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宋代童子最爱玩傀儡戏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摘要:三彩童子傀儡戏枕宋代高9.8~11、面长48.5~48.8、面宽17~18、底长47.6、底宽13.9厘米1976年小学师生在济源县勋掌村镇安寺前翻土时被发现的,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博物院藏有一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此枕胎质呈浅红色…

图1 明末清初线刻填金“月夜婴戏图”匾牌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 宋代
高9.8~11、面长48.5~48.8、面宽17~18、底长47.6、底宽13.9厘米
1976年小学师生在济源县勋掌村镇安寺前翻土时被发现的,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河南博物院藏有一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此枕胎质呈浅红色,坚硬细密。体呈长方形,前低后高,中间微凹。整体模制而成,器形规整。器表施绿、黄、褐红、黑、白诸色釉。枕面中部的主题纹饰为婴戏图,两端为折枝牡丹纹,枕四侧刻划连续花叶纹。婴戏图描绘三个儿童在庭院围栏边、树阴下嬉戏的场面,右边儿童头顶蓄发一撮,两侧挽髻,身着绿衣白裤,坐在绣墩上,右手执一提线木偶;左边的两个儿童配合着他的表演,一人头上无发,身着绿衣黄裤,坐在地上用左手提锣,右手拿棰作击锣状;一人头顶蓄发一撮,黑衣白裤,吹笛而舞。这三个孩童发髻服饰、姿势动作和表情神态各不相同,个个生动传神,稚气十足。装饰采用刻划填彩的传统方法,花纹线条流畅。

安康市汉滨区恒口镇的百匾堂,收藏有一批历代匾额,其中不乏一些佳作,令人过目难忘。本文要介绍的这方明末清初时期线刻填金《月夜婴戏图》匾牌,无论从绘画内容还是雕工水平上看,都令不少观者赞誉。

宋代 高9.8~11、面长48.5~48.8、面宽17~18、底长47.6、底宽13.9厘米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局部(前侧部)

图2 石上“线刻”人物形象

1976年小学师生在济源县勋掌村镇安寺前翻土时被发现的,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三彩听琴图枕 河南博物院藏

图3 墓室中的线刻画面

河南博物院藏有一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此枕胎质呈浅红色,坚硬细密。体呈长方形,前低后高,中间微凹。整体模制而成,器形规整。器表施绿、黄、褐红、黑、白诸色釉。枕面中部的主题纹饰为婴戏图,两端为折枝牡丹纹,枕四侧刻划连续花叶纹。婴戏图描绘三个儿童在庭院围栏边、树阴下嬉戏的场面,右边儿童头顶蓄发一撮,两侧挽髻,身着绿衣白裤,坐在绣墩上,右手执一提线木偶;左边的两个儿童配合着他的表演,一人头上无发,身着绿衣黄裤,坐在地上用左手提锣,右手拿棰作击锣状;一人头顶蓄发一撮,黑衣白裤,吹笛而舞。这三个孩童发髻服饰、姿势动作和表情神态各不相同,个个生动传神,稚气十足。装饰采用刻划填彩的传统方法,花纹线条流畅。

北宋时期傀儡戏有了广泛的发展,种类较多,除上述绘画作品中描绘的“悬丝傀儡”和“杖头傀儡”是常见的表演形式外,还有独特的“水傀儡”“药发傀儡”等。
元代是中国戏剧的黄金时代,骤然勃起的元杂剧很快风靡全国,成为流行艺术。与戏剧艺术息息相关的木偶艺术在元代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只是元代木偶艺术见于文献记载的很少,目前仅有《朱明优戏序》及《观傀儡诗》等。
综上所述,傀儡戏自汉代初现端倪,唐代渐趋完善,至宋代则呈现出大盛的局面。宋后,在戏曲的强势冲击下,傀儡戏盛景不再。但宋代以后,傀儡戏并没有绝对衰落,而是依附于戏曲、民俗等载体之上,顽强地生存至今。如,明清时期的瓷器、织绣等重要物质载体的婴戏图案中也常见孩童手持木偶的形象。
(本微信节选自河南博物院李琴《三彩童子傀儡戏枕》)

该匾牌纵86、横198.5、厚6.7厘米;攒角边框,梨木质,宽9.4厘米;框内边起凸双弦纹,其间夹圆弧形条格;边框四角分别描金蝴蝶纹,四边框面描金缠枝连纹,因年代久远,大部分已脱落。
匾心香樟木质,地髹黑漆,左上角有月亮,意为月夜间,线刻填金、涂彩山水庭院婴戏图。在右侧楼阁下面,用三张着淡彩山水的画屏围成一舞台,其前面一着绿衣红裤的童子站在三足圆凳上,他对面前鼓墩上巴儿狗的表演鼓掌叫好;其左侧两个穿棕色花衣、着绿裤的童子也对小狗鼓掌;其前面绿衣红裤的童子,手舞足蹈,另一小童高兴地跪地拍手。中部右侧两绿衣红裤童子和一红衣绿裤童子,正在观看池塘盛开的荷花;中间五个穿绿衣红裤或红衣绿裤的童子,围住一小乌龟,指指点点逗着玩;左侧一穿绿衣红裤、一穿红衣绿裤的童子,正在对踢毽子。匾上方线刻描绘几座远山,山下是坡岸溪水、小桥、树木、湖石等。共刻绘六簇松树,六棵大树,似桂花和桑榆。
整个画面上共刻绘15个童子,分四个场景,真是童真百态,活灵活现。儿童在嬉戏中表现出的生动活泼的姿态,专注喜悦的表情,稚拙可爱的模样,不仅让人心生怜爱,更能感受到童稚世界的无忧无虑。
中国很早已有绘画婴孩的传统,到了唐宋时期技巧渐趋成熟,宋代更是婴戏图的黄金时期,使之成为中国绘画中极受欢迎的画类。婴戏图绝非纯为“儿戏”,它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写实的照片未出现以前,我们只能靠文字去想象古人之面貌和活动。然而文字的描写并不足以把古人的生活具体地表达出来,唯有绘成图画才能使当代人看到、感受到他们实际的形态。唐人在绘画婴孩的技巧上已有很大的进展,但婴孩仍然是仕女画的配角,未能独当一面。及至宋代,以儿童为主要绘画对象的画作大量增加,黄宾虹《虹庐画谈》总括宋代画家选题之风尚为:“一人、二婴、三山、四花、五兽、六神佛。”可见婴戏图在宋代已自成一派,并成为受欢迎的画类之一。
婴戏图,在明末清初绘有体育题材的古瓷片、国画、线刻牌匾等,题材中多有蹴鞠、踢毽子等游戏,蹴鞠就是踢球,踢毽子是儿童、妇女所喜爱的运动。它们都是我国古老的体育运动项目。
线刻是绘画与雕塑的结合。它靠光影产生,以光代笔,甚至有一些微妙的起伏,给人一种淡雅含蓄的感觉。有一种称为“线刻”,就是在石头上刻画人物或动物的形象,这些形象都是平面造型,线刻是指刻意留下相当分明的线条品质。另一方面,直线刻线法在属版上所使用的钢针几乎可以像纸张上的铅笔一样容易、随性,所以当艺术家在石板或木板上进行制作时,可随着他们的灵感来调整自己的步调。
隋唐两代是中国艺术史上的高峰时期之一,从墓室艺术范围看,线刻首当其冲成为出现在墓室中的最常见的雕刻形式。线刻多出现在墓室的石棺椁上,如隋代李和石棺、初唐李寿石椁、唐代永泰公主墓石椁等,少量出现在宗教与寺庙建筑之上,如唐代大雁塔门楣和门柱。这种形式基本上类似绘画中的白描,即单纯以线条来表现物像,其线条的粗细也没有大的变化,大致相当于工笔人物画的白描稿,基本上为平面表现,没有雕塑中的立体空间问题。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枕面)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局部(前侧部)

三彩童子傀儡戏枕局部(底部)

这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的装饰主题是三个孩童操作傀儡、吹笛、敲锣的嬉戏场面,属于婴戏图的范畴。

婴戏图是以儿童游戏为装饰图案,萌芽于战国时期,后又大量运用于玉器、漆器、陶瓷和织绣等作品中。婴戏图用于瓷绘装饰工艺上始见于唐代。唐代婴戏图极为罕见,只在长沙窑及耀州窑有极少量发现。宋代定窑、磁州窑、耀州窑、景德镇窑等瓷器上也有发现,到明中期以后,瓷器上婴戏图才开始风行,并一直盛行到清代。

各时代婴戏题材寓意略有不同。

从唐代长沙窑始见婴戏图直至明中期,其寓意以企盼多子多福、吉祥如意为主。进入明晚期后,多子多孙的吉祥意味仍是主流,但随着中国古代科举走向鼎盛阶段,考取功名等本与婴孩无关的寓意也开始被引入到婴戏图中,如五子登科、加官进爵、婴孩读书、指高升等,表达当时人们望子成龙,希望将来科举高中的美好愿望。

到乾隆时期,陶瓷婴戏图的画面充满着升官发财的祝愿,如五子夺魁、五子连科、瓶生三级等。另外,官窑中出现的百子图等儿童嬉戏场景则有粉饰太平盛世之意。乾隆之后的清中晚期婴戏图承袭乾隆作法,亦充满吉祥意味,但已了无新意,婴戏图逐渐走向衰败。

这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上的一个孩童手操傀儡、两孩童吹笛、敲锣作配合状的场面,从一定角度诠释了宋代傀儡戏的多姿与普及。

傀儡,又称木偶。傀儡戏是用木偶进行表演的戏剧,是民间戏曲中一种特殊的表演类型,多由艺人操作木偶伴随宗教仪式进行表演,今通谓木偶戏。其源于汉,兴于唐,历史悠久。三国时已有偶人可进行杂技表演,隋代则开始用偶人表演故事。表演时,演员在幕后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唐朝是我国文学艺术空前发展的时期,也是歌舞戏与参军戏争奇斗艳的大发展时期,木偶艺术也得到迅速发展,成为举国上下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

宋代城市迅猛发展、商品经济的高度繁荣带动了市民文化的崛起,城市中出现了大批供民间艺人从事文娱表演的场所,即瓦子勾栏。无论北宋的汴梁(今河南开封),抑或南宋的临安(今浙江杭州),都有很多民间艺术演出的场所瓦子。瓦子勾栏内各种艺人的表演,明白晓畅,通俗易懂,艺术形式多种多样,百戏、社火、傀儡影戏等都是十分受欢迎的表演。从文献记载和保存下来的诗文、图画及出土文物,可以看出宋代是中国傀儡戏最兴盛的历史时期。

这件北宋三彩童子傀儡戏枕表现的儿童游戏图,展示出宋代木偶戏的盛行不仅广为流行于民间,而且成为了儿童们的一种游艺活动。同时,也可看出,即便是儿童的自娱自乐,吹笛、敲锣、舞蹈等有模有样。

与这件三彩童子傀儡戏枕同时发现的还有一件三彩听琴图枕,面长63厘米、面宽23~25厘米,形体之大,实属少见。枕面正中的开光内描绘的是四高士庭园听琴图,四角各为一儿童玩耍形象,其中左下角一儿童举右手操纵着傀儡。这两件同时出土的三彩枕刻画的人物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宋人的精神生活是非常丰富和充实的。

三彩听琴图枕 河南博物院藏

北宋时期傀儡戏有了广泛的发展,种类较多,除上述绘画作品中描绘的悬丝傀儡和杖头傀儡是常见的表演形式外,还有独特的水傀儡药发傀儡等。

元代是中国戏剧的黄金时代,骤然勃起的元杂剧很快风靡全国,成为流行艺术。与戏剧艺术息息相关的木偶艺术在元代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只是元代木偶艺术见于文献记载的很少,目前仅有《朱明优戏序》及《观傀儡诗》等。

综上所述,傀儡戏自汉代初现端倪,唐代渐趋完善,至宋代则呈现出大盛的局面。宋后,在戏曲的强势冲击下,傀儡戏盛景不再。但宋代以后,傀儡戏并没有绝对衰落,而是依附于戏曲、民俗等载体之上,顽强地生存至今。如,明清时期的瓷器、织绣等重要物质载体的婴戏图案中也常见孩童手持木偶的形象。

(本微信节选自河南博物院李琴《三彩童子傀儡戏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