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平和窑明末清初五彩瓷

图片 2

图片 1

粉彩瓷又叫软彩瓷,景德镇窑四大传统名瓷之一,是以粉彩为主要装饰手法的瓷器品种。粉彩是一种釉上彩绘经低温烧成的彩绘方法。粉彩瓷器是清康熙晚期在五彩瓷基础上,受珐琅彩瓷制作工艺的影响而创造的一种釉上彩新品种,从康熙晚期创烧,后历朝流行不衰。

图片 2

捧盒,顾名思义,即捧在手上的盒子,兼具实用和陈设观赏的艺术效果。古时,一般只有皇室、官员和大户人家才有捧盒。捧盒除了具有存放各类古董珍玩的用途,还可作为盛装食物的食盒使用,如《红楼梦》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起头,就有“贾珍先将上等可吃的东西,稀奇的果品,装了十六大捧盒,着贾蓉带领家下人等与贾敬送去”的描述。
捧盒造型丰富多彩,较为多见的是扁圆形,其次还有几何形的六角形、八角形、方形,花果形的荷叶形、牡丹形、桃形,仿真形的钟形、瓶形及各种动物形等等,以方便捧持。其材质多样,常见的主要有瓷器、漆器、木器等较轻的质地,这是由于捧盒是以手捧着的器皿,过重不适合于捧在手里,加上作为食盒使用时,具有隔热保温的功效,故捧盒不能选用较重的材质,不过亦有金属和珐琅材质的捧盒,多作为盛放古玩的陈设观赏器物之用。
图中所示这件清代粉彩花鸟花卉纹开光芦雁纹捧盒,直径14.5厘米;扁圆形,子母口上下套合;隆顶,鼓腹,圈足,足底施白釉。通体施粉彩,盖顶绘的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芦雁图,历代画家留下了众多表现芦雁飞翔、鸣叫、嬉游、睡眠等各种造型的作品,赋予芦雁图清朗疏旷、野趣横生的自然之美。盒顶圆圈内,芦雁、水草、菊花、芦苇、湖面等图案组合成一幅充满生机的画面,四只芦雁在芳草萋萋的滩涂上自由自各得其乐,有的伸长脖子觅食,有的扭颈回望,有的张嘴对着天边飞来的一只芦雁欢快的叫鸣,有的将头藏在翅膀里休憩,形象俏皮可爱,栩栩如生,配合风吹苇动鸟语花香的一应衬景,显得极富画面感。盒沿子母口上下各饰回纹一圈,上下腹部各有四个菱形开光,呈对称分布于东南西北四方。开光内均绘有缠枝花卉及飞鸟,四时花卉各不相同,青枝绿叶相间,花卉绽放枝头,有莲叶、荷花,也有牡丹、雏菊、芍药,五彩缤纷,鲜艳夺目。开光外绘缠枝花卉和零碎的花瓣,每一处都不尽相同,花朵红黄白紫,花蕾含苞待放,与青绿的枝叶及芦苇、水草相间,纹饰线条细腻,设色鲜艳明快,赏心悦目。
清代瓷捧盒烧造数量庞大,盒上的纹样丰富多彩,山水、人物、花卉、虫鱼、飞禽走兽、渔樵耕读等,都是捧盒上常见的主题纹饰。古人习惯借物喻示,追求美好事物,亦喜欢通过在器物上刻画各种纹饰来对寄托吉祥美好事物的向往之情。如“渔樵耕读图”象征古代农耕文化的四个主要职业,也是古代高士隐逸山林或官宦退隐之后所向往的那种闲适生活,所以在清代瓷器上被广泛运用。芦雁是出没于芦苇林间的候鸟,因景物具象宁静美好,故芦雁图亦是清代瓷器上常见的题材。此器上的五只芦雁神态各异,造型准确,形神兼备,展现了湖荡湿地的自然风貌,这样的画面不禁令人想起清代诗人胡慎容笔下的《芦雁》:“横江片影一声秋,楚岸湘波事事愁。同是水云乡里客,归心空怅荻花洲。”
清代瓷器的釉装饰发展到了极致,以各种彩瓷为主,青花次之,大量使用色釉,其中彩瓷以粉彩为代表,到中晚期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件捧盒器身上的图案繁复而又清新疏朗,刻意打破岁时的传统,将暮春的牡丹和盛夏的荷花等一并呈现,主题鲜明,极具装饰效果。芦苇象征禄位,牡丹象征富贵荣华,菊花象征长寿,莲花象征高洁,各个纹饰都洋溢着浓厚的吉祥寓意,组合在一起,就呈现出一缕瑞祥宁和的气息。整件器物器型硕大端整,绘工精细入微,粉彩呈色艳丽匀润,纹饰恬淡雅致,集实用性和工艺美术性于一体,显示出清代粉彩瓷制作工艺的成熟与精湛。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粉彩是乾隆朝瓷器中所占此重较大的品种之一,在雍正瓷的基础上又有新的突破。乾隆粉彩中的一部分继承了雍正时期在肥润的白釉上绘疏朗艳丽纹饰的特点,如常见的折枝花卉盘、碗、小瓶、面盆、人物笔筒和大件器物鹿头尊等。

  1.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

鹿头尊是乾隆时常见品种。其口直,口以下渐大,垂腹收底,圈足。尊的上半部饰两个搂雕的夔凤耳、蟠螭耳或鹿头耳,因器型像倒过来的牛头或鹿头而得名。鹿头尊多在白地上绘青山绿水、树木,山水间及丛林里有很多头梅花鹿或奔跑或立,或回首或低头,颜色鲜亮,层次清晰,布局疏密有致。这类瓷也有叫百鹿尊的。乾隆朝的这一品种流传下来的巳经很少了,大多是光绪朝仿的,层次不清,颜色暗谈。

福建漳州平和窑址自20世纪80年代经大规模发掘陆续出土大量文物,在“南澳1号”水下考古中,也出水大量的平和窑瓷器,其产品有青花瓷、五彩瓷、素三彩、青釉、白釉、黑釉等,以青花和五彩为主。
平和窑五彩瓷是在已烧成的白瓷上,以铜、铁、钴、锰等矿物颜料描绘图案纹样,然后经750℃~850℃窑火第二次入窑烧成,呈现红、绿、黄、蓝、紫、孔雀绿等绚丽多彩的颜色,以红彩为主。通常情况下,每一件作品并不一定五色俱全,有些只用其中的两三种颜色。器物大多为碗、盘、碟等日用器,其中大盘尤具地方特色,其结构繁密而富有层次,一般中央以某一主题为元素,周边辅以锦地开光,设置4~12个窗格不等,饰以花鸟、虫草、动物等景物;不开光时,则辅以两两相对的景物为装饰。关于平和窑青花瓷已有详尽论及,现结合漳州市博物馆收藏的一批明末清初平和窑五彩瓷谈些个人认识。
明末清初,漳州所产瓷器大致有两大用途:一是实用,一是外销。器物有盘、碗、碟、杯、罐、炉、盒、砚台、军持等,主要是以生活日用具为主,陈设用器较少。其中个别体形硕大的大盘在其他窑址鲜见。盘的特点为敞口、浅弧腹,有的还有折腰,圈足。粉盒呈扁圆形,子母口,盒盖、底基本对半,合盖后,腹微凸。碗为敞口,深鼓腹,圈足。其他瓷器的造型与明晚期景德镇民窑的较为一致,只是没有景德镇民窑产品的丰富多彩,艺术水平也有差距。
漳州五彩瓷器一般胎体较厚重,胎骨呈灰白色或灰色,胎质较为细腻,烧结程度较高。大多施白釉,大部分施满釉,釉色略泛灰或泛青,釉面可见大小不等的棕眼。圈足内多不施釉,一部分虽有釉,但釉面厚薄不匀,不注重底足的修饰。
漳州窑采用沙层作为垫烧物,虽然在装匣前用窑具把沙层整实整平,但在烧结过程中,由于胎体厚重,在高温下容易塌底,釉向下流淌而与底足垫的沙发生粘连,因而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粘沙现象,在国外被称为“沙足器”或“汕头器”,这也成了鉴定漳州平和窑器的最主要的特征之一。
漳州窑瓷主题纹饰内容十分丰富,常见纹饰有植物类的牡丹、荷花、菊花、梅花、兰花、芭蕉、葡萄、瓜果等,动物类的龙凤、狮子、麒麟、喜鹊、鹿、鱼虫等,人物有高士、仕女、天官赐福、刘海戏蟾等,文字纹有福、禄、寿等吉祥纹样。图案布局一是繁密式,多见于开光大盘或比较繁杂的山水花鸟画装饰,如凤凰牡丹、荷塘芦雁、雉鸡牡丹、双龙戏珠、狮子戏珠、山水楼阁等,其画面层次繁多,绚丽多彩,显得富丽堂皇;二是疏简式,多见于小件的器物,如碗、碟、炉、瓶等,如仙鹤、飞禽、玉兔、龙凤、麒麟等纹饰,还有八卦、太极、灵芝以及福、禄、寿等文字,这些纹饰一般采用单独构图,留出的空白地方较多,使整个画面显得清新、疏朗、简洁、淡雅。例如: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图1)
此盘纹饰以花卉与动物题材加辅助图案相结合,盘内壁均等地分成六格,饰以如意云头纹开光,开光内绘四季花卉草虫。在各开光之间又饰有对称的如意纹,中间饰于“十”字形纹饰。内底在三圈弦纹内绘池塘,塘中花草摇曳,水波荡漾,牡丹盛开。画面中的两只凤凰,一只立于湖石,引颈高鸣,另一只立足于花草间,与之对语。开光之外装饰菱格锦为地。民间匠师绘此瓶时使用单线平涂,布局繁密,用笔豪放,画风洒脱自然;构图严谨,层次分明,画面绚丽多彩;主体纹饰和边饰图案遥相呼应,浑然一体,生机勃勃。同类以祥瑞动物装饰的瓷盘可见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图2)、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图3)。

清代粉彩的器形主要有壶、瓶、樽、罐、盆、盘、洗、缸、盒等。乾隆年间,瓷器的器形比雍正时期更为繁多,别具一格的陈设品层出不穷。清代粉彩的纹饰品种除白釉地粉彩与色地粉彩外。精代粉彩的纹饰品种除白釉地粉彩与色地粉彩外,还有釉下青花或是琢器上下部分为色地,腹部为白地或色地开光的粉彩。彩绘图案多以龙凤、花卉、山水、人物、故事等这主题画面,并以当时名画家的绘画为蓝本,兼容西方绘画技法。常见的花卉有月季、牡丹、玉兰、蔷薇、菊花、海棠等。清代粉彩瓷器的纪年款式一般为6字:大清某某年制,或4字某某年制字款。在字型方面,顺治、康熙时盛行楷书,雍正时楷书于多于篆书,乾隆时流行篆书,而到嘉庆以后又以楷书为主。格式有单圈、双圈、无圈栏、双边正方形,双边长方形、青花书款为主流,乾隆后期多用红字款。

  1.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

  2.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

  3.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

  4.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

  5.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

乾隆朝除了白地绘粉彩外,还有色地粉彩或色地开光中绘粉彩等品种。乾隆朝粉彩的创新品种是在黄、绿、红、粉、蓝等色地上用极细的工具轧出缠枝忍冬或缠枝蔓草等延绵不断的纹饰,且多和开光一起使用,人称轧道开光。这一工艺的出现,将粉彩推上了更加富丽繁缛的顶峰,一直延续到民国。另外,乾隆朝还有部分在粉彩瓷器的内壁及底足内施绿彩,俗称绿里绿底,一直流行到清末、民国。乾隆朝的绿里绿底极浅淡,迎光侧看釉面有极细小的皱纹,像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而形成的细波。绿彩附着在白釉上非常紧密,几乎没有爆釉现象。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图4)
内底饰一排山峦及树木,一条空心渠道将一座塔纵向分为两半,延伸扩大,将三座牌坊围绕,塔山之间及四周有海浪礁石和正在行驶中的单桅帆船。盘壁四侧分别绘以火焰心形的开光,内饰船渡。盘心和盘壁纹饰均以墨彩勾轮廓和晕染,四侧开光间有矾红彩“玉堂富贵”篆书印章款。这种山河构图清爽明朗,画面显得宁静深远且空灵。景物布局采用对称法,构图繁而不乱,俨然一幅蓬莱仙境图(编者按:此盘装饰图案即“裂塔纹”,描绘宝塔和云气,但给人宝塔中部开裂之感)。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图5)
口沿饰有红彩蕉叶纹,长颈饰有绿彩蕉叶纹,蕉叶尾间又饰以矾红彩蕉叶纹,均不及口部。肩部饰一圈缠枝纹,器身开光处和肩部一侧短流绘釉里红缠枝牡丹纹,花叶纹布满器身及流部。器身的开光间以菱格锦地铺满,整个画面红绿相间,繁而不杂,讲究对称,绘图工整。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图6)
内壁采用单独构图,简略地搭配一些散点式花卉和圈点图案,留出的空白地方较多,看起来既独立又统一。用笔线条率意而为,使整个画面显得清新、淡雅、疏朗、简洁。外壁所画动物形象抽象,追求神态之美。除了所绘动物纹,其余纹饰均以线条勾画,通过线条的轻重、缓急、疏密、刚柔来体现图案中的阴阳、明暗、深浅、远近的效果。整个画面主题突出,体现中国大写意风格。用笔简洁有力,一笔点画,不拘细节,一气呵成,妙趣横生。

乾隆朝粉彩的常见纹饰有山水、婴戏、九桃、瓜蝶、百鹿、花鸟、仕女、百花
(亦称 百花不露地)
、八仙、云蝠、福寿、缠枝花、皮球花、花蝶等。除了常见的器型以外,新颖造型还有贲巴壶、交泰瓶、转颈瓶。款识有青花、红彩、金彩等种类。

  1.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

  2.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图7)
在器盖一周分割成三个椭圆形和花瓣形开光,内绘莲花和果实纹,盖顶圈内绘莲花。器身饰一圈开光,内绘果实。其余用锦地纹铺满器物。这件器物略显粗糙,线条不规整,略显潦草,但层次分明,绚丽多彩,显示出粗犷之美。盖盒类藏品还见有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图8)。
总体上看,在漳州地区诸窑中平和窑是佼佼者,但较之景德镇瓷器产品,大多显得粗糙,有别于景德镇官窑青花绘制的规范、严谨,在纹饰和装饰手法上也不及德化民窑青花瓷的工整、细腻。但有其自身特点:实笔点画,线条短促,不拘泥于写实,恣意奔放,富有张力弹性,画意自由洒脱,可以说平和窑五彩瓷绘艺术之美,给观者艺术享受和启迪。。
上述几件明末清初的五彩瓷器为传世品,保存相对完好,对研究漳州五彩瓷有重要价值。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