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古韵 盛世佛光——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佛教造像选介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2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1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2

随着丝绸之路的畅通,佛教传入固原,魏晋南北朝时期滥觞中国大地。宁夏南部的固原地区,中世纪时地处丝绸之路上的咽喉孔道,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大通道,诸多文化交流、民族迁徙、宗教传播、商业贸易的事实就发生在这里,佛教的传入便是见证。

北魏晚期-东魏 鎏金一佛二菩萨铜造像 通高35厘米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图1 佛、弟子石造像塔

唐 鎏金天王铜像 高69.5厘米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图4 白石佛造像

佛教发端于印度,自东汉初年传入中国,对中国的文化、艺术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古代长安地处古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佛教及其造像艺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中枢。魏晋时期,道安、鸠摩罗什等名僧云集长安弘传佛教,长安成为北方佛教传播中心之一。南北朝时期,长安佛教造像艺术得到了全面发展,北魏前期更多地借鉴了犍陀罗和秣菟罗艺术风格,佛像以面颊丰腴、躯体壮实、着通肩大衣为特征;太和十八年(494年)孝文帝迁都洛阳后,佛教造像全面受汉文化的影响,以秀骨清相、褒衣博带的士大夫形象为主要特征。北魏末至北周末,佛像又转为丰颊方颐、体态壮硕,重新回到北方民族的审美标准上。隋唐时期,随着佛教的兴盛,作为政治中心的长安,佛教造像艺术达到了鼎盛时期。隋和唐初期的造像在继承南北朝造像风格的基础上,向着追求变化、动感的方向发展,体现出过渡期的特色。盛唐时期,佛教造像艺术进入了成熟期。这时期的佛造像比例准确,饱满富丽,写实传神,充满活力,菩萨造像出现了上身袒露、体态匀称、身姿婀娜的以凸显形体美为特色的新形象,天王、力士造像也是肌肉凸起,威武雄健。这些气韵生动、华美典雅造像,开创了长安佛教造像艺术的盛唐风格,进而波及到全国各地。北宋时期,政治、文化中心东移,从总体来说,长安地区佛教已不及前代兴盛,但陕北地区是与西夏和金人交战的军事要地,频仍的战乱使当地的民众寄望于佛教来祈求平安,因而在这里开窟造像之风大为盛行,留下诸多的佛教造像。综上所述,以古代长安为中心的陕西地区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也留下了大量佛教文物遗存。陕西历史博物馆便收藏有佛教造像千余件,时代从北魏跨越至明清,材质包括金属、陶、木、石等,形式多样,风格各异,展示了不同时期佛教艺术造像的风貌。本文特遴选几件具有时代特色的藏品加以赏介。

图5 北魏白石佛造像

这十余尊造像,都是在陕西地区出土发现的,大致涵盖了佛教造像艺术从早期的吸收融合至成熟鼎盛的各个阶段,见证了佛教造像艺术从外来形式向中国本土化演变,继而形成符合中国人审美情趣的新的艺术风格的历程,同时也表现出了鲜明的地方特色,因而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图2 供养菩萨石造像

鎏金一佛二菩萨铜造像

图3 建明二年石造像碑

造像整体造型为一佛二菩萨,由主尊、背屏、左右胁侍菩萨、底座及两侧的翼形饰件7个构件组成,各构件之间以榫卯相插组合。主尊佛水波纹高肉髻,面相方圆,表情和悦,内着僧袛支,外着双领下垂式大衣,大衣右衣领敷搭左臂上。手施无畏与愿印,跣足立于莲台上。身后背光饰火焰纹,主尊头上方饰有舒展的莲花,中心有一摩尼宝珠。在莲台底座两侧分别插有镂空透雕的龙形饰件,口吐莲花承托起左右胁侍菩萨,台座下方正中饰浮雕张口喷吐莲枝的龙头,后侧下方錾刻铭文:比丘惠津敬造供养。

图1,佛、弟子石造像塔,高29.2厘米,上部长、宽17.5厘米,下部长、宽20.5厘米。红沙岩石质,整体为正棱台形。四面开龛造像,其中相对两龛平顶,左右上角分别雕有莲花装饰,另相对两龛均为火焰纹拱形龛。四龛造像均为一佛二弟子,中佛高发髻,结跏趺坐,弟子站立两侧。其中两佛龛佛作说法印,另两佛龛佛施禅定印。佛面相清秀,高肉髻,衣纹清晰,线条舒展下垂。原塔应是多层相叠,此为其中的一层。此塔四面为北魏时期石造像。1996年宁夏隆德县神林乡出土。
图2,供养菩萨石造像。通高38、宽18厘米。造像为红沙岩石质,整体为舟形,通雕一站立菩萨。菩萨头戴高花蔓冠,面相长方。身着缦衣,下摆宽大,衣褶较密,肩披帔帛,两端在两臂部从外向里搭绕两周后,下垂至缦衣的两侧,双手托物上举胸前,跣足站立于实心台座,外有背光。此为北魏时期供养菩萨石造像。1981年宁夏固原县新集乡出土。
图3,建明二年石造像碑。高48、宽20.7、厚3.7厘米。用石英岩雕成,稍有收分。顶部为弧形,正面雕刻为上下两层。上层为一拱形龛,龛内雕刻着广为流传的佛教说法故事,说法者为释迦、多宝二佛。头梳高髻,身着褒衣博带式袈裟,结跏趺坐于长榻上,衣纹下垂至地。右边释迦右手举起,手指向上,左手抬至胸前。左边多宝右手上举起,掌心向外,左手抬起前伸,掌心向外。榻后雕刻有听法比丘半身像。下层为长方形龛,内刻大至菩萨,背柳叶形火焰纹身光,中有圆形头光,面相方颐,双目微合,低眉微笑,神态安详,洒脱自然。头戴花冠,束髻,颈饰项圈,肩披帔帛,帔帛在胸前交结下垂至小腿部,下身着裙,衣纹线刻。跣足立于圆座上,右手上举,掌心向外,左手持物。菩萨两边刻二供养弟子,头梳双髻,身着缦衣,赤足,面向菩萨,其上分别有二比丘,面朝外。碑左侧至背部刻有“使持节徦镇西将军镇军将军西征都督泾州大中安戎县开国子金神庆敬造像二区建明二年二月十七日”四十三字。故而依造像年代得名。整碑采用浅浮雕技法制成,人物造型逼真,立体感强,比例适度,线条流畅,内容丰富,年代明确,为确定同类造像具有标型作用。1981年宁夏固原县新集乡出土。
图4,白石佛造像。高18.5、宽9、厚3.5厘米。舟形身光,佛像袖手端坐,白色滑石雕制而成,高肉髻,面相方颐,细眉厚唇,低首含笑。内着僧祗支,外着双领袈裟下垂于座榻上,袖口之处饰菱形格纹。雕刻技法娴熟,衣纹简洁,线条流畅。此造像于1985年在宁夏彭阳县红河乡出土。
图5,北魏白石佛造像。白色滑石雕制而成,高18、宽11、厚4厘米。舟形身光。正中雕一释迦佛说法相,两侧为二胁侍菩萨。佛高肉髻,面相长圆,细眉,眼微闭,直鼻,小口厚唇,两耳垂肩,背后以两圈联珠纹间饰宽带构成圆形背光。佛内着僧祗支,外披袈裟,下摆宽大,皱褶重叠密集下垂于座榻上。左手施与愿印,右手施无畏印。两胁侍菩萨头后有桃形背光,头戴花冠,面相长圆,细眉,大耳垂肩,上着缦衣,下着羊肠大裙,帔帛绕左右臂向外飘扬。双手合十,跣足而立。1985年宁夏彭阳县红河乡出土。
从北魏到隋唐时期,宁夏固原地区出现大量石窟及石、铜佛造像,如鎏金铜佛、玉菩萨等造像的出现,标志着丝绸之路东段北道的繁荣与发达。

这尊造像呈现出典型的北魏孝文帝汉化改制以后的风格,佛和菩萨清秀的面相,褒衣博带式的大衣都显现出了汉族士大夫所欣赏的精神风貌。衣摆外侈、衣褶密集的大衣样式在北魏晚期至东魏时期的造像上常能见到;大背屏式组合造像和由双龙口吐莲枝承托莲台组合的胁侍台座与青州出土的北魏晚期到东魏时的石刻造像风格一致,时代也应相当。青州风格造像仅见于石刻,馆藏这尊鎏金铜造像是目前所知具有青州风格的唯一的金铜造像。再加上这尊造像铸造精湛,装饰华丽,堪称佛教造像中的精品。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白石佛龛像

三件白石佛龛造像形式大体相近。龛额上饰天盖帷幕,天盖下饰锯齿形纹饰,再下垂厚重的帷幕。在天盖两端悬以璧形饰物,下有佛幡串饰,垂于龛的两侧。佛结跏趺坐于须弥座上,身上或着圆领通肩大衣,或穿敞领袈裟式外衣,内着僧袛支,衣裙垂搭座前。多重圆形头光,头光中心饰双层莲瓣。佛的两胁侍菩萨均戴花冠,披帛绕肘,下垂至膝,侧身跣足立于莲座上。造像布局和谐,线条流畅,裙裾密褶,装饰风格华丽。

这3件造像佛及菩萨头部均偏大,佛的面相丰满圆润,身躯饱满敦厚,两侧侍立的菩萨形态丰盈,腹部微鼓,具有北周时期造像的特点。它们的出土地为西安北郊李家村,当时共出土白石佛龛像17件,其中3件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长安城作为北周的都城,是当时佛教的中心之一。这批石刻造像的出土地位于渭水之南,汉长安城遗址的东北。据史料记载,鸠摩罗什译经居住过的逍遥园即在长安城北的渭水之滨,故很可能造像出土处就是一个佛教寺院的遗址。这批白石佛龛造像保存完好,出土时两两相对、整齐叠放在地下,显然是被人仔细埋藏的。而且17件造像中并无北周以后的作品。因而推测,这些造像是公元574年至577年周武帝宇文邕灭佛时,被寺院僧人埋藏保存的。

北朝时期凿窟造像之风十分兴盛,在缺少开凿石窟条件的长安附近的佛教寺院中,可能是采用这种白石佛龛像镶嵌在殿宇的墙壁上,以供佛教信徒们供养膜拜。这批白石造像保存完好,光洁晶莹,制作精美,是北周时期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