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面丹青清风徐来

图片 3

图片 1黄宾虹《湖舍初晴》扇面片,
成交价690万元
文人墨客纷纷在扇面上书画,以示翰墨之妙。那扇上的浓墨,书画了几千年,随着清风徐徐而来,诉说着不尽的东方韵,演绎着浓浓的中国风。明人金扇集册,成交价5071.5万元赵之谦《纨扇书画》,成交价1840万元刘贯道《纨扇册页》,成交价3450万元沈周行书诗扇,镜片,水墨纸本,成交价184万港元文徵明行书诗扇,镜心,水墨金笺,成交价94.4万港元
审美性与文化性完美结合
故事一: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曾经在戢山脚下,看见一位老妇人拿着一批六角竹扇在卖,生意惨淡。王羲之便走上前去,在每把扇子上都题了五个字。老妇人见状有点生气,王羲之告诉她,只要跟人说这字是王右军写的,一把就能卖到100钱。老妇人将信将疑,结果大家都抢着买她的扇子。过了两天,老妇人又拿着扇子来找王羲之,王羲之笑而不答,避开了。
故事二:据说,京剧大师梅兰芳每次演《晴雯撕扇》,必在上台之前,精心画一幅扇面,装上扇骨,带入戏中,在台上撕掉,演一次、画一次、撕一次。他的琴师徐兰沅则悄悄把撕坏的扇子捡回去,请人装裱修复,成了难得的艺术品。
上述两个小故事,大概是几千年的“扇面丹青”历史里,最值得提起的注脚了。扇子本是生风之物,却被历代文人雅士钟情,成为文化载体,千百年来经久不衰。不论古今,书画家们都喜欢在扇面上绘画或书写,以抒情达意。当书、画、诗、印展现在这咫尺天地上时,便为折扇平添了无限的风雅。
集观赏和实用价值于一体的扇面,堪称文人雅士唱和互赠沟通情感之重要清玩,它们的创作和题款等,既有作者本身的艺术特质,也反映了特定历史时期文人的社交网络和思想脉络。同时,扇面书画作为一种独特的文献资料,能显现当时的社会思潮,也就具有了更为重要的文化和历史价值。
市场偶尔冲高低迷尚存
回顾一:2013年6月5日,赵之谦所作《纨扇书画》亮相北京匡时秋拍,以1840万元的价格落槌;
回顾二:2016年5月15日,元代画家刘贯道的《纨扇册页》在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拍出3450万元天价;
回顾三:2017年12月8日,保利华谊2017上海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拍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吴彬、陈焕、陆治、魏之克、王綦、姚允在等人的《明人金扇集册》,最后以5071.5万元的价格成交。
书画收藏界有一条不成文说法:“一手卷,二册页,三中堂,四条屏,五楹联,六扇面。”在书画作品以面积为单位估价的前提下,扇面这种相对小巧的物件,长期以来都处于边缘地带。虽然偶尔也有价高者突出重围,但眼下整体市场依然低迷,这从上述不同时期的名家扇面拍卖数据即可见一斑。
书画鉴藏家姚悦长期以来都在关注扇面行情的变化,他说在当下的市场上,对扇面的价值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与中堂、对联等其他书画样式相比,扇面毕竟是附着在扇子上主要供使用、把玩的书画作品,在艺术上属于小品;一般的扇面尺幅都很小,画面相对简单;同时,书画家们因考虑到它在使用中会磨损丢失,很多时候不会精心创作,应酬之作偏多;再者因是使用品,存世数量大,珍稀度低,因此扇面的价值较低。受这种观点影响,目前市场上的部分扇面价格确实比较偏低。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书写描绘扇面难度较大,折扇扇面上宽下窄,形式特殊,章法极难布置,艺术家在命笔之时须考虑如何在这种特定的空间范围中安排画面,展示技法,使画面疏密聚散有序,化有限为无限,创造出富有魅力的形象和意境;其次是折扇纸面油滑,用笔易甜熟,渲染易污浊,着色易模糊,下笔落墨要求简洁明快,还要克服折痕凹凸不平的困难,这样画出来的作品更显功力,因此扇面的价值较高。受这种观点影响,目前一些拍卖会上的名家扇面价格也不菲,按单位面积计算甚至已大大超过了同类题材的大幅作品。
姚悦认为,扇面档次与材质和书画者名气大小密切相关。也就是说,既然花高价买了上佳扇面,一般来说不可能找不入流的画家来画;名家见了材质低劣的扇面,也不乐意往上画。加之扇子已基本退出实用领域,所以在评价扇面书画艺术的标准时,应与评价其他书画格式的标准完全相同,好就是好,画得好就应卖得好。
眼下当代名家的书法、绘画折扇,都在三五万元左右,但业内人士认为其价值洼地还是存在的。一些名头不太响的书画家由于还不被市场充分认识,因此他们的折扇也就在万元左右一把,有的甚至只要三五千元。因此,有意收藏折扇的爱好者不妨进行系统性收藏,注重精品,讲究专题性,比如将某个艺术家作品尽量收集齐全,这样将会取得不错的收藏投资效果。

图片 2

图片 3

回顾2013年秋拍,扇画不能小觑。北京匡时推出嘉树堂藏明人扇面书画专场,甄选的40余幅明人扇面书画精品悉数成交,成交总额达2596万元,其中郑重的《仙山楼阁图》以207万元易主,邢侗的《临王羲之儿女帖》则拍得161万元;中国嘉德的扇苑善缘专场同样表现不俗,吴湖帆,周炼霞合作的《红荷鸳鸯》扇面以230万元领跑该专场;北京保利的秋拍,推出第二个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70余幅明清扇画中不乏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明四家和董其昌、王铎等明星作品的身影;保利香港也在其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中推出明清红金扇面专题。

唐寅的一幅金笺扇面画作《江亭谈古图》以1150万元成交。

万里江山藏袖中

在书画收藏界,一直有一手卷、二册页、三中堂、四条屏、五楹联、六扇面的说法,扇画也因此一直处于收藏拍卖的配角地位。但近几年,这种极具文人气质的清玩小品,行情全面引爆,价格也不断飙升。2013年,一件明代唐寅的《江亭谈古图》扇画,更拍出了1150万元的成交纪录;而在近日收官的2014年春拍上,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各大拍行的扇画专场,都呈现了领跑小众收藏市场的姿态,名家精品价格继续稳步上扬。

扇面画以小见大,强调笔墨趣味。

名家佳作受追捧

中国历代书画家都喜欢在扇面上绘画或书写,抒情达意,或赠友人。保持原样的叫成扇,为便于收藏而装裱成册页的俗称扇面。圆形的叫团扇或纨扇,折叠式的则叫折扇。在宋、元时代,团扇画广为流行。明代以后,折扇画渐成主流。

6月8日下午,北京保利2014年春拍落下帷幕,总成交额27.8亿元。在其过云楼旧藏的吴门清韵过云楼藏金笺扇面专场中,包括明四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及王宠、吴宽、祝允明等的12件名家扇面,创出了总成交价3200多万元的佳绩。其中唐寅的《书画扇(二帧)》成交价600多万元,另两件《三忠图》、《行书登庐山诗》及仇英的《西园雅集》,成交价也分别以超500万元及400万元的高价易手。

南北朝梁代肖贲曾于扇上画山水,咫尺内万里可知。宋代的山水画、花鸟画在唐代基础上空前繁荣,文人画大兴,加上画家皇帝徽宗的倡导,书画扇面艺术臻于顶峰。归一握,藏袖中的扇面小品成为表现万里江山的重要形式。

与此同时,北京匡时2014年春拍以17.5亿元圆满收槌,其扇画小品专场亦受到藏家热烈追捧,拍卖总成交额达4424万元。其中张大千半平方尺的《荷屏仕女》,经多轮竞价后以427万元成交,另一件同尺幅的《翠佩红妆》也拍出241.5万元;而傅抱石的《扫叶上人》和《松下高士》则分别以218.5万元、155万元成交。而北京匡时在3月举行的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上,其扇画小品专场,也取得717.3万元的总成交额。

折扇,古称聚头,又称聚骨,元代以后,扇叶多以纸制,且尚泥金。
明代以来,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的折扇得到永乐皇帝的推广,文人之间玩扇赏扇,互赠书扇之风盛行,诞生了大批扇画名家作品。张大千说:扇子并非只是用来纳凉的,一扇在握,文人的身份便显现出来。谁题的诗、谁作的画、谁刻的字,都透露出主人的艺术品位。民国继承扇画精华,成为扇画发展的又一高峰,赏扇藏扇蔚然成风,文人士大夫以藏扇为雅事。

而在稍早的5月,一件文征明的行书扇面,在荣宝斋上海2014年春拍上以62万元起拍,以75万元落槌;在广东精诚所至2014年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的书画合璧扇面以45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超过56.6万元。

藏家认为,小品大艺,扇面书画很能检验一个书画家的艺术水准,尤其是上宽下窄的折扇。由于扇面形式特殊,创作空间有局限,材质对笔墨的吸收性差,有折痕,作画难度较大,非常考验艺术家驾驭笔墨和构图等多方面能力。扇面无论从构图还是笔墨上,都比在宣纸上作画难得多。扇面尺幅较小且为弧形,书写作画都有讲究;折扇有折痕,对画面、字体、线条要求较多。扇画要一次性完成,不能停笔,画家要胸有成竹才能动笔,因而画扇面最见画家功力。扇面尺幅较小,需要近距离观赏,所以扇画都非常精美,书法也往往是认真之作,不论是蝇头小楷,还是草书行书,都比较精细。扇画往往极具观赏性,常有书画大家的代表作。

自古以来,扇画就是文人雅士皇亲贵胄的雅玩,有着千年的风雅史。扇画分为团扇画和折扇画,宋、元时代,团扇画流行,马远、夏珪等宋代画家的团扇画最为著名;明代以后,折扇画盛行,其中明四家的扇画非常出色;近现代的张大千、吴湖帆、傅抱石、潘天寿、黄宾虹、谢稚柳等书画名家,都是画扇高手,而他们也将扇画推向了一个高峰。

一尺扇面两尺画

2013年,嘉德、保利、翰海、匡时、西泠印社等南北拍卖行都推出了扇画专场。其中亮点最多的当属北京保利春拍的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不仅72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到9087万元,其中明代唐寅的《江亭谈古图》更以1150万元刷新了扇画的拍卖纪录,这也是扇画首次突破千万元成交。同场其他拍品的成绩也相当不俗:仇英的《孤舟垂纶》以690万元成交,傅山的《行书记事廿四韵》以529万元成交,文征明的《凭江追远》以517万元成交。

在当代,书画收藏界素有一手卷、二册页、三中堂、四条屏、五楹联、六扇面之说,扇面位居最后,沦为古字画收藏的配角,但在古代,也有一尺扇面两尺画之说。就形制而言,同一位画家相同题材的作品,扇面较之手卷、册页等创作更难,价格也要高出数倍,故有求扇一页,胜画三尺之说。近年来,随着书画市场的火爆,扇面也成为热门收藏种类。在国家博物馆做研究的朱万章认为,扇面的价值一直被忽视,特别是存世的历代名家扇面,数量有限,升值空间更大。

但在业界人士看来,扇画价格攀升至千万元并不出人意料,这其中名家精品起了相当大的助推作用。由于形制特殊,扇画对创作者的文化修养和艺术功力要求很高,非常考验其落笔布局、章法结构及落墨设色的能力。而且,画扇画要求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停笔,非胸有成画不能完成,一般书画家轻易不敢染指。因此扇画虽作品小巧、总价不高,艺术和欣赏价值却很高,在藏界有扇面一尺算两尺之说,即便同一画家的作品,一件扇画的价格也要比一开册页高一倍以上。

自1994年中国嘉德在秋拍中首推扇面专场以来,扇面拍卖成交率就一直处于平稳上升态势,即便是2006年中国书画市场出现首次调整,以及这三年来艺术品交易市场不景气,扇面拍卖的成交率都未曾出现波折,体现出良好的抗风险能力。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收藏家把目光转向这一升值潜力巨大的门类,拍卖公司纷纷推出扇画专场,一些名家精品拍出高价。

更重要的是,扇画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价值。扇画是文人墨客施展身手的舞台,很多时候也是文人雅士交往的一种媒介,唱和馈赠之间自然附着了许多重要的历史文化信息。而扇面的收藏价值,还体现在它昙花一现的创作时间,今天,像很少有人使用扇子一样,能在扇子上写字作画的人就更少了。

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南宋画家夏圭的《松岩静课图》、马麟的《茉莉舒芳图》、叶肖岩的《苔矶独钓图》,三幅扇面均以336万元成交;目前拍卖成交价最高的扇面是以2420万元成交的刘贯道的《人物故事图册》,规格是元代人物团扇画六开。

10年价涨10倍

2013年春,北京保利推出小万柳堂剧迹扇面专场,该专场72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9087.3万元。唐寅的《江亭谈古图扇面》估价为200万元至400万元,最终以1150万元拔得专场头筹;仇英的《孤舟垂纶扇面》以690万元的高价成交;傅山的《行书记事廿四韵》估价为30万元至80万元,最终以529万元成交,其另一件作品《秋林高逸》估价为60万元到120万元,终以494.5万元成交;文征明的《凭江追远》以517万元成交。2012年,由王鉴、王翚、王原祁、王时敏创作的山水扇面在中贸圣佳被拍出264.5万元;黄宾虹1950年所作《春山著书图》扇面在北京匡时拍出149.5万元;齐白石1925年作的《海上仙山》扇面以109.25万元成交。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被冷落的扇画开始受到关注,价格也水涨船高。20年前,齐白石等名家精品价格才几万元,但如今即使最普通的扇画,至少也要7000-8000元。市场人士表示,近10年间,扇画价格上涨了10倍,而且是一路稳步上涨,从未有过下调,即便是在金融危机的年头。而市场最大的变化是,好东西越来越少,藏家却越来越多。

业内人士认为,名家的扇面与其手卷、册页、中堂相比,价值还有挖掘空间。作者名气对于艺术品投资价值的影响很重要,但艺术品最大的价值还在于其艺术性。同一名家常常创作出不同价位的扇面,不能以一概全。有的名家擅长山水,其花鸟扇面就不能与其山水扇面等价;同一艺术家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价格也不相同,比如齐白石60岁时的作品价格普遍偏高,李可染在20世纪70年代后,创作水准达到顶峰,这一时间节点前后的作品,价格也高;名家仿前人扇面与其原创作品存在价格差异。中国文人历来有仿画的传统,像张大千就曾模仿过八大山人的扇面,这类作品一般情况下不如张大千原创扇面的价值大;名家应酬之作价位偏低,升值空间较小。

2010年后,100万元以上的扇面成交价越来越常见。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南宋画家夏珪的《松岩静课图》、马麟的《茉莉舒芳图》、叶肖岩的《苔矶独钓图》,三件扇面均以336万元成交;北京九歌的钱维城《水》扇面,则拍出了该年度内地最高成交价的672万元;而目前最高的扇面拍卖成交价是元代刘贯道的《人物故事图册》,创下2420万元拍价。

影响名家扇面的市场价格,还有诸多因素。

近些年,随着书画市场的火爆,扇面也成为热门收藏种类。今年北京多家拍卖行开始主打文人收藏风,诸如手札、扇画等专场拍卖越办越多。名家精品频频亮相各大拍场的同时,也受到越来越多藏家的强力追捧。在拍卖现场,名家扇面拍品总要经历轮番争抢才最终落槌。至于唐寅、沈周、文征明、齐白石、陆俨少等艺术家的作品,早已过百万元、上千万元了。

从外在形制而言,纸质扇面分为有色扇面和白色素面,在同一艺术水准下,前者价格高于后者。有色扇面中又以金面价格较高,其中备受古人推崇的泥金扇面最贵。

其中原因,一位拍卖行人士表示:因为书画越来越贵,好的东西又少,而且假的多;扇面是小品,又有名家画和字,再与制作精良的扇骨三合一,做假难。所以扇面是既有艺术价值又不那么贵的投资收藏品,说白了就是性价比高。而名家精品扇面虽然价格已经高企,仍有较大升值空间。比如张大千的一幅立轴动辄就要上百万元,而他的扇画却只要数十万元就可拿下。而且,扇画通常是按照1.5平方尺来计算的,有正反两面,既有山水画又有书法,价格还是比较合算的。

在题材方面,山水扇面价格普遍高于花鸟或人物扇面,因为山水画更讲究布局,如何在有限的小空间内展示山水宏阔意境,着实费力。

系统收藏增值快

从创作时代上来区分,唐宋时期的扇面不论名家与否,只要是真品,价格都居高不下,因其存世量少,大多被博物馆收藏,民间流通凤毛麟角。目前,明清时期与近现代的名家扇面是各大拍场的主流,不仅数量多,还高价迭出。朱万章分析,明代扇面现在成为最贵的一批,收藏家最为钟情的也是明代名家的精品扇面,其原因在于:一是传世作品少,物以稀为贵。二是明代扇面大多较为精湛,尺幅虽小,艺术水准上乘。三是折扇在明代达到发展高峰,在扇面书画中占据主导地位。明代折扇工艺精巧,造型雅致,材质和艺术水准相得益彰。

历朝历代,喜欢收藏扇画的人不在少数。最大的扇画藏家要属乾隆皇帝,他藏有元明两代折扇300多把。而梅兰芳也是收藏扇画的大家,据说藏品也有上百件。

扇画收藏有两种形式,保持扇子原样把玩的叫成扇,为便于收藏而装裱成册页的称扇面。无论收藏什么,最讲究的仍是传承有序,扇画收藏也不例外。品质差不多的扇画,是否流传有序,直接影响其价格。2012年,一件由张大千画、溥儒书的扇面,以206万港元的高价成交,除书画都为名家外,还与该扇面曾由篆刻家陈巨来收藏有关。传承之外,其他如年代、名头、品相、著录、技法精妙程度,还有成扇的扇骨年代、材质及工艺等,都是收藏扇面应该讲求的内容。

为增加扇画的价值,有藏界人士建议,收藏扇画最好系统化,有一个收藏主题或年代排序,比如专收明清文人扇面。再如喜爱女书画家的藏家,可以收藏民国女画家作品。其时,同为中国女子书画会成员的吴青霞、顾青瑶、周炼霞经常合作画扇,不妨由她们的作品入手,收藏民国名媛扇画。也可以收藏明代的女画家作品,比如万历时期以兰竹见长的马守真,以画梅与画兰著称的薛素素和邢慈静,以及明末的李因、文淑等,她们的作品因为存世很少,在藏家猎奇心理的作用下,价格很可能不断上扬。

除了花大价钱收藏名家精品外,普通藏家可形成自己的收藏风格,以降低收藏风险。比如与其收藏当代书画家的作品,不如收藏明清及民国名家作品,因为当代书画家比较难有从前文人扇画的闲情逸致。而关注一些中小名家、历史名人的精品力作,则可能会有出人意料的收获。

另外,有故事的扇画也具有较大升值空间。北京匡时拍卖中国书画部业务主管晏旭举例说,王国维在昆明湖自沉之前,突然想起数日之前曾应谢国桢及另一友人之邀各书扇面一纸,当时误写弟为兄,于是复返校园办公室改写,之后到颐和园沉水自尽。这扇子故事性特别强,也是他的绝笔,如果出手,价格可能非常高。

但随着扇画价格上涨的是赝品的增多。其造假手段包括:将破损字画的残余部分移到扇面上,或用旧扇骨裱新扇画冒充古董,在书法扇面的另一面模仿名家画作因此,藏家收藏时要特别注意扇画两面字与画的配套与印证关系。而扇面收藏更需要丰富完善的知识体系,对相关历史文化背景、艺术风格特征要做详细考证,并保持平常心,才能收藏到有价值的作品。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