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方寸之间的天价密码

图片 1

图片 1

6月1日,动画《大闹天宫》特种邮票1套6枚在全国正式发行。据邮政部门介绍,本次发行的邮票取材于《大闹天宫》中的6个经典情节,分别为“龙宫夺宝”、“官封弼马温”、“自封齐天大圣”、“大闹蟠桃园”、“恶斗天兵天将”和“打上灵宵殿”,同时发行小本票一册。

在我国很多人都有集邮的爱好,不过很多邮票发行量巨大,市场供应多从而使很多人收藏的邮票并没有增值空间,那么最有收藏价值的邮票是哪些?

邮票原本只是供寄递邮件贴用的邮资凭证,而随着电子邮件的迅速普及,邮票的使用量正不断减少。即便如此,邮票每年的世界使用量还是数以十亿计。其中,收藏者是邮票的一大主顾,为了迎合这些用户,邮政当局发行了很多纪念邮票,而少量、绝版的“错票”也让很多藏家趋之若鹜。因此,一些稀珍邮票的拍卖价屡创新高,人们在感慨一枚枚小小邮票何以拍出天价的同时,也开始正视这个潜力巨大的集邮市场。

收藏错版票要识真伪

拍卖价屡创新高

市场上流行着很多错版邮票,然而,导致错版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印刷因素,也有设计因素,有人为的也有非人为造成的,对于印刷造成的错误严格说应该作为印刷质量不及格的次品并销毁,不过往往被流通到市场上。提起错版,很容易和“值钱”划上等号。“其实并非所有“错票”都值钱。统计过去几十年出现过的所谓的“错票”,最终飞升至身价百倍的只是凤毛麟角。而判断错版邮票有没有价值,关键在于存世量的多少。例如上世纪60年代发行的“纪92”中的《蔡伦错票》为例,其之所以值钱,是因为一大版里面只有1枚出错,把“公元”印成了“公元前”。假设当年的这个错误是整版邮票都有,那么《蔡伦错票》绝对成不了收藏圈里今天所熟知的珍邮。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当地时间6月2日,世界上最昂贵的、伴以浓厚历史色彩的1856年英属圭亚那珍贵洋红色邮票“1c
Magenta”在伦敦展出。它将在6月17日登上纽约苏富比拍场,估价1000万至2000万美元。

收藏错版邮票,还要注意辨别真伪。常见的造假手段有:商家把被阳光晒褪色的邮票冒充是颜色变异的错版邮票。例如1980年t46猴票,目前市场价已达1.2万,本身为鲜红的底色,保存不当的话容易褪色。上世纪90年代市场上忽然冒出的“白猴”,很多商家说是错版,实际上就是褪了色的猴票。

1856年,该邮票由英属圭亚那的邮政局长发行,当地的《皇家公报》负责印刷。那次印刷的邮票还包括4c
Magenta及4c Blue邮票,而1c
Magenta是其中硕果仅存的邮票。由于它的罕有程度,故此被称作集邮界的圣杯。自1986年展出后,这枚邮票就甚少出现在世人面前。它曾在拍场上露面3次,每次上拍都会创下世界纪录。1c
Magenta因此也被形容为“世界上最珍贵的邮票”。

名人签名邮品价值大

无独有偶,在2005年,美国纽约什里夫邮品馆完成了一笔天价邮票交易。有“美邮之王”称号的一联四枚“倒置的珍妮”邮票换得一枚“Z-暗纹”邮票,从而使该“Z-暗纹”以300万美元(约1875万元人民币)的身价当之无愧地成为迄今世界上最昂贵的单枚邮票之一。与此同时,价值如此之巨的“Z-暗纹”邮票使它的买家比尔・格罗斯拥有了“一套美国19世纪邮票全集”,创下了博物馆也尚未完成的“伟绩”。

由于具备唯一性,名人签名邮品的潜在升值空间巨大。从1988年开始,收藏爱好者李伟新业余专事收藏中外名人朋友亲笔签名的实寄的信封和明信片,截至目前,已珍藏中外各类名人朋友亲笔签名的实寄封和明信片等共计10730余枚,当中不乏张学良、洪学智、钱学森、巴金、萨马兰奇等名人。

“倒置的珍妮”每枚面值24美分,是美国1918年发行的第一枚航空邮票。由于印刷错误,邮票中心的飞机图案印倒,使之成为珍贵的错体邮票。而“Z-暗纹”邮票票面为蓝色,上印有本杰明・富兰克林总统的肖像。“Z-暗纹”之名来源于邮票背面的网格状暗纹。在邮票背面印暗纹是当时一项试验性举措,目的是防止人们洗去旧邮票上的邮戳,而后再次使用。“Z-暗纹”邮票全世界仅存两枚,另一枚被纽约公共图书馆收藏。

对于李新伟的收藏,他所在城市的文化主管部门曾向其发出邀请,提供相关藏品的原件影印件,由其组织专家评估。专家认为“关于当代名人签名的实寄封等邮品,数量多,也颇为难得。”

什里夫邮品馆总裁查尔斯・什里夫兴奋地表示,这是“10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邮票交易)事件”。对于“Z-暗纹”邮票之珍贵,什里夫评价极高:“‘Z-暗纹’就像美国邮票中的圣杯,它是美国邮品的‘希望之星’。”

海外邮票升值潜力大

对于中国邮票收藏界来说,能顶得上“圣杯”之称的莫过于“全国山河一片红”。

海外邮票主要包括外国邮票和港澳台地区发行的邮票,从投资角度看,海外邮票的升值潜力大多很低,除非是上世纪早期的珍稀品种,不过国内玩得少,在收藏过程中难以找到交流的人,缺少乐趣,市场上很多所谓的海外邮票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邮票。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邮政局都允许企业私人定制个性化邮票,用于广告宣传或推广。此外,很多国家都有发行“花纸头”的习惯,不少刚入邮市的人,把这种五光十色的“花纸头”当作邮票购入,李新伟表示,“花纸头”与真邮票几乎没什么区别,有国名、有面值、有齿孔、有的还刷有背胶。但“花纸头”其实是一种臆造的冒充邮票的印刷品,并不是一般所说的假邮票。

“一版1980年的猴票,相当于一套房子。”这已经成为时下邮市的一句“名言”,也足可见猴票的价值。然而,一枚大票幅“全国山河一片红”(俗称“大一片红”)未发行邮票(新票)经过20余轮激烈竞价,以730.25万元的价格成交,创出中国单枚邮票拍卖新纪录。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1968年9月,中国邮电部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即俗称的“全面胜利”、“大一片红”和“小一片红”。此3版文革系列邮票存世数量极少,其中“大一片红”存世仅见8枚。

“全国山河一片红”图案为工农兵手持《毛主席语录》,背景是“革命委员会”的红旗汇成的红色海洋和工农兵群众热烈欢呼的场面,上方为一幅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地图上除台湾省外全部绘成大红色,上面印有“全国山河一片红”的金字。

邮票发行不到半天,一位中国地图出版社的编辑发现,这枚邮票上中国地图画得不准确,没画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便通过组织向邮电部反映。邮电部发现问题后,急令全国各地邮局停售,并召回所有邮票。但已有个别邮局提前售出了这枚邮票,致使有少量邮票流出。

“错票”并非都值钱

错版邮票本是操作失误造成的次品,但是因为收藏界崇尚“物以稀为贵”,反令其身价上涨,被全世界集邮者奉为心爱的宝贝。毕竟珍邮有其形成的原因,它们具有自然的魅力,虽然人人向往,但非人人都能得到,这也显示其稀罕程度。

2013年,香港斯宾克拍卖行举行首场邮品拍卖会,其中一件贴有“宫门倒”邮票的实寄封,以480万港元(约386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再次让世人惊叹。据悉,该邮票为1913年5月中华民国邮政发行,全套19枚。并分为伦敦版、北京老版、北京新版,共发行了3次。在北京老版的“宫门票”中,有枚面值2元的,由于印刷工人忙中出错,将其中一个版放倒了,所以印出来的邮票中心图案牌楼是倒印的,俗称“宫门倒”邮票。“宫门倒”邮票存世极少,被列为“民国四珍”之一,也被誉为“后四宝”之首。

这枚拍出高价的实寄封是于1923年10月29日从上海寄出的,盖有当时的上海机盖戳,并有挂号戳,加上“宫门倒”邮票本身品相完美,并带有厂铭的下边纸,这无疑更增加了珍罕性。

“错票”是因设计、绘图、文字、印刷错误等多样原因造成,一般邮票如出现重大错误,国家邮政部门会很快收回,但有时不可避免会流失一些到社会上,这些“漏网”出来的“错票”,珍贵程度不言而喻。例如《全国山河一片红》、《蔡伦像》等,就因失误成就了价值。虽然这些错误错得“美丽”,错得“昂贵”,但并非所有的“错票”都值钱。

一般来说,集邮者往往会根据个人爱好进行分专题集邮,升值空间大的题材自然追求者众多。为此,有相当一部分集邮者选择另辟蹊径,把宝押在“错票”上。但业内人士认为,过度沉迷“错票”炒作很有可能误入歧途、得不偿失。2011年上半年,有人称,T146《庚午年》马票上的骏马图案有错,一条前腿向后弯曲,违反了马腿结构,使得一时间马票价格水涨船高,但行情“来得快也去得快”。据悉,这枚马票的发行量达到惊人的1.3亿枚,而发行后消耗很少,因此存世量巨大。而所谓的“错误”即马前腿的画法不过是艺术创作的夸张表现,不具备大幅升值的可能。

百货商业行业分析师李伟告诉炒作,有的炒家挖空心思“鸡蛋里挑骨头”,在不少邮票上都挑出“疑似”错误的细节,并且进行大肆炒作,以吸引“不明真相”的散户购买。但是,存世量稀少的错变体邮票才算得上是珍品,而邮政部门大量发行却没有立即收回的“普遍性”错票,升值空间自然有限,邮友们权当是出于爱好而收藏。

名人邮票水涨船高

邮票小巧精致,具有易于收藏、传播面广等特点,受到广大藏友的喜爱,而以人物为题材,特别是以名人为主题的邮票往往容易成为热门藏品。

2010年10月,以好莱坞影星奥黛丽・赫本剧照为图案的一套邮票十联张在柏林举行的一次慈善拍卖会上拍出了43万欧元(约36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邮票画面中的赫本戴着大沿太阳帽,眼睛俏皮而有神,嘴角还衔着一只烟斗的长柄,成熟充满风韵。此前,这款印有赫本形象的单枚邮票曾以6.7万欧元(约57万元人民币)成交。

很难想象,仅仅因为印了奥黛丽・赫本的头像,一枚使用过的邮票也可以卖出如此高价。不过对于邮票的收藏爱好者来说,邮票的意义显然并不能仅用价格来衡量。

“其实,能够出现在拍卖会上的邮票往往都是具有相当的收藏价值,而且普遍得到了藏家认可。”李伟告诉少、收藏难度大往往是这类邮票的特点,因此也决定了其未来的升值潜力。“特别是像赫本这样本身就极为珍贵的邮票,再加上名人效应,很容易受到藏家的追捧,拍出高价并不意外”。

赫本的邮票能够拍出高价与其极为稀少的存世量确实密不可分。这款邮票是德国邮政局在2001年印制,由于赫本的儿子肖恩・菲勒不满照片被改动,由原本咬着太阳眼镜,变成咬烟嘴,邮局只好销毁1400万张已印好的邮票,仅有极少量的邮票流传在市面上。迄今为止,全世界仅发现了5枚。

尽管邮票的存世量往往决定着其收藏价值的大小,但不可否认的是,不少印有名人头像的邮票在明星光环的影响下,其受欢迎程度和价值也往往比一般的邮票要高。例如,曾经上过邮票的玛丽莲・梦露、詹姆斯・迪恩、加利・格兰特等人,其邮票都受到藏家的广泛欢迎,而梦露和迪恩的邮票目前则已绝版,难觅踪迹。

除了这些影视明星外,政界名人的邮票也同样是拍卖中的“常客”,一套1869年竖版6张的林肯邮票拍出了8.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3万元),而另一套8张的错版林肯邮票则拍出了14.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3万元)的高价。2008年的4月,印有林肯形象的一万多枚邮票在纽约的拍卖会上备受藏家的追捧,并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中依然拍出近200万美元(约1249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与上述美国备受追捧的名人邮票相比,中国的名人邮票市场发展还相对缓慢,很多邮品都是发行名人的个性邮票,如李宇春、成龙、王立群、易中天等。

尽管发展历史不长,但中国也不乏被拍出天价的名人邮票,如2004年3张搭载神五的整版邮票,这份有着杨利伟等3名宇航员集体签名的珍贵邮票最终被拍出了220万元的天价。

按照当时拍卖该物品的拍卖方董事长李绍宁的说法,这3张名为“天安门”、“同心结”和“如意”的邮品“都是不可复制的传世之宝”,尤其珍贵的是,它们还都有中国航天第一人――杨利伟及飞天预选航天员聂海胜、翟志刚这3人的亲笔签名。

如今,中国的名人题材邮票正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格局,例如“梅兰芳”的邮票身价大涨。一套由中国邮电部1962年8月8日发行的“梅兰芳舞台艺术”纪念邮票,已标出了上万元的价格。作为新中国首次为一名艺人发行的纪念邮票,由著名邮票设计家孙传哲担当设计者,发行量很小,仅有2万枚,全套8枚,面值1.52元,一枚选用了梅兰芳正面半身生活照,其余7枚选取梅兰芳知名剧目中的艺术造型。据介绍,该邮票由于印刷精美、发行量与存世量较少,加上又是首位艺人邮票,因此一直是拍卖行的抢手藏品,成为名人题材中的龙头票。

也有名人邮票遭遇价格跳水的尴尬。2006年,作为内地女艺人,头像第一次登上中国邮票票面的李宇春,由于其邮票很多年少有成交量,价格大幅缩水,由发售价格的每套36元跌至每套2元至3元的低价。

邮票收藏切忌盲目

“一叶知秋”,小小的邮票天地只在方寸之间,却集纳了大量的人文信息,因此成为记录特定时代的标本,这也正是集邮的乐趣所在。如今,邮票交易市场行情火爆,香港Interasia拍卖行的邮品拍卖,拍品多达3000种,在规模上可谓史无前例,各大板块的代表品种也纷纷创出天价,这小小的邮票又可以作为另一种标本,帮助我们了解当前的邮市、拍卖乃至整个艺术品市场的走向。

拍卖会固然引人注目,但从整个交易格局看,真正进入拍卖会的邮品毕竟只是冰山一角。邮品的拍卖虽然迭创天价,但一场拍卖会近亿元的成交量在整个邮市的成交额里还只是冰山一角。这种现象与邮品价格的区别有关,那些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邮票在大量的邮票中只是少数顶级的品种,大多数则是一些价格不高的普通品种。这也与市场的区分有关,大量普通品种在作为一级市场的邮票交易市场完成,只有少数珍稀品种才进入拍卖这个二级市场。更重要的是,它们分属于两个不同性质的收藏文化:那些价格低廉的普通品种属于大众收藏,更接近于文化消费;而那些高价的珍稀品种相当于一种奢侈品,才接近严格意义上的收藏。

对于名人题材邮票的大热,热衷于前往古玩市场淘宝的张志忠显得很淡然,他告诉己就是一名集邮爱好者,从最初集邮至今已经有接近20年的时间了,在他眼中,名人邮票只是近几年兴起来的一种收藏邮品,尽管比一般的邮品要受欢迎,但是就收藏价值而言,并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邮票收藏,张志忠很有自己的心得,“邮票收藏讲究的是‘精致’、‘稀少’、‘别致’,而名人邮票发行时很多都没有数量的限制,流通量很大,而且由于太讲‘个性’,缺少题材的吸引力,很难和那些重大题材意义的邮品相提并论,其升值的潜力也相对较小。”

李伟则提醒,对于普通收藏者来说,依赖邮票一夜暴富的思想不可取。邮票收藏并不简单,有很多细节需要注意。如今的邮票已经没有太大的实用价值,也不像珍贵宝石那样有内在价值支撑,一旦市场趋势不好,接盘的人并不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