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虫”与文化传统和人类处境

图片 15

图片 1
文/华勇
清代的时候出现的女画家屈指可数,因为在当时的古人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本就应该待在深闺之中,写写画画,练练女工,即便识得一字半诗,也是当做消遣时间罢了。
但是,在清代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位女子,她虽是女儿之身,但是多才多艺,尤其是在绘画这一领域,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她就是清代女画家马荃。在她的绘画作品中,她尤其擅长画草虫,她的整体画风清新、独特、自成一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古人在绘画中,多爱取材山水、山间鸟兽,因此山水画、花鸟画为常见的国画题材。马荃出身书香门第,自幼深受父辈艺术创作熏陶,因此,她也十分喜爱工笔画创作。
虽然在她的众多工笔画作品中,以花鸟画居多,但是她的花鸟画却也特色显著,那就是她十分擅长刻画昆虫小物,而且不同于其他画家的草虫画创作,在她的整个画幅中,以小虫的表现为主,以草木表现为辅。在一草一虫的配合之下,一静一动,二者相结合,自有一种生动与生机之美,将整个画面的意境衬托得十分别致有趣。
虽然同是画草虫,但是马荃的画却时刻流露着一种朴实的气息,她在草虫题材的选取上多是来源于我们生活,并不是说草虫的组合非得暗含着某种特定的寓意才行。也是因此,马荃的草虫画更是唤起人们的共鸣,令我们可以想起小时候见过的或者捉过的一些昆虫小物。
在画的配色上也十分丰富多彩,但是这些颜色搭配得十分和谐。她笔下的小虫更是惟妙惟肖,或趴或飞,既有写意之神,又有形似之韵。整个画的意境温馨恬静,却又令人十分回味其中。
马荃作品欣赏: END

图片 2

  中国当代艺术在经历了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意识形态的主题之后,开始向文化意识形态回归。自然与生命,是中国艺术的传统主题,也是21世纪中国文艺复兴的本土条件,将其作为作品主体,也是当代艺术家对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所关注的生态环境和人类处境这一主题的回应。中国艺术家张卫近期这批被称为中国大虫的作品从最小的生命单位虫,来进入创作符号系统,以水墨的方式来解读自然信息,这在生物学世纪里其有特别的意义。

齐白石是我们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大画家,他的画雅俗共赏,无论是饱读诗书的文人,还是忙于劳作的的农民,都会喜欢他那洋溢着乡村田园气息、饱含着生命激情的画作。齐白石原名纯芝,他的作品以花鸟画为主,尤其以画虾最为著名,也擅画蟹、鸟、鱼、小鸡、昆虫等动物,其笔墨酣畅淋漓,画工笔昆虫则异常精细,洋溢着自然界的蓬勃生机,流露出他对乡村田园生活的热爱。齐白石的作品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折射出了时代的特征,因此,他成为了中国国画艺术史上一位具有卓越贡献的大师级艺术家。

  张卫这批宣纸水墨绘本,直接传承中国传统绘画花鸟画,这一世界艺术的殊异品种。徐悲鸿早在1926年就指出:吾国最高美术属于画,画中最美之品为花鸟,山水次之,人物最卑,为他国所无,直到现在全世界还没有敌手。正是由于花鸟画的独特性,才得以构成世界文化差异格局中的至高境界。

图片 3

  张卫所画的这批中国大虫与前人所画的花鸟草虫全然不同:

从我幼年学画时起,我就对齐白石先生的画充满了好奇,当然,说老实话,我刚开始接触齐白石的画时,根本谈不上喜欢,因为我那时候感觉齐白石的大写意画笔触非常的稚拙,没有什么技法,尤其是他画的荷花和鸳鸯,似乎是信手一挥,顷刻而成。然而,随着接触到的齐白石画作的逐渐增多,我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看法,逐渐地体会到了齐白石先生画作的独特魅力。齐白石先生作画,总喜欢用大写意画法画花草植物,再配一工笔画法画的草虫。这种画法把写意画法与工笔画法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把乡间野趣表现得淋漓尽致。成长到现在,随着阅历的不断丰富,我也越来越喜欢齐白石先生的画作,他在笔墨技法上能融古汇今,广纳百家之长,标新立异,自树本家风貌,在绘画的题材上也敢于突破前人的藩篱,不泥于古人,呈现出别样的艺术风采。

  1、
在题材上,源自佛教众生平等的思想理念,他的微观视野广阔、深入而细致。他不画先人已经熟画的草虫品种,如果要画,思维、格局和方法也完全不同。以画虾著名的齐白石是中国画的草虫专家,他画的昆虫也品种最多,但他不画变蝶之前的肉虫、不画毛虫、
书虫、跳蚤、蟑螂、蚂蚁、蜉游、蜥蜴这类害虫。张卫只要是虫,不管是害虫还是益虫,他都画,他采用古人所没有当代科技手段,寻找肉眼不易看到的昆虫族群,平等描绘任何生命。

图片 4

  2、在立意上,除齐白石外,古人画虫一般要画环境,张卫把虫当成人来画。他将昆虫从自然中提取,使之成为独立的生命个体和模写对象,放大尺寸,单独造像,把虫作为人物肖像来描绘,这也是一种东方世界观的当代表达。古人和齐白石画的昆虫尺幅都很小,
一般身长最大也只有几厘米。张卫把昆虫当作作品的唯一主体,并且无限放大,他画的最小的昆虫,也有一米的尺幅。而在大型的双年展展示活动中,
张卫把一条水墨写意的毛虫放大成四米宽的使人过目不忘的憾人尺寸,并定名为中国大虫。

齐白石的绘画作品中,以花鸟为题材的作品占的比重最大,其精品也比较多,而取得的成就也最高。齐白石的花鸟作品主要可分为以下几个类型:第一,是以花卉草虫为主的作品。这类作品是齐白石老先生最为擅长的,更是他的代表性作品,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类作品。创作这种作品的时候,齐白石主要运用了工笔、写意、以及兼工带写三种技法。其二,是以蔬菜瓜果为主的作品。这类作品包含了白菜、南瓜、辣椒、茄子、蘑菇等描绘对象,无论这些瓜果是摆在地上,还是长在枝头,都是那么的新鲜欲滴,赏画之时,能够感觉到乡间瓜果的清香扑面而来。其三,是以虾蟹鱼蛙为主的作品。齐白石画的水生动物,总是能够达到形神兼备的效果,从而开创了中国画画作中意笔写实型的创作风格。尤其是齐白石最为著名的虾,虾体透明、虾钳有力、虾须柔软飘逸,达到了“似与不似”的新境界,成就尤为突出。第四,是以家禽鸟类为主的作品。这类作品中描绘的都是农村生活中常见的家禽,如猪、牛、鸡、麻雀以及猫等等,齐白石把这些动物移于纸上,画的栩栩如生。由于我从小生活在农村,我每次看见齐白石的这类画时,都会感到无比的亲切,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整日与这些自然的精灵做伴,满满的都是欢乐与幸福。

  3、在方法论上,他重新返回中国水墨大写意,以没骨法画物形,痛快淋漓,直接泼写。他在虫体内大量用水,充分展示宣纸水墨形水互渗和自然沁润的特殊魅力。他将彩色的虫鱼转化为黑白水墨效果和宣纸材质构成的当代绘画呈现。他借用当代艺术中的极少主义的表达和广告设计中的放大技巧,在徐渭、八大、白石的减笔花鸟的基础上再做减法,强化昆虫个体放大后的直接视觉呈现,不画环境,以强调昆虫和动物们在人类中心主义环境下与人一样孤立无援的生存处境。

图片 5

  中国大虫的形象构成,就像中国书法的一字。中国汉字的一,如同虫种和虫体的变化,也有多种不同的字体和不同的用笔;一也是道教的核心概念,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也是佛教的中心指向,所谓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一在当代文化中,更是极简主义的最后归属,一外即无。

图片 6

  在21世纪这个全球关注人类处境和生态状况的生物学世纪里,张卫这批以佛教世界观和中国自然观作为思维基点和观照条件的新锐水墨纸本作品,具有深厚文化价值和艺术内涵,潜藏超越性的东方智慧和殊异性的先锋品质,在表达上又很直接和简约,将中国水墨花鸟画这一独特品种,进行了全新的当代转化与推进。

齐白石先生在进行绘画时,采用了很多的表现手法,主要是以下几点:

  如果说白石画虾、悲鸿画马、黄胄画驴这种称谓是中国水墨花鸟画这个传统题材领域在20世纪的独特表达的话,那么张卫画虫这种说法则表明中国水墨花鸟画在21世纪的内在延异和深度扩展,这是一种具有生物学意义的现代观念和风格演绎的当代水墨绘画。

首先是拟人化的表现手法。齐白石的花鸟画中屡见不鲜的题材就是对家乡与童年生活的描绘,而这主要是用拟人化的手法表现出来,从而使画中之物充满了灵气,仿佛在向我们展示一个个美妙的童年故事。比如,《小鱼都来》中描绘了一个钓竿垂于水上,几条小鱼游到钓竿周围,画面中表面上描画的是钓鱼的场景,实际上是齐白石将鱼儿看作自己的朋友,要将它们都召唤过来与自己共同玩耍,而这些小鱼就是齐白石童年生活的美好回忆,故名为“小鱼快来”。

  璋 遗

图片 7

  2009.10

齐白石《小鱼都来》

其次是工笔与写意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在花鸟画的描绘过程中,画法上齐白石运用了写意、工笔和兼工带写三种技法,其中对草虫的描绘主要以工笔画法为主,而对花卉的描绘则主要以写意为主,从而传神地表现出了不同事物的各自的特点。工兼写的处理使得工笔或写意的画面更加引人入胜,是克服大笔墨“难得形似”和纤细笔墨“难得神似”这一矛盾的变通方法,是齐白石开创的新的艺术形式。比如,在《春光烂漫》这幅画中,对紫藤花的描绘以大写意为主,让人能够从大写意的画法中感受到春花烂漫的美艳,而对蜜蜂和蝴蝶的描画则是工笔画法,在色彩和造型上都极为精细,将蜜蜂身上的纹理以及蝴蝶的触须都描画得生动传神,让人感受到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就在眼前。在其著名的《枫叶寒蝉》中,齐白石对枫叶和蝉的描绘达到了离纸活脱、令人惊叹的地步,激起了人们对小生命的恋爱之心。蝉的画法借鉴了油画中立体、光影、固有色的处理方法,确切地表现了蝉的形质,突出了其最有特色和最美的部分:光泽发亮的身躯,透明的翅膀,有薄壳的头和脚。而鲜红简括的红叶,寥寥挥洒的墨枝,与蝉形成鲜明的对比。历来有人机械地看待写意和工笔两种技法之间的对立关系,且相互挑剔攻击。齐白石则用意中带工的技法画各种草虫,又结合着酣畅淋漓的水墨写意,但也不忽视最有代表性的细节(如蚱蜢的触须和蝉的翅膀等),笔法绵密严谨,形象精确逼真。这两种技法互为掺用,是齐白石具有代表性和开创性的技法,是对传统技法的一大发展。

图片 8

图片 9

再次,齐白石先生在创作中也运用了夸张的表现手法。齐白石在花鸟画中对夸张手法的运用主要表现在线条与色彩上。从线条的表现上来说,主要是对实物的某些特征进行了夸张的艺术变形。这在齐白石的虾的描画中尤其典型。齐白石笔下的虾看似惟妙惟肖,其实齐白石则对其进行了大胆的夸张,在对虾眼的处理上,实际上虾的眼睛是圆形的,但是齐白石则用浓墨画成了外宽内窄的横线,这种突破常规的艺术加工,实际上将虾在水中的运动状态表现得格外形象。

图片 10

图片 11

从色彩的表现上来说,则主要是对红绿色的运用。一般来讲,在国画中,是忌讳出现大红大绿的,这被看作“俗”的表现,在画叶子的时候,或者用墨色的变化来表现丰富的层次,或者用绿色加上墨,运笔时笔根颜色深,笔尖颜色淡,以此来表现叶子的色彩变化,也使得画面不那么火气。然而,在齐白石的画作中,有些花是用洋红来画,但是叶子用偏黄或者是偏青的绿色描画,从而成为典型的红花绿叶的搭配,这也是齐白石夸张手法的表现。比如,在《牵牛花》这幅作品中,牵牛花用的是洋红色,而叶子则用花青和藤黄调和而成的草绿,叶子与花瓣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牵牛花的叶子虽然以草绿为基调,但是在藤黄与花青的调和过程中由于其比例不同,叶子的颜色也形成了差异:有嫩绿、中绿、翠绿、墨绿、青绿、碧绿等等不同的绿,这就使得叶子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叶子的前后层次以及叶子的嫩老程度也得以表现出来。整幅画通过颜色的大胆调配,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使人印象深刻。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