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凌《江雪》作品赏析

图片 2

图片 1江雪
我觉得人其实来自于自然,最终也将归于自然,归于泥土。其实人的本性是贴近自然的,当接触它的时候,就会觉得更贴切、更舒服。我画抽象的时候,总是觉得这
个东西跟我的心不同,我不断地反问,心里不踏实。到画了山水之后,进入不是很具体的写实,也不是抽象的一种阶段,而是在这两者之间保留了客观物象那样一种
更符合神韵,更符合结构,更符合意境,更符合心性的东西。比如气息,这种看不见、很神秘的东西,它是内在的,但是你的心能够体会到。这个我觉得更重要。其
实画看得到的东西,我觉得不难,但通过看得到的东西能够体会到后面看不到的,我觉得这个难。
— 洪凌
洪凌,上世纪50年代中期出生于中国北方传统书香门第。幼年时期便受到黄宾虹传统山水精神的熏陶,少年艺术求学时期开始对于西方艺术语言进行深入洞察与研习。在其后漫长的创作岁月中洪凌一直在东西方艺术技法中游走实践,在迥然不同的东方与西方艺术语言之间进行不断的探索。
与当今身处烦嚣都市的艺术家们不同,洪凌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生活与创作方式。
在风景奇峻,秀丽温婉的黄山脚下艺术家造园安家,取名“洪庐“。
这里既是创作工作室,更是艺术家回归中国文人山水精神的家园。十多年来,艺术家一砖一石,一草一木的造园生活,是对中国传统美学的全面体会与实践,”洪庐“无疑是艺术家最精彩的作品,任何走进”洪庐“的人都会为感受到艺术家对中国传统山水与美学精神的的感悟与心灵回归。经过长期的孕育,洪凌的艺术创作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呈现别具一格的意境。经过多年的不断实践与改良,洪凌在画布上展示出东方水墨的气韵、淋漓、空灵的境界,同时借由西方油彩在色彩上气势磅礴,纷繁绚烂。体现了一种宇宙天地,大山大水的非凡气势。
相比90年代初期的山水作品,1998年后的作品更加抽象概括,之前可以辨得清的山水轮廓越来越不清晰化,越来越意象,中国画的意境更加浓郁。洪凌曾说:“1998年以后我的画面开始追求从现实情境逐步走出,向油画中的笔墨气象移动,也就更加尊重油画自身生发而成的形态,找寻更加宏观的语言架构,引发更主观的内向提取。”创作于1998年的这幅《江雪》(lot
)中,我们找不到一条清晰的、连续的轮廓线,轮廓似乎消融了,山、水、树、雪,渔船,交融到一起。这与洪凌独特的起草构图方式有关,最初他将色彩泼到布上,并无
定形,只是一种“意象”的寻找。当感受逐渐明晰时,记忆中丰富的山水形象就不断涌现,在这些层层涌现的“意象”中,画家选择他的形象,不断地调整最初的色
层,有时用笔勾勒,有时用刀转动拖刮,轮廓线也许似有似无,但气息是连绵不断的。
这幅《江雪》中,画面呈三段式分割,远山,江海,近处的峦山屏障,呈现出一江两岸的悠远而广阔的视觉空间。洪凌对于远山与江海的描绘采用平涂渲染的方法,使画面有雾气氤氲,烟岚缭绕之感,正如宋代郭熙《林泉高致》中所描述:“远山无皱,远山无波,远人无目。非无也,如无耳”,洪凌在此更为简约,概括地处理物象,近景与远景的直接对立下,营造出的空间更加旷远幽深。近景中,洪凌选用细腻而通透的笔触描绘被雾雪覆盖的山石树林,同时又运用传统水墨的枯笔与书法中遒劲的线条勾画隐约的山林枝干(见附图),最后再撒上色点来达到“破”的作用,增加了丰富的空间层次感。而油彩的滴漏点彩相互渗透,巧妙地表现出水墨泼洒的浑然气势与抽象境界。洪凌描绘的山峦树叶枝丫渗透着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形态与韵味,他运用独特的东方语言借助西方的媒材,构建出绘画的空间与层次,表达远离现实世界之外弥足珍贵的山水境界。
在“洪庐”中,高大敞亮的创作油画空间与别致优雅的水墨工作室遥相呼应,艺术家每日必在两边工作室都会拿起画笔,在西方油彩与东方水墨见体味转换。
作品
(LOT)即是出自水墨工作室。运笔流畅自如,线条飞舞灵动,彩墨点染生晕,山间美景,村舍乡野趣味一气呵成,浑然天成。
如同洪凌每日在“洪庐”中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东方与西方的交互感受贯穿于艺术家生活的点点滴滴。
呈现在艺术创作上洪凌并不拘泥于油画媒介以及中国传统写意艺术的图示,在这两者之间,洪凌一直要寻求交接点,突破点。作品中的意境更具有中国式的美学表达,但是其构图和造型又映像着作者对于西方古典艺术与抽象艺术的思考和驾驭。

图片 2

江雪

即将于2012年12月15日上午开拍的北京永乐秋拍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中将呈献艺术家洪凌创作于1998年布面油画精品《江雪》。

洪凌,上世纪50年代中期出生于中国北方传统书香门第。幼年时期便受到黄宾虹传统山水精神的熏陶,少年艺术求学时期开始对于西方艺术语言进行深入洞察与研习。在其后漫长的创作岁月中洪凌一直在东西方艺术技法中游走实践,在迥然不同的东方与西方艺术语言之间进行不断的探索。

与当今身处烦嚣都市的艺术家们不同,洪凌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生活与创作方式。
在风景奇峻,秀丽温婉的黄山脚下艺术家造园安家,取名洪庐。
这里既是创作工作室,更是艺术家回归中国文人山水精神的家园。十多年来,艺术家一砖一石,一草一木的造园生活,是对中国传统美学的全面体会与实践,洪庐无疑是艺术家最精彩的作品,任何走进洪庐的人都会为感受到艺术家对中国传统山水与美学精神的的感悟与心灵回归。经过长期的孕育,洪凌的艺术创作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呈现别具一格的意境。经过多年的不断实践与改良,洪凌在画布上展示出东方水墨的气韵、淋漓、空灵的境界,同时借由西方油彩在色彩上气势磅礴,纷繁绚烂。体现了一种宇宙天地,大山大水的非凡气势。

相比90年代初期的山水作品,1998年后的作品更加抽象概括,之前可以辨得清的山水轮廓越来越不清晰化,越来越意象,中国画的意境更加浓郁。洪凌曾说:1998年以后我的画面开始追求从现实情境逐步走出,向油画中的笔墨气象移动,也就更加尊重油画自身生发而成的形态,找寻更加宏观的语言架构,引发更主观的内向提取。创作于1998年的这幅《江雪》中,我们找不到一条清晰的、连续的轮廓线,轮廓似乎消融了,山、水、树、雪,渔船,交融到一起。这与洪凌独特的起草构图方式有关,最初他将色彩泼到布上,并无
定形,只是一种意象的寻找。当感受逐渐明晰时,记忆中丰富的山水形象就不断涌现,在这些层层涌现的意象中,画家选择他的形象,不断地调整最初的色
层,有时用笔勾勒,有时用刀转动拖刮,轮廓线也许似有似无,但气息是连绵不断的。
这幅《江雪》中,画面呈三段式分割,远山,江海,近处的峦山屏障,呈现出一江两岸的悠远而广阔的视觉空间。洪凌对于远山与江海的描绘采用平涂渲染的方法,使画面有雾气氤氲,烟岚缭绕之感,正如宋代郭熙《林泉高致》中所描述:远山无皱,远山无波,远人无目。非无也,如无耳,洪凌在此更为简约,概括地处理物象,近景与远景的直接对立下,营造出的空间更加旷远幽深。近景中,洪凌选用细腻而通透的笔触描绘被雾雪覆盖的山石树林,同时又运用传统水墨的枯笔与书法中遒劲的线条勾画隐约的山林枝干(见附图),最后再撒上色点来达到破的作用,增加了丰富的空间层次感。而油彩的滴漏点彩相互渗透,巧妙地表现出水墨泼洒的浑然气势与抽象境界。洪凌描绘的山峦树叶枝丫渗透着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形态与韵味,他运用独特的东方语言借助西方的媒材,构建出绘画的空间与层次,表达远离现实世界之外弥足珍贵的山水境界。

在洪庐中,高大敞亮的创作油画空间与别致优雅的水墨工作室遥相呼应,艺术家每日必在两边工作室都会拿起画笔,在西方油彩与东方水墨见体味转换。
作品
(LOT)即是出自水墨工作室。运笔流畅自如,线条飞舞灵动,彩墨点染生晕,山间美景,村舍乡野趣味一气呵成,浑然天成。

如同洪凌每日在洪庐中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东方与西方的交互感受贯穿于艺术家生活的点点滴滴。
呈现在艺术创作上洪凌并不拘泥于油画媒介以及中国传统写意艺术的图示,在这两者之间,洪凌一直要寻求交接点,突破点。作品中的意境更具有中国式的美学表达,但是其构图和造型又映像着作者对于西方古典艺术与抽象艺术的思考和驾驭。

夏圭 《风雨舟行图》

马远 《梅石溪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