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眺望·揣度”当代朝鲜美术精品展在国艺美术馆盛大启幕

图片 2

图片 1韩日
《等待》 145103 2016年
一、朝鲜艺术家在朝鲜国家内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在艺术创作上基本没有利益驱动。为国家、为民族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是朝鲜艺术家的共同志向。国家也给予艺术成就较高的艺术家很大的荣誉。所以,朝鲜艺术家可以心平气和地从事“纯粹的”艺术创作。
二、朝鲜是一个热爱艺术的国度,艺术输出不仅为经济需求,更为文化推广。因为艺术市场的尚未开发,所以现当代朝鲜美术没能体现出其实际价值。
三、目前,朝鲜艺术最大的市场在中国。北京、上海、广东、山东、天津、辽宁等地均举办过不同规模的朝鲜艺术展,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国内数家拍卖公司主办过朝鲜绘画专拍,成交率都相当不错。说明朝鲜艺术在中国市场进入“试水期”。此前朝鲜艺术在欧洲市场、韩国市场都有开拓。
四、朝鲜艺术在“作品要服务于革命,要真切地表现和宣传革命事业,要反映人民群众的生活需求。”这样的创作原则指引下,已经完全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貌、艺术品位、艺术史价值评价体系。作为亚洲艺术大国、作为世界艺术的一个特色分支,其审美价值及人文价值正被逐渐认知。
五、从艺术市场的发展角度看,当下朝鲜艺术在国际市场上的情况,与当代中国艺术市场发展脉络有相似之处,目前朝鲜国内除国家收藏之外基本上没有艺术品消费。所以,大部分的优秀作品,都流向市场相对活跃、市场完全开放的国家和地区。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朝鲜现当代艺术最大的市场。
六、朝鲜艺术创作的“盘子”很大,目前有成立于1949年的平壤美术大学,成立于1959年的万寿台创作社,还有中央美术创作社,白虎创作社、高丽美术创作社、铁道美术创作社以及省道的美术创作社等等大批专业的美术创作机构,培养了大量专业艺术家。从“资源”角度看,朝鲜艺术的“质与量”都可以保证未来艺术市场的扩张需求。
七、写实、唯美的朝鲜绘画作品是家居装饰、馈赠朋友的最佳礼品。同时,优秀的朝鲜艺术也很好地体现了作品的个人化、民族性、时代性。所以,选择独具特色、价格相对较低的朝鲜艺术品,作为特色收藏或家庭资产结构组合是一个聪慧选择。
八、就历史发展规律而言,未来朝鲜艺术必将有一个逐渐开放、逐渐增进国际艺术交流的推进过程,这个过程也必将成为世界艺术史的重要“案例”,应该说现在开始关注这个未来的“艺术现象”,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艺术角度,均属机不可失。
九、现当代朝鲜艺术一定程度上受中国、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及欧洲艺术的影响。近年来也在不断推进艺术家的国际交流活动。应该说不缺乏国际视野。所以,朝鲜现当代艺术家中也必将产生具有国际影响的、在亚洲艺术史范畴内举足轻重的艺术家。
十、辽宁丹东目前是全国朝鲜艺术品最大集散地,今朝美术馆是朝鲜美术专业的收藏机构。以收藏、整理、传播朝鲜民族艺术为己任,依托自身强大的专家队伍,
致力于朝鲜艺术的深度推广和学术研究,立足丹东打造国内最完善的朝鲜现当代美术交流平台。为专业藏家提供收藏咨询及定制方案,为“机构收藏”和“大宗艺术品贸易”提供全程咨询及操作服务。
本文系原创文章,转载须与今朝美术馆联系。李哲进 《似水年华》 147100
2016年柳权赫 《霞光万丈》 115×78 2015年

图片 2

国艺美术馆展览现场

今朝美术馆馆长胡耀中与国艺美术馆馆长黄平合影

本次展览汇集了700多幅朝鲜现代和当代绘画精品,其中有已故的朝鲜绘画大师的作品,有人民艺术家和功勋画家的作品,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朝鲜美术精品展,可称为是一次空前的艺术盛宴。主办方希望通过本次展览,为国内外藏家系统整合出一个可供研究的当代朝鲜美术文本。

展览现场,观众正在欣赏朝鲜艺术家的作品。

今朝美术馆馆长胡耀中为99艺术网介绍关于举办这次展览的初衷时谈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首都,北京是全球最活跃艺术品交易中心之一。北京的海纳百川态势,也成为当前朝鲜艺术品主要的交易中心。这也是为什么今朝美术馆联合国艺美术馆,将2013当代朝鲜美术精品巡展的最后一站,也是最大的一次展览放在北京的缘由。超过三百张朝鲜油画和朝鲜国画将当代朝鲜美术的整体面貌呈现出来,既是为纪念朝鲜半岛停战六十周年,亦是为关注朝鲜艺术的人们整合一个可供研究的文本。让藏家们深入了解半岛北方的文化特质及人文历史在美术领域的视觉表达。正因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繁荣,才有几乎封闭运行了六十年的朝鲜当代艺术来到中国。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展览现场,观众正在欣赏朝鲜艺术家的作品。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成为全球最大艺术品市场,高水平、低价位的朝鲜美术作品,也引起极大关注。本次展览的最大亮点是既坚持策展的学术性、原创性,同时又关照到艺术品消费的需求角度。在半年的展览筹备期间,得到了朝方的大力支持,主办方与朝鲜文化省美术局领导、对外展览总局领导、美术普及社领导以及朝鲜主要美术创作社进行了密切接触,认真征求意见,广泛征集作品,确保了本次展览的高水准、高质量。

今朝美术馆馆长胡耀中为国艺美术馆领导介绍朝鲜艺术作品

当前对朝鲜美术的关注与其说在艺术范畴,不如说是在文化范畴。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视角,可以更好的理解朝鲜当下美术的特殊意义。策展人、美术评论家包贵韬说,从收藏的角度看,其文化价值相对于美术价值而言,不妨更倾向于文化价值的读取。如果这种收藏不立足于逐利,而是文化现象的研究和梳理,甚至可以是对意识形态强势背景的田野调查,也许会让我们有更加清晰的收藏判断。另外,朝鲜美术的输出,目前并非在国际艺术品贸易的层面,仍有诸多的机会可以把握,这一点对收藏爱好者来说,属于机不可失。

观众正在对喜欢的作品拍照留念。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国际文化交流、艺术交流从来不会是单向度的。永远在拓展与融合的进程中。应该说半岛战争之前,朝鲜美术尤其朝鲜油画,主要是通过大量画家留学日本这个窗口,了解当时的东西方艺术。而半岛战争之后,朝鲜通过与前苏联的紧密关系,很好地掌握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层面的艺术价值。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尤其是二十一世纪初的十年,朝鲜美术主要通过中国这个窗口呈现国际艺术交流。当然,这中间的百十年历程,中国始终是朝鲜现当代美术的重要交流平台。

展览现场,作品深受观众喜爱。

当下众所周知的原因,朝鲜美术主要通过中国这个窗口让世界认知,或者说主要仍集中于当下最为活跃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中。并呈现出一个盘子并不大的低价位运行状态。一方面其渠道部分大多不是专业的画廊或艺术机构在做。一方面对于资源部分难以进行有效的调控。因此,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上的朝鲜美术,仍是冰山一角的状况。甚至某些在朝鲜看来并不优秀的艺术家,反倒在中国有了些许市场认知。

编辑:李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