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崇源十周年:海上旧梦——自由篇

图片 7

图片 1水乡的阳光
宋建社
虹桥当代艺术馆的馆长宋建社,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与开放时代同步声名鹊起的画家。上海的西画,虽然在百年开埠就非常现代,但是在以后的探索中更多地呈现抒情的文人诗意。这是前辈画家留存给当代绘画民族化的财富。
开放萌动,观念就是形式,宋建社是上海画家中很早就将抒情的油画绽放出观念情绪的。现代不等于抽象,虽然景物的本身是具体的,如果你能从非常具体的景物中展现色彩的魅力,这需要画家很有思想,又有很深的表现技法。80年代初,中国的油画很受苏派画风的调子的影响,我们的美术理论也是刚刚起步,一部分油画家也是刚刚走出国门。宋建社的油画却是很早就有了新形式。当时的美术刊物,还为油画的新形式语言展开一番讨论,上海毕竟是个开放而现代的都市,人们带着热情拥抱现代的色彩。真如余光中分析现代语言的理论一样,上海的油画语言也是最先从形式上探寻色彩本身的形式感。宋建社能从自然中获取生命的色彩情感,将自己对美的主观认识与自然中的情绪互动起来,热烈中燃烧着炽热的色彩,温馨中有一种憨厚朴真的自然心境。
我以为一幅绘画的语言是表现色彩的魅力,而不是用曲折的故事营造情节。具有文人画诗意的江南小镇,宋建社画来犹如灿烂无比的幻景一般,色彩微妙变化展现出他纯熟的技法。这种表现就是对色彩元素的现代张扬,如同一首优美的现代诗,没有具体的情节,语辞却是意味魅力。宋建社把这些最现代的色彩元素套在小镇和人体中,让人们在表现叙事中品味具体故事情节的现代感,读者自己可以去品味,因为当今的观众已经非常具有现代绘画的品赏水平了,这里就包括了宋建社一辈的推波了。
我以为,绘画的当代性就是纯粹的,如同当代理论家评论当代绘画,“复杂的色彩简明表现”,就是说你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高级的档次,油画本是丰富色彩的艺术,层层覆加增加了色彩的深刻性,但你用非常简明的色彩展现画面丰富的情感,我想这就是一位画家的艺术修养,我与宋建社交往30多年了,他的画风很给我理论上的提高,展现了开阔的形式空间。

徐恩存(《中国美术》杂志主编、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

上海崇源2012秋拍拍品:罗中立作品

  我们读王功学的乡土绘画时,不能不被他那一往情深的情感、朴素与平实的形式、生动而富有特色的语言所吸引,所陶醉;因为,画家在那些平凡的场景中弯弯的村道、静静的小河、错落的屋舍,袅袅的炊烟,参差的篱笆等等中都寄寓了他的眷恋和乡愁,这些景物笼罩上一层温馨的人性色泽,触发着现代人某种回归的情思。

女性人体和青年女性形象的题材也是这次自由篇专场的亮点。

  我们看到,画面中的形象,因为有了现实生活的依据,都在画家笔下体现出生命的活力门前的小羊、篱笆下的鸡群、牛圈里的牛、村道上的车辙与残雪都被画家描绘的极其生动与亲切;如果没有切身的生活体验是难以达到这种细致入微的感人效果的。

上海崇源2012秋拍拍品:洪凌作品

  在当代画坛上,油画家王功学是以其乡土主题的作品,以及朴实、单纯的个人风格,引人瞩目并归属于生活流画风的。

不同风格的艺术家们通过对女性形象的表现传达了对人性自由的向往,对自然美的不懈追求。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申玲是中国当代着名的女性主义油画家,其对女性人体及其空间的直白表现以及大胆笔触都令人耳目一新。上海七零后画家何振浩师从具象写实油画大家徐芒耀,深得法国学院艺术的精华,油画技巧地道纯熟,其对青年女性的表现又颇具诗意的浪漫气息。此外孙浩、匡剑、默涵等名家的人体或人物也非常独到,都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为了在一种真诚的心灵体验中产生一种乡土的宁静与温馨,画家研究了西方古典油画的写实技法与精神内涵,也研究了印象派绘画的光、色、投影及复杂的冷暖色彩关系与变化,以及俄罗斯巡回画派的关注现实的写实风格与抒情的形式意味。因此,我们看到,王功学的油画,大多是在暖色调与光源色中寻求细微变化,使画面整体在单纯中求丰富,在统一中求变化,用以营造一种特有的安详、宁静、和谐与温馨的氛围。

以“自由篇”的方式征集绘画作品在艺术拍卖领域是很少见的。这一板块包括了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画家对艺术的自由探索。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画家在经历伤痕美术时期对文革中宣传性现实主义美术的反思后,面对西方现代、后现代艺术的大潮。八十年代一些人在全盘西化思想的影响下,一味学习西方艺术已有的形式,模仿西方现代艺术的风格。在一个时期内一些人甚至认为油画特别是写实油画已经过时,认为艺术媒体是越新越好,于是各种新媒体、行为艺术甚嚣尘上。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更多的艺术家认识到完全的现实主义和完全的西方现代主义都是一种极端和强迫,艺术不存在一个固定的模式,艺术应该是艺术家自由探索的自然实现。

  王功学的乡土主题油画,作为艺术,在实际上与现实生活有着明显的距离,因为作品中的乡土风情是整合以后的再造与重构,是理想化的结果,画面中无处不漾溢着向往与追忆的意韵。

最后值得一提的自然还有石虎先生。这是因为这位人称“中国毕加索”的老画家其为人处世、画风画作最能配得上“自由”二字了。他文革后第一个到非洲十三国写生,将黑非洲原始文化融入自己的创作之中,对国内现代艺术影响巨大。他的油画、重彩画、水墨画色彩斑驳,形象离奇,将自由的画风发挥到极致,此次征集的作品堪称其自由画风的典型代表。

  在温暖的色调中,去表现乡土生活的诗意与魅力,事实上它体现的是画家的一种本土文化态度与文化立场,体现的是画家的一种精神定力与一种坚持。在当今一个开放且多远化的艺术格局,作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王功学执著地选择本土文化立场,并付诸创作实践,且坚持不懈是难能可贵的。

上海崇源2012秋拍拍品:冷军作品

  数年来,王功学的油画创作,执着于对乡土风情的表现,执着于对乡野大自然的抒情遥远而偏僻的东北故乡在画家的心目中是亲切的,也是神圣的,他的创作激情,他的艺术灵感,都是在故乡的温热、广袤的土地上孕育诞生的。

上海崇源2012秋拍拍品:石虎作品

  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以现实生活素材作依据的,当然,这些素材也都是他十分熟悉并历历在目的,经过取舍、剪裁、审视与心灵化的选择、加工,成为艺术形象入画,成为承载画家情感的符号,成为一种心境的折射。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是中国人对自由的领悟。自由并非随意的糊涂乱抹,更非装神弄鬼、欺世盗名。这次《海上旧梦—
自由篇》专场中众多风格各异而又不乏章法、规矩的作品充分表明了艺术自由的真正含义。

  纵深意识的渗透,使作品变得生动而凝重。

图片 2

  为此,我们对王功学的艺术充满了新的期待,并寄予厚望。

此次专场我们看到了一批在中国当代油画史上着名画家的作品,它们都是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在美术史上占据一定的地位的。罗中立的《父亲》曾是中国当代油画的代表之作,老父亲苦难深重的经典形象成为中国近现代历史的表征。此后罗中立继续从事农民题材创作,画风从超现实主义转向野兽派、原始粗野主义。此次专场中的作品就是这类风格,其影响也不容小觑。罗中立的崛起也象征着四川画派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崛起。四川远离沿海的内陆盆地文化形成了一种沉郁、狂野而又具有火辣爆发力的视觉形态,孕育了一些优秀的艺术家。他们大都以写实为根基,同时又融入了四川特有的诗意、浪漫与想象力,何多苓、庞茂琨、刘虹、曾妮等人油画中的人物往往外表是压抑、孤寂的,但是内心则有似乎有着一团火,随时都要迸发,作品通常具有热烈的色彩和奇幻的表现形式。湖广地区的画家多是超级写实主义的信徒,他们的绘画大都以极端逼真、细腻的刻画而着称。冷军以异常客观、冷漠的态度对五角星、水龙头这些无声命物体进行了机械式的再现,这种冷漠背后凸现了社会、人生的某种残酷和哲理。同样,石冲的人体看上去也如同照片式的真实逼真,然而其表面覆盖的类似水珠的模糊物体以及透明涂层又让人产生某种不真实感,具有相当的观念艺术特点。

  他由衷地感念故乡,故乡在画家的心目中,既是一种精神的资源,也是一种生命的支持,因此,在画家所有的作品中,乡土主题的创作与表现,在事实上是游子对故乡的向往及追忆,在艺术上的宣泄与表现。

上海崇源2012秋拍拍品:申玲作品

  在解读画家乡土主题作品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东北故乡对画家而言,是一个充满情感色彩的回归思考,只有在乡土的空间里,才能产生天地之美,因此,画家笔下的乡土风情又不能不是一种象征,它蕴含着极为丰富、深刻地思想与艺术的见解。

图片 3

  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王功学形成了自己的观点、理念与表现取向。为了传达自己的乡愁、乡思、乡情,在绘画语言上他选择了平实朴素,以传统达现实的感受,并在色彩的设置、风格的营造、形象的刻画、总体的气氛中传递一种纯真的感觉,让人从中获得一份与生命、情思相关的体味与感悟。

图片 4

  细加分析,我们发现王功学的作品,多取一种平远延伸的形式,并据此建立了一种景物、色彩与情感的逻辑关系,譬如,在中景展开村落、房屋、树丛、草垛、篱笆、牛羊、鸡鹅等,再以小河,村道等由近景向中景延伸,直至远景,构成了大体上的十字结构使画面在稳定中有变化,在静穆中有运动,在单纯中有丰富;这种视觉规律与审美情感的结合,使画面结构脱离了僵化的局限,呈现为一种生机勃勃的活力,和身临其境的意境。

图片 5

  王功学作品中的崇拜自然、原始主义倾向和浪漫主义氛围的综合运用,使画家的乡土主题绘画趋向一种纯真的天然美感。

图片 6

  王功学的油画是写实性的,这种绘画语言更适宜于对乡土风情的抒情表现。

图片 7

  首先是,画家的作品不是客观地再现乡土风情,而是主观的情感表现;其次也不是现实物象的罗列堆砌,而是情感的流动;最后是把乡土主题理想化为一种憧憬,使之体现为一种价值意义。

相比罗中立、冷军等有些压抑、冷漠的表现方式,另一批油画家更愿意回到中国传统文人艺术中那种抒情传神的表现方式上。张冬峰、洪凌、杜璞的油画都试图与中国传统艺术进行交融。来自广西的张冬峰将对桂林山水的体验融入油画之中,创造了具有广西自然地貌特点的风景油画,其画面中的淡绿色调颇有水墨浅绛的意趣。来自北京的洪凌更多绘制的是自己心中的意象山水,他将油画洒脱的笔触、厚薄不同的颜料涂层肌理与山水自然的形态结合起来,作品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给人变化多端、不可捉摸的视觉印象。画家杜璞的绘画以苏州园林和昆曲为主要题材,注重表现江南文化淡雅、抒情的特质。他在绘画语言上受到南京艺术学院油画元老苏天赐以及上海油画名家陈钧德的影响,融入了西方后印象派的笔法和色彩,具有流畅自然的作风。

  王功学油画中因乡土风情的诗意而产生的纯真感与古朴之美是分不开的,画家借乡土风情的传统艺术力量来展示质朴、厚重、宁静与温馨,其中透出令人共鸣的韵味、情思与不可言说的空灵;这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时间因素(延伸的村道,流向远方的小河等)已融入了空间,作品因此获得了历史感与现实感相融的纵深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