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走笔:“小人书”有大气象

图片 1

最初的文学启蒙


《山乡巨变》,贺友直两度到故事发生地去了解当地农民的生活,房屋庭院、水井炉台、农具用品、服装摆设,一一入心。

连环画是“图画+文字”的一种小开本图书,俗称小人书。连环画虽然“个头”小,但是有大学问,极为考验画家的美术功底和综合艺术素养。连环画在我国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优秀的连环画,能将深奥的道理、复杂的故事用生动的绘画方式进行表达,具有直观性、可读性和审美性的特点。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连环画画家,如徐燕孙、卜孝怀、任率英、王叔晖、钱笑呆、赵宏本、刘继卣、贺友直、程十发、顾炳鑫、姜维朴等,他们的名字至今被人铭记。他们创作的《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杨门女将》《山乡巨变》等连环画杰作,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更是影响了几代人。

小书大学问,少年启智慧

在连环画的方寸之间,一代代创作者们开掘艺术表现的边界,也在拓展创作题材的视野。中国古典名著、红色经典以外,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外国名著进入连环画创作者的视野,连环画
《鲁滨逊漂流记》 《海底两万里》《金银岛》 《老人与海》 《最后一课》
等相继问世,多少人的外国文学启蒙就是通过连环画!
关注现实、关注平凡人的生活与情感,也成为连环画新的创作方向。连环画
《人到中年》 《人生》
等都曾因触及到现实生活真实而敏感的一面,引发过强烈的反响。

最后是过硬的创作作风。创作优秀的连环画,必须深入到生活中。生活是艺术创作之源,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真正行动起来则是蜻蜓点水、走走过场。连环画是“全要素”的美术创作,必须在生活中捕捉艺术灵感。大家都知道贺友直的《山乡巨变》是中国连环画的一座高峰,殊不知,为了创作,他曾经到湖南资江农村,与当地农民同吃同住打成一片,在细致入微的生活体验中,他对农村风光、生产生活用具、农民形象和性格,有了全面、充分的了解。他用3年多的时间,几易其稿,以工匠精神,创作出长达396幅的《山乡巨变》。

图片 1

《山乡巨变》
原是周立波所著的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湖南山乡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书中对当地特有的民俗生活的描绘和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的塑造,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贺友直将
《山乡巨变》
进行从小说到连环画的再创作时,所要做的工作可不仅仅是把文本内容搬上稿纸那么简单。如何把握人物的特征?
如何抓住微妙的细节?
为此,在创作过程中,他曾两度到故事的发生地去了解当地农民的生活。

连环画尽管在一段时期内被人冷落,但是经典性的、代表性的连环画,无论是昨天、现在还是未来,其艺术光芒都难以掩盖。从内容方面看,曾经广为流传的优秀连环画,讲的都是老百姓家喻户晓的故事,宣扬的是正义和善良的价值理念,这为连环画广泛传播奠定了基础;从绘画方面看,很多优秀的连环画都借用了中国画中的白描手法,描绘的人物、动物、草木等造型严谨、生动传神、透视准确、构图有新意,具有电影导演的场面调度意识。

那些用心为我们带来知识和快乐的人和作品,终将留在我们心间,成为经典,走向永恒。

程十发每创作一部连环画,都争取尝试一种新的绘画形式。早在1955年,他就开始尝试用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技法来创作连环画,《画皮》
即为代表,一改以往连环画受跑马书影响采用单线勾勒的惯例。用国画元素表现
《聊斋》
故事,恰到好处地体现着原著的浪漫气息和深长寓意。只见画中无论懦弱的书生还是魅惑的美女,无不造型简洁,寥寥数笔勾勒了体形,五官却又是极为灵动的。此外,程十发在连环画领域尝试过的创作方法还包括炭笔画法、欧洲铜版画画法、明刻本插图画法、汉砖雕刻画法等等。如是探索,几乎成为这一代连环画画家的自觉。以中国写意画创作
《白光》,以写意彩墨创作 《小二黑结婚》,以写意线描创作
《十五贯》,贺友直的连环画之路同样令人感佩。

其次是扎实的造型本领。连环画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对于造型却有着极高的要求。然而扎实的造型本领不是天生的,需要不断进行锤炼。例如女画家王叔晖,为了创作连环画《西厢记》《木兰从军》《梁山伯与祝英台》《杨门女将》,她每天都认真作画,为了把一件蟒袍画得更加逼真,她一画就是3天。她曾说:“必须胸有成竹,才能提笔作画。”再如刘继卣创作连环画《东郭先生》《鸡毛信》时,为了画好老虎、狼和羊等动物,他反复琢磨,画的草图多达几百张。正是老一辈连环画画家苦练出扎实的造型本领,才使得他们的作品形象传神,备受认可,成为一代大家。

周恩来总理十分关心国统区连环画画家的创作,鼓励他们以画笔为武器,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周总理日理万机,连环画带给他乐趣。一大批反映时代变革与风貌的作品被改编成连环画,一幅幅连环画画面,如同黑白照片,显示着历史的冷峻,成为了几代人集体的记忆。

新中国成立最初的三四十年,可谓连环画的黄金年代。用图画讲故事的连环画艺术凭借通俗与直白受到广泛追捧,成为当时老百姓重要的文化娱乐内容,也绘就中国绘画史上的亮丽景观。那段时日,《连环画画报》风靡一时;连环画可谓出版界的支柱,占据全部出版物的三分之一;仅1982年,全国共出版连环画2100多种,共8.6亿册,几乎人均一册;全国几乎家家新华书店都设有连环画专柜;连环画领域走出的大画家不计其数,顾炳鑫、王叔晖、刘继卣、赵宏本、陈光镒、贺友直、刘旦宅、程十发、戴敦邦、沈尧伊

上世纪90年代之后,由于电视的普及、动漫和电子游戏的流行,加上文化生活方式的日益多样性,连环画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可是近年来,很多人怀念起连环画,一批曾经广泛流传的经典连环画重新出版,一批“连迷”涌现,连环画码洋持续攀高,整个连环画市场出现回暖的趋势。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人们的恋旧情结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优秀的连环画经得起细看,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连环画《山乡巨变》,是我国连环画事业的高峰。贺友直的作品,不但影响了一代连环画的创作,而且对整个美术界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其中的生活细节,贴切真实,妙趣横生。当年,为了创作《山乡巨变》,贺老更是两下湖南农村去体验生活。小小的连环画,见证了新中国的发展历程,也刻录下历史的脚印。

用脚步丈量方寸,画小人书下大功夫

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任何类型、任何方式的美术创作,都需要做好基础性的功课。一个人如果对美术没有虔诚的态度,造型功夫不到家,创作态度马马虎虎,那么美术之路肯定不会长久。从这个意义上说,老一辈连环画家们具备的精神品质,在今天依然需要传承发扬。

一两分钱租上一本小人书,就能够美美地看上半天,很多知识都是在看小人书的快乐中学到的。

有着小人书之称的连环画,曾伴随几代人成长。在那些没有电视、游戏机、互联网的往昔岁月里,很多孩子的梦想就是攒下零花钱,到街头的书摊买上几本心爱的小人书。和小伙伴们围坐在院子里,一页一页翻看小人书,看到脖子发酸、眼皮耷拉,是多少人温暖的童年记忆。《三国演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西厢记》《三毛流浪记》《鸡毛信》《铁道游击队》《山乡巨变》一大批经典的连环画给人们带来了欢乐与新知,一个个艺术形象由此走进亿万读者心灵深处。

近年来,各类绘本书大量涌现,其中一些绘画技巧娴熟、文字表达精炼,读来令人津津有味。也有的绘本画得草率、粗糙,没有应有的美感。还有的绘本,封面上标注作者是着名画家、大师,但是绘本质量与这些头衔极不对称。看到参差不齐的各类绘本,笔者不禁想到新中国成立后老一辈的连环画画家们,他们创作中的那种情怀、那种认真,令人感怀。

连环画纵贯五千年文明,横跨东西方世界。在那个物质和文化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它给人们带来了新知,也充实了人们的精神生活。巴掌大小的连环图画,图文并茂,一幅幅连续画面串联起一个个故事。使之成为建国初期主要的宣传方式和科普教育方式。毛主席曾说:“连环画不仅小孩看,大人也看。文盲看,有知识的人也看。要重视连环画的创作和出版工作。”连环画犹如一股涤荡大地的清风,吹遍全国各地。

水墨画、炭笔画法、欧洲铜版画画法、明刻本插图画法、汉砖雕刻画法等等,都是程十发曾经在连环画领域探索的表现技法。

传统的连环画,将来能否真正回归大众,没有人知道,但是老一辈的连环画画家们,不仅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艺术财富,还留下了一笔精神财富。

刘继卣创作的连环画《鸡毛信》,是根据作家华山的同名小说《鸡毛信》改编的连环画。描写了抗战时期,华北一个叫龙门村的地方,儿童团员海娃在给八路军送一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时,与敌人相遇,海娃急中生智,将信拴在一头羊的尾巴下,最后将信件送到目的地的故事。连环画和电影,使得海娃机智勇敢的形象,留在了那个时代人们的心里。

长征题材的作品在沈尧伊的艺术生涯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在连环画方面,前有潜心六年完成的鸿篇巨制
《地球的红飘带》,后有不顾年老之躯完成的 《长征1936》 三部曲(包括
《奠基礼》 《大回旋》
《大会师》),以深刻的艺术感染力,再现了红军长征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

首先是强烈的时代情怀。例如徐燕孙,原本在工笔人物画方面,已经有很大名气。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响应国家大力发展连环画的号召,他毫不犹豫地进入这个创作队伍,并且很快成为这个领域的领跑者。上世纪50年代创作的连环画《三打祝家庄》《火烧赤壁》《古城会》,成为典范之作,直接影响了连环画的创作走向。类似他这样的连环画画家们,对国家、对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连环画,不是为了名利,对小小的连环画,没有任何偏见。

四五寸见方的一小本书,里面全是插图,底下配有文字。这一本本小人书曾陪伴过几代人的成长。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慰藉了一批又一批孩子的心灵。

每一回创作,都是一次进阶、一种突破

连环画是一种特殊的情结,承载着最美好的童年回忆。在逐渐老去的父辈眼里,他们能穿越时光,重温儿时的童真岁月,寻回遗失在记忆深处的那些美好瞬间。

现代发行的连环画,由于故事中的人物画得很小,又有一个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叫小人书。别看名字听起来小儿科,对于画家们来说,画好小人书,下的都是大功夫。

1925年,上海世界书局率先创造了第一套连环画册。这套开天辟地的连环画包括《三国志》、《水浒》、《西游记》、《封神榜》、《说岳》和《红楼梦》六大部。这种上图下文,不识字也能大概看懂的小人书从此一炮打响,迅速走红。

连环画如此走俏背后,你可知创作者为之付出的心血?今天,我们回望那些经典的连环画,不是怀旧,而是对于一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追念。看看当年那些连环画名家如何画好小人书,我们才明了,方寸之间天地宽,经典缘何成为经典。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贺友直总是花费很大的精力去收集素材。我收集素材主要靠观察和记忆。农家生活,从早上起来开门,到晚上熄灯休息,我都注意观察;房屋庭院、水井炉台、农具用品、服装摆设,都用心去看,用脑子默记。这记也不是死记,而是理解着记,理解了就记牢了。等到创作时,这些素材就源源不断地涌来,可以根据需要进行组合。

“艺术源于生活”,连环画从生活中来,到群众中去。或取材于文学作品,或植根于民间传说,以此为基础编成简明的文字脚本,配以生动形象的插图,小孩儿们便像着了魔似的以此为乐。自然而然地,它被人们唤作“小人书”。

宽40厘米、高50厘米的一套连环画 《闹天宫》
出自刘继卣之手,可谓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美猴王的神勇与桀骜,都在画作中栩栩如生。今天我们熟知的1986年央视版
《西游记》
中孙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龄童曾说,他在拍戏时吸收了刘继卣先生画中的精髓融入到荧幕美猴王的塑造中。这组连环画以
《西游记》
原著中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为蓝本,共分八幅,每一幅都可以称得上艺术的珍品。刘继卣是近现代中国画家中少有的工笔白描、重彩、小写意、大写意俱能的画家,而
《闹天宫》
是工笔重彩画。所谓三矾九染,说的就是这种画法,要用淡墨一遍遍晕染,使得色彩明朗、厚重。八幅画前后花费了刘继卣半年多的时间,每天从早到晚,心无旁骛。刘继卣创作的态度几近虔诚,用色用墨亲自研磨不说,每天动笔前还要清水洒扫,沐浴更衣。这套画作出版发行之后,立即广受好评。

周作人先生在《小人书》一文中说:“马路边摆设一个摊,放着很多横长的小册子,八分图画两分文字,租给人看,看的偶然也有大人,但十有八九都是小孩,所以称作小人书是名副其实的。”它带给孩子们最初的文学启蒙、美术启蒙。多年后,人们追忆似水流年般的美好过往,那些再也回不去的童年时光,一切都已渐行渐远,只有这些日渐发黄的小人书,依然伴随着人们,那是永远都抹不去的儿时记忆、故乡情结。

在《山乡巨变》
的连环画创作中,贺友直曾两易其稿。刚开始画的时候,他吸收苏联《星火》
画报上的手法,黑白的,整个画面的情调也不对。后来,他看到了陈老莲的画集《水浒叶子》,又买了
《中国古代文学插图》,受到这些经典画作的启发,贺友直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通过白描和中景构图,把湖南农村的面貌和人物所传递出来的感觉充分地表达了出来。长达396幅的
《山乡巨变》 也成了新中国连环画里程碑式的作品。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尽快占领文化阵地,把连环画工作,作为一项十分紧急的任务。在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方向指引下,电影《鸡毛信》中的海娃形象,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童年岁月难以忘怀的形象。这些形象最初出自连环画《鸡毛信》。

作为一名画家,沈尧伊对细节的考究完全不输历史学家。长征留给后人的影像资料并不多,而沈尧伊为了再现历史,不仅通读过很多遍的中国共产党党史和长征史,还曾多次重走长征路。第一次重走长征路还是1975年,历时三个月,在不通车的地方,有时甚至需要骑马。实事求是是沈尧伊最常提到的四个字,他会把当时的武器装备一一画出请老红军挑选补充,也会把建筑复原图拿给长征沿途的老乡们多次核实修改。当年的老红军在看了《地球的红飘带》
后曾激动地说,当时就是这样的,这对沈尧伊来说,是最高的评价。

那个时候,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国家领导人,都对它爱不释手。毛主席在闲暇时间看《三国演义》连环画,它云集了上海30多位连环画高手创作而成。有7000多幅图画,115个人物形象。描绘了三国战场上千军万马、气势磅礴的景象。《三国演义》连环画里人物的飒爽英姿。一度还是那时人们描摹的范本。

一个人做事,得有始有终。我用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画长征,那我就把它做完整。对于沈尧伊来说,长征不单单是他笔下的画,他走过的路,更是一种面对困难不屈不挠的精神和信念。

回首新中国连环画,在岁月的长河里。依然跳跃着金色的波光,珍藏在无数人的心灵深处。尽管它留在时光背后,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但书里书外的故事却依然精彩。

连环画家高云形容画连环画是持久的慢跑,需要足够的耐力,这是一个全方位考虑驾控全局、时空穿越的过程,简直像是在构思一部戏,从导演、演员到服装、场景,都由一个画家来完成。人们记忆深处那些经典的连环画,一笔一画,一张一弛,一动一静,无不凝结着创作者的无数心血,惟其如此,它们才能在每一个时刻熠熠生辉。

贺友直曾说:我是个干活的匠人,凭手艺功夫吃饭。这手艺功夫不单单是技巧,比如线描或是重彩,更重要的,是画家倾注在画作中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丁斌曾、韩和平为了创作连环画
《铁道游击队》,不仅精读了原著和有关历史资料,而且深入到铁道游击队当年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去体味当时的情形。顾炳鑫创作的
《渡江侦察记》
是同名连环画中最受欢迎的版本。为了画好这部作品,他专门到部队体验生活,分析侦察兵的生活习惯和武器装备。这样的例子在连环画画家身上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