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窑:海上丝路的奇葩

图片 1

图片 1

漳窑是漳州窑的简称。漳州地处闽南金三角,
陶瓷文化源远流长,明代中后期的漳州月港更是名闻海内外的商港。漳窑瓷釉面呈米黄色冰裂纹,器型古朴大方,是中国民间一种特色陶瓷艺术。

说起瓷器,人们大多先想到德化、景德镇。

世人对漳窑器的轻视和误解,是由来已久的。殊不知漳窑器乃是和德化窑、潮州窑鼎驰并列的华南三大窑系之一。漳窑器创制于明朝前期,原始瓷器则可追溯到青铜器时期,因漳州临海,在宋元时期已经成为华南地区外销瓷的重镇。正是在这个时期,漳窑器许是被两宋繁华精绝的烧瓷技术所影响,积累了丰富的瓷器文脉和烧制技术。在艺术风格上,漳窑器终于在明朝初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与潮州窑、德化窑不同的是,最早的漳窑器选择的是釉面呈现米黄色冰裂纹的各种生活器。这也是延续了其受宋元瓷器型古朴大方,不求繁复的特色。由宋及明,历经数百年文化熏染及海上贸易的活跃,漳窑器造型古拙、线条优美、风格典雅,不仅在器型上比较别致,但不失实用,同时在早期资本主义萌芽诞生的沿海诸地,漳窑器不仅能够满足明清士绅的审美趣味,同时也能满足其生活需求和猎奇思想。由此开始,漳窑器开始迅速崛起,开始与德化、潮州器并驾齐驱,可称为瓷器界的“华南三剑客”。
如图所示这尊清早期漳窑绿釉弥勒,尽管此物并非漳窑器常见的米黄色冰裂纹器皿,而是采用露胎绿釉,但是从整体用釉上还是可以看出较为明显的米黄色釉,这种绿釉点缀使得弥勒形象更加立体古朴,大腹便便,又憨态可掬。常有人将漳窑器与德化窑相比,评价漳州窑之轻率、粗陋,其实此为见仁见智之举。概览中华瓷器史,任何窑口的崛起与辉煌,都是一个相互借鉴、相互影响且独树一帜的过程。漳窑之于德化,确实是有模仿德化的成分,但囿于烧制艺术以及瓷土、釉料、工艺、匠人等多方面原因,并不能完全呈现德化之“白”,却阴差阳错留有漳窑之“米黄”。这种风格的诞生似乎和“开片”的传说一样流于传说。但是在瓷器烧制中,诸多“三分人作,七分天成”的魅力,似乎也为漳窑的诞生埋下伏笔。
漳窑器自此打开一扇崭新的大门,在明清风起云涌的波澜史上,可能随郑和下西洋便览东南亚风光,也似乎随着葡萄牙、西班牙海上贸易的兴起而游走欧亚。从考古发掘的成果分析,漳窑器多器型主要有碗、盘、碟、杯、壶、罐、瓶、炉、瓤、尊、佛像等铜礼器、文房用具及日用生活器皿。通过诸多比较可以发现,漳窑器中陈设供器类最为讲究,也是艺术成就最能彰显的地方。其观音、弥勒等人物雕塑十分精美,从此绿釉弥勒便可见一斑。
漳窑器与德化瓷、潮州瓷地处华南,各在一隅,有竞争也有磨合,从实际情况上看,德化白瓷的艺术成就难以企及,漳窑之早期“模仿”也难得其神,因此也从潮州器上借鉴了其青黄釉的特色。所以漳窑器长期寂寂无名,甚至被海外收藏者误认为“汕头器”,都是因为其家传“绝学”底色繁杂的缘故。但博采众长且风云际会者,终会有机会独领风骚。明代中期以后,随着明廷势力在海上的衰退,民间贸易开始兴盛。且在清朝中期之后,由于德化瓷在“白”之外,潮州窑在“青白釉”之外,又开始钟意“青花”烧制,是以给了漳窑器米黄器、米黄点绿釉器的机会,漳窑器开始自成一家,开山立派,开启了瓷器史上自己的“黄金时代”。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漳窑俗称米窑,因早期仿造青铜器的器型及釉表开细如小米粒片纹而得名。据《漳州什记》记载:漳州瓷窑号东溪者,创始于前明,出品有瓶、炉、盘各种体式具备。清末《闽产录异》也说:漳窑出漳州。明中叶始制白釉米色器,其纹如冰裂。漳窑始建于宋代,这比前人始于前明的推测要早得多。宋元时期,漳窑曾作为朝廷贡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达4个世纪而不衰。

说起青花瓷,人们耳边也大多先响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的流行歌曲。殊不知,自宋元以来,八闽大地上遍布的大小窑址出品的瓷器,在国外备受推崇,其中漳州窑出品的青花瓷在明清更是盛极海外。本报21日报道的《南澳Ⅰ号出水数百件漳州平和窑》的消息,就引来众多关注。不少读者表示,希望对漳州窑有更多的了解。

景德镇血统

南澳Ⅰ号是正在广东南澳岛附近海域发掘的一艘明末清初的沉船,被列为国家2010年水下考古重点项目。一件件瓷器从沉寂400年的沉船中被打捞出来后,再次引起轰动,其中不乏漳州窑的身影。

漳窑与同一时期的景德镇窑、德化窑和潮州窑相比,并不为人们所熟知。人们对漳州窑的认识,来自于20世纪九十年代初对福建省漳州地区明清时期古窑址的发掘与研究。在对古窑址的考古发掘基础上,中外古陶瓷研究的专家、学者结合海外沉船、古遗址出土的古陶瓷器物及标本,经过与大量海外传世外销瓷的比较分析,最终确认所谓的克拉克瓷沙足器吴州染付吴须彩绘饼花手汕头器交趾瓷和华南三彩等神秘瓷品的祖籍就在福建漳州。

然而漳州窑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或许是“克拉克瓷”。这数百年来在海外备受推崇的中国瓷,直到上世纪末,才找到故乡———闽南山间的漳州窑。

据《平和县志》记载,公元1518年(明正德十三年),王阳明平定平和农民起义之后,平和正式建县。平和驻军中有不少江西籍士兵,且其中不乏制瓷的能工巧匠。这使得漳窑的产品有时极易被混淆为景德镇瓷。尽管其产品胎釉有别于其他窑口,但其模印、刻画技法、构图和装饰图案与景德镇窑产品如出一辙。从古窑址采集到的瓷器标本也证明了这点,从窑炉技术和装烧技术看,漳窑采用的是阶级式分室龙窑,所用的M形匣钵及装烧方法等均有明显的闽浙地区龙窑特征,其制坯、施釉及装饰图案的绘制等,则大部分仿自景德镇。

克拉克瓷

漳窑特征

有了它,拍卖时就有好行情

漳窑以陈设瓷为大宗,形制古朴庄重、刚柔兼备,在器物相关部位运用堆塑、贴塑、镂空、刻划花、施以哥釉的装饰手法,产生含蓄、朦胧的美感,古往今来为人们所青睐,成为海丝瓷路上的一朵奇葩。漳窑分彩瓷(青花、素三瓷等)和色釉瓷(白、青、酱釉、蓝、黄釉等)两大种类。

洋味十足的中国瓷

造型

在和陶瓷相关的古代船舶中,“克拉克号”或许是最为着名的了。四百多年前,荷兰东印度公司截获葡萄牙商船“克拉克号”,船上发现大量中国瓷器。之后在米德堡和阿姆斯特丹公开拍卖时,这些瓷器引起轰动,东印度公司轻易赚到三百多万荷兰盾。不过由于不明产地,这些中国瓷器有了个洋名儿“克拉克瓷”。此后,凡有着“克拉克瓷”标签的瓷器,在海外拍卖市场都有特别好的行情。

既有粗大厚重的大件器物,也有精巧的小件器物,品种以盘、碗、碟类占绝大多数。漳窑的青花形物(器物)香盒在日本比较有名,为日本茶道中著名形物香盒。青花、彩绘、蓝釉和青瓷等种类中,均可见到直径达30厘米以上的大盘,其中个别大盘直径近50厘米。明末清初,这种硕大厚重的大盘在其它瓷窑中较为少见。青花大碗或大钵比较特殊,内底印花,外绘青花。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阿姆斯特丹举行题为“晚到400年的中国瓷到了”的大型拍卖会,拍卖品均是从16世纪至17世纪沉船中打捞出来的中国瓷器,其中不少是与“克拉克瓷”风格一模一样的青花瓷器。

胎釉

这些青花瓷有着共同点,大都碗底粘沙明显,纹饰流畅随意,而且青花花色偏黑,但与明末清初同时期的景德镇瓷器相比,总体不如其精致。

胎釉有精有细,粗者居多。粗者胎质发灰,杂质较多,胎质粗松;细者胎釉坚密。由于多数器物胎壁较粗,导致挂釉厚薄不均。多数器物底釉白中闪青,清亮温润。漳窑都是对器足处理都是先车镟出盘足后,再施釉,结果残留在盘足上的釉水未揩擦干净。盘在放入铺砂的匣钵内入窑焙烧时,留下难以清除的砂底。其急就草率的产品,给今人留下了区分同一窑系中不同技术系统的马脚。当然,漳窑也有较精美的非砂足佳品。漳州窑的素三彩器容易被人们误定为辽三彩或金三彩。五彩器中,以五彩开光大盘最精美。

阴差阳错的大发现

工艺

令人费解的是,这种盛产于中国的瓷器在国内却罕见收藏。尽管“克拉克瓷”出名了几百年,但源头究竟在哪,一直困扰着中外瓷器专家。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为寻找名为“漳州器”的米黄色釉瓷器及其窑址,故宫博物院曾派出一个考察小组到漳州进行调查,却阴差阳错地发现这一地区有生产青花瓷的古窑址。之后,当地文管部门开始调查,采集大量瓷器标本与国外的瓷器进行对比研究,并初步得出“克拉克瓷”原产地在漳州的结论。

胎壁的修饰一般比较粗糙,底足普遍带有放射状的镟坯纹(俗称跳刀纹)和乳钉状突起。底部未施釉。漳窑大多采用匣钵单件装烧工艺,但盆、碗等常采用叠烧工艺,故内心常有一道刮釉形成的涩圈。

20世纪90年代,福建平和南胜、五寨明清古窑址找到“克拉克瓷”、“汕头器”的窑址和销往日本等国的实物标本的消息开始不胫而走。国内外陶瓷界欣喜万分,众多目光顿时投向平和这个平素不为人所知的闽南山区县。其时,日本关西地区也出土了一批“产地不明”的青花和彩绘瓷器。中日两国学者共同在漳州进行考古发掘,最终确认瓷器的产地就是漳州。这也彻底解决之前陶瓷界的诸多疑问:“克拉克瓷”源头大多就在漳州窑。

纹饰

漳州窑

一类产品图案装饰采用中西结合,在碗、盘边沿用锦地开光做装饰,中心用主题纹饰,即所谓克拉克瓷(公元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海上捕获一艘葡萄牙商船克拉克号,船上装有大量来自中国的青花瓷器,但是瓷器产地不明,欧洲人便把这种瓷器命名为克拉克瓷),极具异域风情。克拉克瓷青料采用浙料,色调有翠蓝、灰蓝和淡蓝等几种。常用的绘画技法为勾线与大笔染涂,人物以没骨法,也有一笔点划写意与大写意手法,线条流畅、洒脱。凡是勾勒圆圈,皆是两笔拼凑而成,这也是明末清初瓷画的一个特点。克拉克瓷始于明代万历初年,终于清代顺治康熙两朝交替之际。其中以万历时期生产量最大,除漳窑外,景德镇、广昌和德化等地亦生产。漳窑和德化窑产销量最大,景德镇窑产品最佳。

盛行不足百年 十里长窑的壮观

早在明代万历年间漳窑,就作为景德镇的替身,彼落此起地生产外销瓷;漳窑另一类产品则按中国传统纹样,具有浓郁的东方时尚风格,纹饰有人物、植物、鸟兽、祥瑞珍禽、瑞兽、杂宝和山水楼阁等,装饰手法大多用大写意或小写意的没骨笔法,部分精细的大盘也采用先勾勒后填色渲染。康熙分水技法实即滥觞于此。

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平和县博物馆馆长朱高健先生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平和一带古窑址研究。他说,目前在平和境内发现的以南胜、五寨一带为主的古民窑数以百计,它们建造于临溪的山坡上,形成“十里长窑”。可以设想,这些窑口同时开足马力,日夜生产,火光映红花山溪,该是何等壮观。

此外,在碗、碟等小物件的内心,常书写有祈盼吉祥如意的草书吉祥文字(如福、禄、寿、佳、天、善、第、正、魁、尚、玉人等),文字书法字体有楷、行、隶、篆等。装饰技法缺乏规整与严谨,构图与线条的表现比较草率、粗犷和朴实。蓝釉器上,并不是简单的单色釉,常以白色化妆土点缀成各种图案(泥浆彩),蓝地白彩,白彩凸于蓝色釉面,外罩透明油;还有一种是在施有蓝釉的器物上,将蓝地刮去,形成蓝地白花。蓝地白花,白花凹或平于蓝釉,外罩透明釉;青瓷釉色青绿温润,为仿龙泉釉。青瓷盘、碗常刻各种花卉纹图案。青花和五彩大盘为出土或出水瓷器中最有特色和代表性的器物。

原福建博物院陈列部主任林忠干研究员列举说,1976年,在南大西洋中的圣赫勒拿岛附近岛屿,昔时拿破仑流放故地,发现一艘1613年沉没的荷兰“白狮号”沉船,出土了许多中国明万历时期的芙蓉式青花等瓷器,其中也包括漳州窑类型的青花彩绘碗、罐、盘、碟等。沉没于1600年的西班牙“圣迭戈号”船,上世纪90年代打捞时,也出土了漳州窑青花芙蓉手盘。

漳窑当代烧制历程

与景德镇的渊源

2008年7月,漳窑克拉克瓷研究基地在平和县文峰镇成立,神秘的平和克拉克瓷烧造技艺在此浴火重生。

据《平和县志》记载,1513年,平和芦溪等处农民起义声势浩大,提督军门王阳明发二省兵众,平定平和寇乱。后为安定地方,选留随军兵众与当地百姓共建平和,其中的江西兵众不乏陶瓷方面的能工巧匠。

2008年10月,首批高仿真克拉克瓷出窑。

据载,明正德十四年,共有13位江西籍人士主政平和。时值漳州月港海上贸易繁荣,瓷器又是对外出口的大宗商品,这些到任的知县便赋予瓷业优惠的税收政策,加以扶持。从平和采集到的瓷器标本看,尽管其胎釉有别于其他窑口,但其模印或刻画技法、构图与景德镇窑产品如出一辙,这也是其有时被混淆为景德镇瓷的原因。

2009年年初,失传400多年的米黄色釉烧制工艺面纱终于揭开,福建省漳窑瓷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系列制品产出后,在器形、釉色和本质结构上,均达到与古米黄色釉形似、神似和质似的程度。

“明代虽然实行海禁,但是到隆庆元年全国只开放漳州月港对外通商,并设立专门机构。”林忠干研究员说,就像宋元时期泉州港的繁荣带动德化窑、建窑的兴盛一样,月港的繁荣也带来漳州窑的兴盛。不过到了清代禁止海外贸易,漳州窑和福建的很多窑场一样,清初开始逐渐衰落了。

2009年6月,克拉克瓷实现批量生产;漳窑米黄色釉制作(烧制)技艺是中国传统手工技艺之一,其制作与技能性主要表现在原料配制、成型装饰和高温烧成诸方面。

福建窑多烧外贸货

同年,漳窑传统制作技艺成功入选第三批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和漳州窑类似,我省着名的德化窑、建窑都有烧制外销瓷的过程。从宋元到明清,正是福建古代窑业的繁荣时期,国内外各地沉船出水的瓷器中,包括了各窑址生产的主要品种,如宋元时期的青瓷、青白瓷、黑釉盏、酱釉瓷和绿釉瓷,明清时期的青花瓷等。

福建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栗建安研究员表示,在数众多的窑址生产了大批的陶瓷器,除了一部分供应国内市场外,相当大的部分是为了外销。

他认为,沉船的考古发现,再现了当年福建海上交通的繁荣和海外贸易的盛况,也为了解福建古代瓷器的生产和外销提供了重要和宝贵的实物资料。

平和克拉克瓷 “复活”之路

明嘉靖、万历年间至清初海禁

在平和县大山深处悄然出世,顺九龙江西溪支流花山溪向东直抵月港,漂洋过海。

17世纪中期至上个世纪末

因“克拉克号”而闻名,曾风靡欧洲上流社会,却一直到上个世纪末,才找到故乡。

2004年

平和县将南胜花仔楼窑、南胜田坑窑、五寨大垅窑、五寨二垅窑、五寨洞口陂沟窑、五寨后巷田中央窑等6处明清古窑址捆绑为“平和‘漳州窑’窑址”,申报第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6年5月25日

国务院核定公布的“国保”中,平和“南胜窑址”名列其中。

2008年7月26日

漳州窑平和克拉克瓷研究基地成立了,并选址平和文峰镇宝桥村。

2008年10月1日

利用传统烧制工艺,基地首窑烧制成功。

2008年10月6日

第一批十多件高仿真度克拉克瓷青花大盘正式出窑,并被列为当年琯溪蜜柚节馈赠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