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玉是做什么用的?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明白玉带钩春秋青铜鎏金镶玉带钩

良渚文化 玉带钩

带钩,即挂钩,又称“犀比”。系古代人们用于服饰中挂钩的器物,类似今天我们的皮带卡,材质种类繁多,有铜、金、银、玉、石等。它是由钩首、钩身和钩钮三部分组成。钩首用于钩连,钩钮则起固定作用,形制也是异彩纷呈:钩首有龙首、螭首、马首、禽首等;钩身有长条形、S形、方扁形、曲棒形、琵琶形等;钩钮有圆形、方形、饼形、椭圆形。

良渚文化 玉带钩

带钩的发展历史悠久,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秦汉以后广为流行,《诗经曹风》中有“淑人君子,其带伊丝”的记载,《淮南子说林训》中也提到了“满堂之坐,视钩各异”。文献上曾记有一则有关带钩的故事:传说春秋时齐国管仲追赶齐桓公,拔箭向齐桓公射去,正好射中桓公的带钩。桓公装死躲过了这场灾难,后成为齐国国君。他知管仲有才能,不记前仇,重用管仲,终于完成霸业,此事传为千古佳话。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玉带钩,来自距今4000多年前的良渚文化遗址,这些玉质带钩是用事先修整好的长方形玉块切割钻磨而成,一端有穿系的孔,另一端做钩形,用于钩系,用法是钩首向内。钩首较长,束带牢实而不易脱钩,实用性较强。从其精美程度看,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带钩已经具有了礼器的性质。从其沿袭和发展来看,这种玉带钩主要流行于战国至汉代。

另据近年来田野考古发掘资料表明:早在四千多年前的良诸文化遗址中就已出土过少量的玉带钩,山东蓬莱、河南洛阳、陕西宝鸡、湖南湘乡等地墓葬也出土铜带钩;山东临淄郎家庄1号春秋墓和陕西凤翔高庄10号春秋墓出土金带钩以及河南固始侯古堆春秋墓出土玉带钩。特别是玉带钩启用更早,它的发展更为有序可循。

▌玉带钩赏析

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良诸文化开始,历经春秋战国、秦汉,唐宋玉带钩仍有汉代遗风,至元、明、清特别是在清代,玉带钩玉质选材讲究,注重纹饰,精雕细刻,玲珑别致的巧夺天工之作,大量出现。

战国时期玉带钩形制确立,即钩首、钩身、钩钮组合完整。形制多为长条形和饰有几何纹饰的琵琶形,小的玉带钩长只有4~5厘米,均以优质和田玉制成,显得凝重精巧。其中龙形玉带钩的特色鲜明,成为战国时期代表作品和断代标准器形。另外,具有典型特征的尚有以下几种:

带钩本质就是现今的钮扣,它是我国服饰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作为服装上不可缺少的配件。随着服饰的演变也随之相应而发展,对推动人类服饰的改革,发展都发挥过重大作用。我国钮扣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同时还表现出它的材质美、造型美、装饰美,在服装上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体现了服饰文化独特风格与魅力,故有人把钮扣比作人体包装的眼睛,真可谓一语中的。

战国早期 鹅首玉带钩 湖北随州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

如何来鉴别玉带钩?那就得从我国历代玉带钩的发展特征说起,因为从早期开始,玉带钩的形制和纹饰均有个从简单到复杂、从素面到纹饰、从粗糙到精致的发展过程。如新石器时代良诸文化出土的玉带钩,短而宽,正面呈长方形,两端下卷,一端两侧对钻而成的圆孔,另一端卷成弯钩形,素面,为我国玉带钩的初始状态。

曲颈琵琶形玉带钩,钩头细小,多琢成鸟头、兽首;背面较平,有一个圆形柱钮;钩腹上凸,上琢小云纹、变形云雷纹、连云纹等。如战国早期曾侯乙墓出土的鹅首玉带钩,其形体与后世相比,浑圆粗短,凿制较为质朴,为战国初期玉带钩的标准器;宽腹式玉带钩,钩身短而宽,钩腹整体似为方形或有委角,局部或整体带有镂雕;扁担形玉带钩,钩体较长,腹部凸起,形如扁担,背有长方形钮;兽头钩首雕琢较细;钩腹或起方棱或加饰勾云纹、饕餮纹,钩身侧面或饰细阴线纹。

至春秋战国,玉带钩形制有所发展,这时的玉带钩已具备有钩首、钩身、钩钮三个部分的结构,而且因为这时衣着形制发生重大变化,开始出现上衣、下裳联为一体的穿着。这种服装制度的改革,给带钩的使用与流行带来了契机。秦汉时期的玉带钩,制作开始讲究,刀法简朴大气、琢磨精而细腻,纹饰开始多变,钩首颈部渐细长,钩身宽而略薄,钮端多呈扁平状的椭圆形,钩首着力突出禽鸟或兽的动态美感,同时出现浅浮雕卷云纹,钩身出现琵琶形。

战国 宽腹式玉带钩

唐宋时期玉带钩,早期仍带有汉代遗风,钩首开始出现禽鸟形、兽面形,但纹饰简练,多浅浮雕,钩钮多矮圆饼形。

战国中期 扁担形兽首玉带钩

至元代玉带钩,钩首多为浅浮雕龙纹、花卉纹,而且龙纹钩首多瘦长、扁薄,龙面额平整,钩体多雕有螭纹、荷莲纹及花卉纹等,钩体略大,钩钮多贴体背,钮端多扁圆形。

战国 方牌形玉带钩

明代玉带钩较元代复杂,流行龙纹钩首,龙头短宽而激昂,嘴张开,大眼凸现,给人以凶悍威猛之感。直到清代,玉带钩开始由实用器向玩赏品转变。这时注重选料精良,玉质皆上乘,数量繁多,采用浮雕、透雕等技法,精益求精,钩身纹饰多样,构图精美,成为清代玉带钩总体特征。这时除龙首外,还有兽首、禽首等等,其纹饰更是丰富多姿,大量融入了反映人们渴望的纹饰。

考古发掘的玉带钩规格大小不等,长者达20多厘米,短者仅2厘米左右。如这件方牌形玉带钩,通长只有5厘米,由整块长方形和田青白玉雕凿而成;钩身弧凸,四角打磨成弧圆,底棱锋利;钩身上部雕对称的云纹和菱形,下部雕兽面,正面纹饰边缘雕凿成对称内切云纹边;背面正中有圆形钮,钮面刻有5条同心圆旋纹;钩首作长颈螭龙头形,与颈等宽。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汉代玉带钩的式样主体上沿袭了战国的风格和种类,有长条形、螳螂肚形、琵琶形等。一些曲棒形钩、异形钩变化多端。玉带钩中深浅浮雕手法的运用,以及多节镶嵌的玉带钩,令人耳目一新。

汉代 凤首玉带钩

汉代 龙首玉带钩

这一时期的玉带钩多较大且长,钩首以龙首和禽首为主。装饰除阴刻纹饰外,龙首形状也渐从抽象发展为写实,钩体开始出现浮雕与透雕蟠螭纹饰。钮逐渐向钩体中部移动。

自宋代开始,玉带钩在社会上层又兴盛起来,以浮雕螭纹玉带钩多见,甚至成为后世玉带钩纹饰的主流。这种玉带钩往往钩首为龙首,而在钩腹上面先是浮雕继而发展为圆雕手法琢出螭龙形象,钩首的龙头与钩腹的螭龙相对而望,龙首大,螭体小,即常说的苍龙教子望子成龙。

宋代 螭首玉带钩

宋代 鹅首玉带钩

宋代玉带钩以琵琶形多见,钩头弯回较高,可与钩环配套,有蟠螭首钩、鸟头钩等。一类钩身薄而宽,呈片状,钩头亦薄;另一类钩身窄而厚,钩首多为动物头形,纹饰线条柔软,浮雕浅缓,钮缩短而位置偏后。

元代 琵琶形莲花纹玉带钩

元代玉带钩的钩首多为扁平状,长度增加,装饰减少,以线刻为饰,钩首与钩身夹角较大,钩钮增大,元代螭纹玉带钩形体基本为琵琶形;螭龙多为浮雕,趴在钩腹上;不作腾空状。螭龙圆雕不多见,个别出现的高浮雕螭龙纹,螭龙造型多骨瘦且仰头,与明清螭龙有明显区别。

元代 螭龙纹玉带钩

明代玉带钩造型丰富多变,有板形、桥形、琵琶形、螳螂肚形、圆棒形等,以琵琶形带钩为主流。以龙首钩、螭纹身以及小带钩最为常见。明代龙首螭纹玉带钩浮雕、圆雕并用,龙首较前代宽短,龙颈较窄,钩身上的镂雕螭龙龙角由双变单,螭爪拳握,四腿关节处方折有力。

明代 螭龙纹玉带钩

清代虽然不再像前代有玉带制度,但玉带钩制作并未停止,细部的刻画更具匠心,琢工一丝不苟,极尽精致细巧之能事。在前期工艺基础上选材讲究,制作抛光细腻;后期制作略显粗糙,钩首变大,颈部粗壮,纹饰,地子不平。造型上继承明代风格,琵琶形带钩仍是主流形态,有些钩身雕鸟兽、虫鱼等图形。钩体上的纹饰大多具有吉祥含义,成为人们追思摹古、怀旧雅玩的精神产物。

清代 龙首玉带钩

清代龙首螭纹带钩,用料种类丰富,整体雕琢细致,线条柔美。螭纹有趋向图案化的倾向。钩首龙头较短,头额凸出的圆顶状明显,眼珠打磨圆滑,鼻梁下凹较深,龙眉阳起似锯齿,与明代阴刻不同。龙有双角的,也有独角的,弯伸至颈部。脑后飘拂一缕毛发,龙须根发可数。

清代 龙首螭纹翡翠带钩

作为古代服饰用品除玉带钩外,还有玉带扣、玉带銙等。汉代以后,这种玉带钩被带扣替代。隋代以后,伴随着带缀饰玉銙,以显示身份、地位及等级,从而完成了由实用向精神层面转变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