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拯家族墓出土的几件瓷器

图片 1

图片 1

历史上关于包拯妻子儿女的记载其实并不多,直至中国当代。1973年发掘了一座包公墓,这座包公墓其实是合肥的一大奇观——“一里三公”,在包公去世后三年,他的墓旁添了一个人——张得胜,这是明朝将领,跟随着朱元璋南征北战,壮烈牺牲,朱元璋做了皇帝之后追封他为蔡国公,重新修坟墓,如果说张得胜的墓临近包公墓是偶然,那么李鸿章葬在包公墓附近则是必然,这位北洋通商大臣在小时候读书之时就祭扫过包公墓,衣锦还乡之后,还重新修整了包公墓,但是他却包公截然不同,包公做得到的,他看得到却做不到。

1973年春,合肥二钢厂扩建,需征用合肥东郊大兴集包公墓等处土地,当时正处“文革”时期,虽然早就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包公墓,也不得不为钢厂扩建让道。幸好省博物馆得知消息后,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对包公墓进行发掘,才减少了文物被破坏的损失。这次发掘共清理了包括包拯墓在内的包氏家族墓葬十二座,出土陶瓷器、铜镜、铜钱、银压胜钱、墓志等各类文物五十余件,作为官居二品的北宋重臣,包拯及其家族的墓葬中竟然没有出土一件贵重的金器、玉器,这足以说明包拯的清廉刚正,以及对家族后人的教导有方。

1958年,中国到处刮起一股挖墓风,李鸿章墓首当其冲,被毁,同年,一条通向某厂区的铁路,张蔡公又被掩埋在了铁轨下面,一里三公,又只剩包公墓如同过去那样孤零零地立在凄风苦雨之中。虽然包公墓被明确确立为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十年文革,全国波起云涌,“扫四旧”中,包公墓坟头被挖掉,地宫顶部被打开,里面黑洞洞的一池清水,看没有什么东西,周遭的大墓也就没继续挖了。

如果一定要从包氏家族墓出土文物中选出几件精品的话,景德镇窑影青釉镂空瓷香熏(图3)算得上一件文房珍品。此香熏通高11厘米,口径11.4厘米,香熏由炉身和炉盖两部分组成,盖与身设计为子母口,便于套合。炉身呈圆筒形,平底,下承三只花瓣形足。炉盖为半球形,顶部镂空饰菊花纹,其下刻双层重叠的二十四峰,峰间镂十六个小圆孔,盖下口沿处再刻划弦纹两道。整个香熏造型浑圆饱满,通体施影青釉,釉色纯正莹润,瓷质细腻坚实,故可断定为景德镇窑烧造的产品。另外,炉盖上的纹饰采用了镂雕技法和刻花工艺,当属景德镇窑影青釉瓷器中的精品。
香熏又称香炉,在宋代十分流行,是文人书房中必备的陈设品,有“焚香、烹茶、插花、挂画”文人雅士四艺之说,其中“焚香”正是指在香熏中焚烧香料,形成熏烟,以避邪驱虫,同时也代表着宋代文人的一种雅趣,此风气一直延续至明清时期。
这件景德镇窑影青釉镂空瓷香熏,出土于包氏家族墓群四号墓,也就是包绶夫妇合葬墓。据包绶墓志记载:包绶是包拯的次子,包拯去世时,他才五岁,由长嫂崔氏扶养成人,二十五岁时受“荫补”,历任濠州团练判官、少府监丞、国子监丞、汝州通判等职,“生平清苦守节,廉白是务,遗外声利,罕有伦比”。最终,他在赴任潭州通判的途中病故。包绶病故后,人们打开他的行李,除“诰轴著述外,曾无毫发所积为后日计者”。1973年的发掘证实了这一点,文物工作者只从包绶棺木内发现了几件瓷器、砚台、残墨、残铜镜和一些铜钱等少量物品。而这件香熏以及同出的砚台和墨都是古代文人必备的文房用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包绶一生与书为伴的事实。另需要注意的是,这件影青釉香熏的炉身口沿处残缺一部分,器物表面磨损严重,还有几道裂纹,从这些使用痕迹看,这件香熏定是包绶生前使用了多年的物品,反映出墓主人生活朴素,承载了合肥包氏“清廉节俭”的家族文化。
除此香熏之外,另有两件黑釉盏值得一提。其中一件黑釉盏(图2):高5.9厘米,口径12.5厘米,足径3.7厘米。盏为敞口,深腹,矮圈足,胎体较为坚致。盏内外壁均施黑釉,釉层较厚,釉面浓黑而光亮。盏外壁施釉大半,下腹无釉处书有一个“包”字,下腹及器底无釉处可见施有白色化妆土的胎体,化妆土脱落处现黄褐色胎。盏口沿釉层较薄,显一圈紫红色。此盏出土于包拯家族墓群中的包永年墓,根据同出的墓志记载:包永年,字延之,是北宋名臣包拯之孙,宋宣教郎,知鄂州崇阳县事,卒于北宋宣和二年。另一件为黑釉兔毫盏(图1),高4厘米,口径13厘米,底径4.1厘米。盏呈大敞口,浅腹,矮圈足。器内外均施黑釉,釉面有窑变现象,形成兔毫状纹理。出土时,此盏有镶嵌的银边残片,银边宽1.3厘米。此盏出土于合肥包拯家族墓群中的二号墓,虽然未发现墓志,但此墓与上述包永年墓共一个封土堆,很可能是包永年夫人墓,时代应该非常接近,因此这两件黑釉盏都是时代明确的北宋晚期的标准器。
1994年,包拯家族墓出土的这3件兼具艺术价值与历史文化价值的瓷器,被国家文物局专家鉴定小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是与地方先贤包拯有关的难得的实物。

附近厂家见包公墓已不在,就想征用地皮,在这种情况下,文物部门进行紧急发掘,由于仓促进行,在旁边一座小墓,没想到直接挖出了包公墓志铭,先后清理了整个墓葬群之后也没有任何发现,快要离去之时,世代看守包公墓的末代看墓人说话了,他说:“真正的包公墓在油菜田的田拐底下”,原来是金国占领庐州之时,对宋贵族的墓葬大肆发掘,掠夺财宝,包公墓被破坏,后世子孙无力原地恢复,就将包公棺骨、墓志连同被砸烂的董氏墓志一起埋在附近一个土坑中,南宋重修之时,直接就将董氏墓确认为包公墓。历代包公后人都不知道的事情真相,结果守墓人仅凭借口口相传,将历史真相传达下去,历经800年准确无误。守墓人这个群体是一个值得敬佩的群体。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根据这一次出土的大量墓志铭来看,包拯先后有三个妻子,分别为张氏、董氏和媵孙氏(媵指随嫁之侍婢,或可指妾侍)。妻子董氏于宋神宗赵顼熙宁元年病逝于合肥,与包拯合葬。

包拯与董氏生有一子——包,也就是包拯的长子,但包婚后两年染病身亡,早卒。

后来媵孙氏怀孕,1058年,媵孙氏为包拯生下一子,家族得以繁衍,包拯替他取名包,崔氏帮他改名名为包绶。也就是包拯只有两个儿子——包、包绶。

包生有一子——包文辅,于五岁时夭折,包的媳妇为崔氏,接连痛失丈夫和唯一的儿子,崔氏悲痛欲绝,于是抱养了一个儿子——包永年。包永年生有一子——包完。

包绶成过两次亲,第一次是娶包公门生、做过庐州知州的张田的女儿,张氏早包绶而死;第二任妻子是宰相文彦博的小女儿,出身相门的文氏,并不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娇小姐,她恬静寡欲,生活俭朴,待人和善,从不以势自居,见他人有难,还乐于慷慨接济。她经常吃素,与丈夫包绶一同受过道教的洗礼,视富贵如粪土,在北宋百余年的太平时代下,包绶夫妻二人严守父命,看重节操,也是大势所趋,民风使然。文氏早包绶四年去世,病故,年仅三十多岁。

包绶生有四子,但具体是哪位夫人所出,就不甚清楚了:康年、耆年、彭年、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