玉器的这些品性。
□在儒家学说的影响下,玉器不仅是王权的象征,还成了君子人格化的代表。
正是在这种玉文化思想的影响下,古代君子佩玉之风大为盛行。上层贵族和士大夫纷纷佩戴各种形状的玉佩,他们在美玉的映衬下,享受着身为君子的荣耀。
当后人反思古代玉文化对后世的影响时,我们会发现,在古代玉器众多的内涵中,关于君子佩玉的思想无疑对后世的影响最为深远,从周代开始,直至明清时期,甚至直到今天,人们在身上佩挂玉器的风尚一直兴盛不衰。
追溯它的原委,其实正是儒家学说对君子佩玉的推崇所带来的影响。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卢兆荫认为,如果没有儒家赋予玉的许多美德,在中国可能玉也会像其他民族一样作为装饰品,到后来慢慢有别的更好的装饰品后就不用玉了,就是因为儒家赋予玉许多美德,所以它的发展过程中,除了装饰品以外,它还能够延续下来。
□在佩玉之风盛行的汉代,古人出人意料地赋予了玉器另一种特殊的功能。
今天,人们选购一件玉器佩挂在身上,有的是出于装饰的喜好,有的是为了寓意吉祥,还有一些人,则是基于一种驱灾辟邪的心理暗示。
在玉文化的传统中,驱灾避邪的理念非常奇特,而它的渊源,则是来自于汉代先人一种独特的玉器风尚。
汉代的人们在道家思想的影响下,认为天然的玉石凝结了天地的精华,人死后,只要把玉器覆盖在尸体的表面,便可以保佑尸身不朽,灵魂升天。
在这样的信仰下,汉代玉衣应运而生。
人们用人体做模型,把上千块玉片连缀起来,做成玉制的衣服套在死者的身上。在玉器如此贵重的年代,制作这样的玉衣无疑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它要耗费大量的玉料和大量的人力。
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在死者的口中放置精致的“玉含”,在手中放上精致的“玉握”,人的五官也用专门的玉器堵住,甚至连人的生殖器都要用特制的玉罩盒加以保护。
在这样周详而严密的防护下,他们坚信,即使是在令人畏惧的地下世界,依然可以享受生前的荣华富贵。
而这种玉能使人不朽的理念,逐渐地便赋予玉器驱灾避邪的内涵,它的影响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古代玉器文明以连绵不绝的姿态在中国发祥了近万年的时间,而在西方的任何一个民族中,竟然找不到可以与之相比照的对象。
对于玉料矿藏而言,中国只是众多出产国中的一个,在中美洲和新西兰,它们也同样有着悠远的制玉传统。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延续时间将近4000年,在它的鼎盛期,玉器文明一度非常发达,玛雅文明中的玉面具相比较于中国同时期的古代玉器,无论是造型能力还是制作工艺都毫不逊色。
遗憾的是,随着玛雅文明的消亡,中美洲的制玉传统也随之中断了。
新西兰的毛利族人,同样有着久远的制玉历史,但奇怪的是,它的玉器制品似乎始终停留在装饰品的层面上,对于玉器文明而言,它的内涵显得太过单薄了。
与西方文化不同的是,古老中国的玉器文明不仅从未间断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玉文化的内涵却愈显丰富和厚重。
这种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很多学者试图作出解释,但最终也无法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这种文化现象似乎也只能定格成一个无从考究的历史悬案了。
来源:央视国际 编辑:Jina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