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干草》 (图)

图片 9

图片 1 约1565年
老彼得勃鲁盖尔 尼德兰 117cm161cm 板 油彩 布拉格国家美术馆
画中依然凝聚了画家热爱质朴生活的情怀,他选择了农村生活中收干草的场景,展现了人与自然间诗意的联系。如画的尼德兰山区,山峦起伏,村落点点,人们忙碌于其间。一派真实自然、生动质朴的田园诗意,反映出画家热爱自然、讴歌乡土生活的艺术理想与对质朴生活的憧憬。

图片 2 1432年
胡伯特和扬凡埃克 尼德兰 375cm520cm 板 油彩 根特 圣巴佛大教堂藏
这是画家为圣巴佛大教堂所作的祭坛画,是尼德兰文艺复兴初期的艺术巨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幅类似屏风的祭坛画由内外20个画面构成,分上、中、下三层,上层画的是预告耶酥降生的男女先知4人;中层空间宽敞,以受胎告知为主题,有报喜的天使与满怀激动的圣母玛丽亚及宽大的房间;下层分别为施洗约翰、使徒约翰及供养人夫妇等。画家技艺甚高,造型写实能力极强,它标志了尼德兰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水平。

  16 世纪下半叶的欧洲,北方尼德兰在抗击西班牙统治中取得了胜利并于1581
年正式独立,后又建立了共和国。荷兰独立之后,各方面开始得到自由的发展,特别是文化方面,除了原有的尼德兰地区文化外,荷兰广泛吸收了东方文化营养,来自东方丝绸之路的文化因素逐渐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呈现出来,尤为明显的便是“荷兰画派”。

  17
世纪初,大量新晋资产阶级市民成为雇主,由此荷兰画家的服务对象变成普通市民阶层。雇主的口味必然是艺术家创作风格与特点的重要指向标。事实上,长达几十年的斗争并获得胜利使荷兰人对自我有充分肯定,经济发展又使这些人彻底从平民变成贵族。他们关注自我,关注现实美景与情感表达及周遭生活,由此形成了区别于当时流行的法国宫廷艺术及意大利艺术的现实主义风格。艺术家在更加自由和开放的环境下为雇主描绘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等具有生活气息的风俗绘画。

图片 3

  《犹太新娘》 伦勃朗 布面油画

  121.5cm×166.5cm 1665 年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藏

图片 4

  《丹娜伊》 伦勃朗 布面油画

  185cm×203cm 1636 年 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美术馆藏

  “17
世纪荷兰的绘画得到了空前的解放和发展,宗教信仰与审美要求的转变影响着社会各阶层民众的艺术需求,通过海外贸易使得经济飞速增长,以商人阶层为主导地位日益富裕起来的荷兰群众,肯定自身的价值,朴实、宽容,用写实的手法去描绘日常生活的细节,反映人民群众内心的精神需要,大胆追求美好的生活,越来越注重生活品质,富裕的商人购买符合自己审美要求的绘画作品来装饰自己的生活环境。”

图片 5

  《画家与他的妻子》 伦勃朗 布面油画

  120.5cm×80cm 1655 年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藏

  17
世纪荷兰的风景画大多为乡土风光,客观而精细地表现纯粹的自然景观。雅各布是荷兰代表性风景画家之一,他年轻时代就善于描绘自然景观,北方荷兰在他的笔下有几分田园的诗意。尽管晚明的中国山水画与17
世纪荷兰风景画在绘画理念、材料技法、画面结构上不尽相同,但在关注自然风光的方式并将其作为表现对象时则不约而同地将人与自然的关系纳入描绘的范畴,实际上二者都具有“写生”的特质,强调画家对自然体验的个人内在情感。“优秀的绘画作品总是画家内心的真情和精神世界的自然流露,这一点无论是山水画还是风景画都无一例外。”

  清山水画家黄慎的《湖亭秋兴图》同样营造了一幅悠闲清润的景象。画面中山石陡峭,古树苍郁有力,亭内外人物形态各异且谈笑风生,笔墨沉稳而温润。我们发现这幅作品与雅各布的《山洪》有诸多相似之处:构图、意境、透视等等。

图片 6

  《山洪》 雅各布·凡·雷斯达尔 布面油画

  54cm×41.9cm 1670 年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图片 7

  《湖亭秋兴图》 黄慎 纸本设色

  181cm×72cm 清代 南京博物馆藏

  前文说道,17
世纪大量的中国山水画描绘在陶瓷制品中并随海上丝绸之路贸易到荷兰资产阶级手中,那么这些中国山水画对荷兰风景画家的影响显而易见。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些同时代的作品中一窥究竟。比如威廉·考尔夫的《静物与壶》和《静物:晚明瓷器》等。

图片 8

  《静物与壶》 威廉·考尔夫 布面油画

  111cm×84cm 1660 年 马德里提森美术馆藏

图片 9

  《静物:晚明瓷器》 威廉·考尔夫 布面油画

  77cm×65.5cm 1669 年 马德里提森美术馆藏